若而已实施盗窃了玉如玉的药方。那么等玉如玉治好玄王爷,皇上消了气后,楚千漓充其量也是被责怪一番。最少,是打几十个板子。可她居然敢越狱成功!越狱成功,越的但是皇家的天牢!那是对皇家肯定的蔑视,是明目张胆故意挑衅啊!倘若玄王不会再有个什么不测,楚千漓就肯定是死罪难那么等玉玲珑治好玄王爷,皇上消了气之后,楚千漓顶多也就是被责备一番。。...

若只是盗窃了玉玲珑的药方。

那么等玉玲珑治好玄王爷,皇上消了气之后,楚千漓顶多也就是被责备一番。

最多,就是打几十个板子。

可她竟然敢越狱!

越狱,越的还是皇家的天牢!

那是对皇家绝对的蔑视,是公然挑衅啊!

若是玄王再有个什么不测,楚千漓就绝对是死罪难逃。

怪不得连国公大人和定北侯,都要亲自来求饶。

太后因为玄王的事情,忧心忡忡,哪里还有什么心思理会这事?

皇上已经气得无话可说了!

往日里对两位老人家还有几分敬重的,此时,心里只剩下愤怒!

“若是真的玄儿……若是……”

皇上气得怒拍玉椅,咬牙切齿道:“朕定绕不了楚千漓!定要将她五马分尸!”

“皇上,皇上!”

外头,小太监又急匆匆赶来,一脸焦急。

“玄王妃被带回来了!”

……楚千漓被带回来了。

带他回来的人,竟是风瑾睿。

“来人!将这妖女给朕拿下,乱棍打死!”

皇上此时对楚千漓,正是到了恨之入骨的时候。

也不管是谁将她带回来,为何会带到这地方的。

他忧虑几乎要成疾,如今再不找什么东西发泄一下,连他都要被气得病倒!

“皇上饶命!”

龙烨一听,猛地咚的一声,将脑袋磕了下去。

“皇上,漓儿还是个孩子,她年幼无知才会犯下如此大错!”

“臣愿意替她一力承担,请皇上收回成命!”

楚千漓进门的时候,便看到外公额头上,磕出来一个大血包。

她心里,猛地一阵撼动。

对原主的外公,她更多的记忆,便是外公的无奈和叹气声。

是因为原主真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废材,不学无术,行为还乖张恶劣。

听说原主的娘亲龙浅月生前,是皇城第一才女。

文韬武略,琴棋书画,样样出色。

在皇城,名气很大。

可她这个盯着万丈光芒出生的女儿,却和母亲差天与地。

外公一直想要将她教好,她不仅不领情,还处处恶言相向。

原主和外公的关系,一直很不好。

到后来,原主就连过年过节,都不回去看外公一眼。

楚千漓以为外公对她的感情,必然早就淡了。

却不想生死关头,外公为了她,竟宁愿承受如此大辱。

外公已经是六十多岁的高龄。

他战功赫赫,哪怕是对着皇帝,又几时曾如此又跪又拜过?

国公大人楚不屈也跪得笔直,回头瞪着她,怒道:“孽障!还不快跪下,求皇上恕罪!”

楚千漓没有跪。

祖父楚不屈冷漠的声音,在原主的记忆里,还是那么清晰。

他一向就喜欢责备原主,对原主是恨铁不成钢的怨念。

但楚千漓没想到,楚不屈在责备了她一句之后,竟也朝皇帝咚的一声磕了下去。

“皇上,小七年少不更事,都怪老臣从小没有教导好。”

“小七今日所犯的罪,全是老臣的过错!若是皇上要赐小七死罪,那便由老臣来替她承担吧!”

楚千漓心头,猛地一酸!

外公,祖父,一直都像是不喜欢她的样子。

却不想,生死关键之际,他们竟然都愿意为了她,连命都不要。

原主过去,是有多不会珍惜!

简直生在福中不知福!

她往前一步,并没有下跪,只是倾身行礼,淡淡道:

“皇上不分青红皂白,就要降罪,臣女不服!”

书评(310)

我要评论
  • 冥国,&王不近

    整个北冥国,谁不知道,玄王不近女色,最厌恶女子的亲近?

  • ,脑袋&运转。

    楚千漓眯起眼眸,打量着原主的新婚夫婿,脑袋在快速运转。

  • ,你还&爷坦白

    翠儿立即哭道:“王妃,事到如今,你还是跟王爷坦白吧!”

  • ,仿佛&来。

    最重要的是,他一身矜贵却又冰冷的气息,仿佛与生俱来。

  • ,直盯&前的绝

    楚千漓抬起眼帘,深邃的眸,直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绝色男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