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楚千漓,被一群黑衣人率领着。从密道离开了皇宫,人了回到皇宫后头的树林里。一群黑衣人还在手忙脚乱,躲过侍卫的追捕。好像为了她,啊在效命。虽然楚千漓自己,坐在马车上,却还在打呵欠。一路上下颠簸。一直到,马车在不国内知名的地方,停了下去。周围,阴森森从密道离开皇宫,人已经来到皇宫后头的树林里。。...

此时的楚千漓,被一群黑衣人带领着。

从密道离开皇宫,人已经来到皇宫后头的树林里。

一群黑衣人还在手忙脚乱,躲开侍卫的追捕。

似乎为了她,真是在卖命。

反观楚千漓自己,坐在马车上,却还在打呵欠。

一路颠簸。

直到,马车在不知名的地方,停了下来。

周围,阴森森的。

风凉水冷。

鸦雀无声。

十几个黑衣人守着马车,里头的人,终于有了点动静。

“不走了?”楚千漓掀开车帘,探出脑袋,冲为首的黑衣人笑了笑。

“在这里就打算将我处决了吗?”

那黑衣人一愣,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

片刻之后,他才笑道:“楚……楚小姐在开什么玩笑?我们是国公府的人,是来救小姐的。”

“是么?”楚千漓从马车上下来。

周围那几个黑衣人,立即紧了紧手里的长剑。

楚千漓只是冷冷看着,并不说话。

倒是那些黑衣人互视了眼,心里都有几分疑惑。

被关了三天三夜,不是据说已经断水断粮了吗?

为何如今看起来,脸色红润有光泽,人还是那么精神奕奕?

还有,她穿的是什么衣裳?

怎么现在天牢的条件已经好到这地步了?还能洗澡换衣裳?

简直刷新了他们对天牢的认知!

楚千漓又打了个呵欠,舒展了下筋骨。

这才看着他们,慢悠悠说道:“说吧,背后的人给了你们多少银子?我双倍给你们可行?”

“小姐,这……这是什么意思?属下等实在是听不懂。”

为首的黑衣人还陪着笑脸,藏到身后的手,却悄悄打了个手势。

十几个黑衣人,将楚千漓所有有可能逃跑的路线,彻底封死。

这下,她是插翅难飞了!

“这么说来,你们是不打算改变主意了?加报酬都不愿意?”

楚千漓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耸肩:“那算了,省点钱,自己动手解决吧!”

话刚说完,她忽然长指一弹。

嗖嗖嗖几声,三枚银针,穿过空气,朝着为首的黑衣人直面而去。

黑衣人彻底被吓坏了!

国公府的废物七小姐,竟然懂得使暗器。

太出乎预料。

一个不小心,肩头大穴竟中了一针。

黑衣人首领连退了好几步。

其他人见状,又惊又怒,立即握紧手里长剑,扑了过去。

那黑衣人首领半边身体一阵麻木,气得咬牙道:“杀了她!”

楚千漓冷眼看着从四面八方扑过来的黑衣人,手腕轻轻一转。

手上,现出一把短刀。

刀光一闪,率先扑过来的两名黑衣人哀嚎了一声,应声倒下。

左右两侧四名黑衣人只是一个错愕,便忽然觉得腿上一麻。

那银针作为暗器,竟然一针就封死了他们的穴道。

四人咚的一声跌坐在地上,瞬间失去了战斗能力。

其余八名黑衣人反应还算快,长剑剑尖不过是略微停顿了下,便又刺向了楚千漓。

可谁也没想到,方才还静静站在地上的楚千漓,竟在他们长剑刺来那一刻,猛地一跃而起。

唰唰唰数道银光闪过!

这也是黑衣人们此生能见到的最后一道光。

之后,他们捂着双眼,滚在地上,连连哀嚎。

眼睛……眼睛彻底被刺瞎了!

黑衣人首领吓得魂飞魄散。

这、这不是真的!

这怎么可能是国公府的七小姐?

她是……

“鬼……鬼呀!”

首领吓得脸色惨白,转身就要逃。

书评(347)

我要评论
  • &,我是

    楚千漓一脸淡漠:“若我说,我是被人陷害的,你信吗?”

  • &的是,

    最重要的是,他一身矜贵却又冰冷的气息,仿佛与生俱来。

  • 诚心认&错,王

    “王爷宽宏大量,只要王妃诚心认错,王爷会宽恕你的!”

  • 时糊涂&了十四

    “王爷,王妃只是一时糊涂,用药不当,才会不小心害了十四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