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前的楚千漓,哪里是传说中那个国国公府的废物七小姐?她一手银针,一把飞刀,实则娇弱,却招招致命更可怕!快准,狠辣!竟在一招之内,刺瞎了八名黑衣人的眼!要明白,他们都是长年接受训练的杀手,可也不是通常人!黑衣首领在亲眼目睹自己八个同伴被捅瞎后,吓得魂都没了,可他才刚逃了半步,忽然后领一阵绷紧。。...

眼前的楚千漓,哪里是传说中那个国公府的废物七小姐?

她一手银针,一把飞刀,看似柔弱,却招招要命!

快准,狠辣!

竟在一招之内,刺瞎了八名黑衣人的眼!

要知道,他们都是常年受训的杀手,可不是一般人!

黑衣首领在目睹自己八个同伴被刺瞎之后,吓得魂都没了,转身就要逃。

可他才刚逃了半步,忽然后领一阵绷紧。

整个人竟被硬生生扯了回去!

“鬼!鬼呀!”

这是什么内功法术?竟然隔空将他扯了回去!

倒在地上的黑衣人,盯着站在自己面前,那个着装怪异的楚千漓。

他脸色惨白,瑟瑟发抖,吓得差点昏死过去。

“鬼……鬼……别杀我!不要杀我!”

楚千漓将手里的挂钩收了起来,垂眸看着他。

居高临下的模样,像极了冰冷的王者。

“是谁派你来杀我的?说!”

“没、没有人……啊——”

黑衣人一声惨叫,分明听到了腿骨断裂的声音。

楚千漓踩在他的腿上,冷眸如冰:“再不说,我连你另一条腿也踩断!”

“我……我说,我……说!是……唔——”

黑衣人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忽然眼珠子一瞪,捂着咽喉,直挺挺倒了下去。

楚千漓眸色一闪,一个快步错开身形,手指一扬。

数枚银针,直直射向不远处的那棵大树。

可,银针入了树梢,却毫无动静。

连风都像是停住了一样。

周围的气压,沉甸甸的,一种说不出的阴森气息,将楚千漓彻底包围。

“我不是阁下的对手,阁下却连出来一见都不敢?”

楚千漓将银针收起来,盯着那片浓密的树梢。

虽然明知道人就藏在那处,可对方的轻功实在是太好,她竟到现在没看清楚他的身影到底藏于何处。

终于,风动了。

那道修长的黑影,仿若随着清风,轻飘飘落在她的面前。

“无影?”又是这个北冥第一杀手!

“你藏起来的是什么东西?”无影往前一步。

楚千漓不动声色,退后了半步。

无影依旧在盯着她的手。

方才他看得清清楚楚,楚千漓将黑衣首领扯回来,靠的根本不是什么高深内力。

她手里有一条很长的线,线的末端是钩子。

那根线足够的有韧性,勾住黑衣人后领,她只需要轻轻一拉,触不及防的黑衣人就被她扯了回来。

那黑衣首领以为是见鬼了,事实上,不过是工具在帮忙。

那东西,如今并不在楚千漓的手中。

无影盯着她,皱起了眉。

这套怪异的衣裳,看起来简简单单的,哪来收藏东西的地方?

“东西被你藏在何处?”以他自认还不算差的眼力,竟然没看清楚她是如何将东西藏起来的。

这女人的手法,又一次刷新了他对她的认知。

但这个问题,楚千漓并没有回答。

她只是盯着他脸上冷冰冰的面巾,眸光犀利。

“北冥第一杀手,不可能为了一千两黄金,就对我穷追不舍。”

她忽然,往前一步:“到底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人情,让你非杀我不可?难道,是玉玲珑?”

书评(192)

我要评论
  • 只是一&,用药

    “王爷,王妃只是一时糊涂,用药不当,才会不小心害了十四爷!”

  • 为何要&倒要诬

    “王妃,你……奴婢处处为你着想,你却为何要如此狠心,反倒要诬陷奴婢?”

  • 妃不是&你饶了

    她低着头,哭着求道:“王爷,王妃不是故意的,王爷你饶了王妃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