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夜玄还在发高热。浑身依旧是滚烫的,意识也被病魔精神折磨得浑浑噩噩。玉如玉的话,却清清楚楚,一个字一个字,刻在了他的心头:楚千漓,切记他了!那混蛋的女人,果真被抛弃了他!犹如,当天她丢下和离书,彻底离开了那般。他的大掌,慢慢的紧握。玉如玉和青冥还在劝浑身依旧是滚烫的,意识也被病魔折磨得浑浑噩噩。。...

风夜玄还在发高热。

浑身依旧是滚烫的,意识也被病魔折磨得浑浑噩噩。

玉玲珑的话,却清清楚楚,一个字一个字,刻在了他的心头:

楚千漓,不要他了!

那该死的女人,果然抛弃了他!

如同,当日她丢下和离书,彻底离开那般。

他的大掌,慢慢握紧。

玉玲珑和青冥还在劝什么,只是,风夜玄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他只知道,死女人,又跑了!

外头,吵吵闹闹的。

冷寂出门一看,果然又是风瑾睿。

“十四爷,皇上有令,你不得进入五洲苑!你还是先回去吧!”

“我要见四皇兄!”这不是风瑾睿第一次前来。

但每次,都被青冥和冷寂拦了回去。

冷寂又道:“十四爷,玉姑娘正在努力救治王爷,你此时闯进去,只会给玉姑娘增添烦恼。”

“若是连十四爷你也患了病,玉姑娘就分身乏术了!”

“我只想知道,四皇兄如今到底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已经三天三夜了,竟还是一点好消息都没有?

风瑾睿差点就要和守门的侍卫动起了手,他是真的急!

就算患病又如何?他得要亲眼看看,四皇兄到底怎么样了!

“十四爷,王爷……王爷已经醒了。”

冷寂没有撒谎,王爷确实醒了。

只是,情况似乎依旧是那样,一点好转都没有。

这话,他没敢跟风瑾睿说。

“我得亲自去看看四皇兄!”风瑾睿还在坚持。

熬了三天,今日是真的熬不下去。

再不让他进去,他要动手了!

“十四爷,不可!”

冷寂想想,立即换了个话题:“十四爷,你若是真的关心王爷,那……”

“要我做什么?快说!”风瑾睿又急又气。

都这时候了,说话竟然还敢吞吞吐吐!

冷寂终于鼓起勇气道:“十四爷,王爷想见王妃,可他现在这情况,真不能出门。”

“妖女在哪里?”虽然风瑾睿现在不那么讨厌楚千漓了。

但在他心里,曾经趴在他身上的楚千漓,依旧是个妖女。

冷寂忙道:“三日前据说被皇上打入天牢,目前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父皇为何将她打入天牢?”

风瑾睿这三日,一直记挂着皇兄的病情,哪里有心思去打听别的事?

更何况,他一向不喜欢凑热闹。

外头那些不好的事,他不问也没人会主动跟他说起。

所以,楚千漓的事,他还真是不知情。

冷寂回头看了眼,才压低声音道:“听说,是王妃偷了玉姑娘的药方……”

“那妖女……不像是个会偷东西的人。”

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冤枉过楚千漓,现在听到这种事,第一反应是,她是不是又被冤枉了?

“不成,我去找父皇问个明白!”

天牢里头,阴暗潮湿,不是姑娘家能待的地方。

在里头待了三天三夜,身子骨都要被弄坏了!

“你回去告诉皇兄,我立即带妖女回去见他,你让他赶紧好起来!”

冷寂松了一口气,忙道:“好,十四爷,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风瑾睿入宫之后,才听闻皇上和太后都离宫,去了玄王府。

双方竟然错过了。

他只好先去天牢,想看看楚千漓的现状。

却不想,楚千漓竟然逃狱了!

书评(139)

我要评论
  • 近,其&递到了

    火把渐渐在靠近,其中一把,被侍卫双手递到了风夜玄的面前。

  • &去了意

    今夜的一切太诡异,她喝了婢女翠儿给的一杯茶之后,彻底失去了意识。

  • 十四爷&身下。

    等醒过来时,竟发现十四爷风瑾睿唇角溢血,被她压在身下。

  • &“王妃

    “王妃,你……奴婢处处为你着想,你却为何要如此狠心,反倒要诬陷奴婢?”

  • 不守妇&爷……

    人群中,有人忍不住怒道:“王妃不守妇道,残害十四爷,王爷……烧死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