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魂眸色一动。眼底,立刻溢满了杀气。“你无需明白是谁想你的命,嘛,你会活到昨夜。”他再次往前,手中掌力,慢慢的蓄满。楚千漓面不改色,目光却落在他的眉宇间。“上一次你被玄王爷打了一掌,又中了我两针,内伤了极为非常严重。”“这时候还得不动手,倘若眼底,立即盈满了杀气。。...

无影眸色一动。

眼底,立即盈满了杀气。

“你无须知道是谁想要你的命,反正,你不会活过今夜。”

他继续往前,手中掌力,慢慢蓄满。

楚千漓面不改色,目光却落在他的眉宇间。

“上次你被玄王爷打了一掌,又中了我两针,内伤已经极其严重。”

“这时候还要动手,若是碰到内力深厚的人,你会轻易走火入魔!”

无影却冷冷一笑:“但可惜,你虽然诡计多端,暗器也打得不错,却不是那内力深厚之人!”

呼的一声,无影修长的身躯一跃而起。

那一掌,带着醇厚的内力。

就像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将楚千漓死死锁在里头。

网铺天盖地落下,她的呼吸,也在一瞬间变得困难。

死亡的气息,彻底将她笼罩……

……

已经是第三天的晚上了!

三天!连皇上和太后都坐不住,如今人就在玄王府的大厅里。

管家杨潇躬身汇报道:“皇上,太后娘娘,王爷的病症,如今……如今还是毫无起色。”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太后心疼皇孙,眼泪差点就滚了下来。

“我玄儿好好的,怎么会病成这样?”

身旁的姚嬷嬷一脸气愤,低声道:“都怪玄王妃,盗走了玉姑娘的药方,就非要去什么坨西村逞英雄!”

“如今好了,连累了王爷卧病在场,若是王爷有什么……”

“姚嬷嬷,不许乱说话!”站在太后另一边的谨嬷嬷冷声打断。

姚嬷嬷忙道:“奴婢失言,奴婢该死!奴婢掌嘴!请皇上太后娘娘恕罪!”

说罢,真的左右开弓,给了自己两个大耳刮子。

不过,她这话,还是让皇上和太后听进去了。

若是风夜玄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楚千漓真是死一万遍,也抵不过这罪孽!

外头的小太监此时进来,低声回报道:“皇上,国公大人与定北侯求见!”

皇上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

他摆了摆手:“朕要等玄儿醒来,闲杂人等,朕不想见!”

庆公公知道皇上此时恨极了楚千漓,对楚千漓娘家那边的人,自然也是一并厌恶。

不过,国公大人和定北侯,两个都是大人物,手里都是有兵权的。

这两人,庆公公自以为,还是得要给几分薄面。

“皇上,老奴这就去将二人打发掉。”

说罢,急匆匆和小太监,一同出了门。

皇上还是很生气:“朕的皇儿,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好!玉姑娘那边,为何到现在还束手无策!”

不是说坨西村的病人都是她治好的吗?

不是说她一定可以让玄儿好起来吗?

为何都三天三夜了,还是一点眉目都没有?

这次皇帝和太后,对玉玲珑的医术,也开始怀疑了起来。

玄王爷,到底几时才能真正醒过来?

外头,庆公公不知道收到什么消息,忽然神色仓惶闯了进来。

身后,还跟着国公大人楚不屈,以及定北侯龙烨。

“臣该死!”

两人快步走进大厅之后,忽然齐刷刷,跪了下去。

楚不屈沉声道:“小七年幼无知,请皇上恕罪!”

龙烨一脸无奈:“漓儿犯了大错,请皇上念在她年纪尚轻的份上,从轻发落!”

楚不屈哑声道:“小七的罪,臣愿一力承担!”

龙烨也道:“臣是漓儿的外公,臣也有罪,请皇上降罪!”

“到底发生何事?”太后一脸不解。

楚千漓虽然盗了药方,但这罪行,也还不至于让两位老人家亲自跪下来请罪。

他们刚从皇宫离开,还不知道宫中究竟发生什么事。

庆公公看了两人一眼,才小心谨慎道:

“回禀皇上,回禀太后娘娘,楚千漓她……她越狱了!”

书评(479)

我要评论
  • 是楚千&漓见过

    这绝对是楚千漓见过的所有人当中,气势最强大,最出色的一个!

  • “闭嘴&指示?

    “闭嘴!”楚千漓冷冷扫了她一眼:“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说!你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在指示?”

  • 中一把&卫双手

    火把渐渐在靠近,其中一把,被侍卫双手递到了风夜玄的面前。

  • …奴婢&你着想

    “王妃,你……奴婢处处为你着想,你却为何要如此狠心,反倒要诬陷奴婢?”

  • 头,哭&:“王

    她低着头,哭着求道:“王爷,王妃不是故意的,王爷你饶了王妃吧!”

  • 被人陷&害的,

    楚千漓一脸淡漠:“若我说,我是被人陷害的,你信吗?”

  • 身上一&再次穿

    火把只要往她身上一丢,她这缕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幽魂,大概就可以再次穿越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