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玄,我在这里!”玉如玉是真的很想过去的。这个时候的玄王爷,带着几分病危的气弱。这完全是过去的那个高高在上、冷若冰霜无双的玄王爷,所也没的姿态。这绝无仅有的一丝羸弱,让女子看见,真是要为他疯狂的。但,理智制止了她的脚步!现在的的风夜玄,身上疫症还也没这个时候的玄王爷,带着几分病重的气弱。。...

“夜玄,我在这里!”玉玲珑是真的很想过去。

这个时候的玄王爷,带着几分病重的气弱。

这完全是过去那个高高在上、冷傲无双的玄王爷,所没有的姿态。

这绝无仅有的一丝羸弱,让女子看到,简直要为他疯狂。

但,理智阻止了她的脚步!

现在的风夜玄,身上疫症还没有被治愈。

谁靠近,都有可能会被他传染的!

“王爷!”青冥和冷寂快步上前,将风夜玄慢慢扶了起来。

青冥问道:“王爷,你感觉如何?”

可是为何,王爷的手还是那么烫?

一张脸也是赤红如火!

“玉姑娘,王爷还在发高热!他高热为何还没有退去?”

青冥不是想要责怪!

但,已经三天三夜了!

王爷真的一点好转的迹象都没有!

冷寂比起青冥,更加沉不住气。

他急道:“玉姑娘,你不是说,一定能治好王爷吗?”

玉玲珑咬着唇,脸微微火辣了下。

行医这么多年,未曾被如此质疑过。

她看着风夜玄虽然病重,却依旧是绝色无双的侧脸。

声音始终是柔柔的:“夜玄的体格,比起坨西村的病人,要强悍太多。”

“所以,我那被楚千漓盗走的药方,对坨西村的病人有效,对夜玄的效果却不够。”

青冥和冷寂此时,对“被楚千漓盗走”这几个字,莫名有些反感。

因为这三天以来,这句话,从玉玲珑的口中,出现过无数次。

初听到的时候感到震撼,回心一想,又觉得好像理应如此。

毕竟,一向蠢钝的王妃怎么可能会医术,还治好了坨西村的病人?

原来是盗走了玉玲珑的药方。

这就正好可以解释了。

可玉玲珑这话说多了之后,便让人觉得有些刻意了。

现在对他们来说,王爷的身子最重要。

药方是不是被盗走,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玉姑娘,那我们家王爷……”

“她在哪里?”

低沉沙哑的声音,虽然很轻,但却在一瞬间,抓住了所有人的心。

风夜玄在说话!

他看起来,昏昏沉沉的,那双眼眸,毫无光泽。

可他的话,却如此清晰:“让她……给本王滚回来!”

风夜玄的目光,扫过房中众人。

没有死女人的身影!

她果然还是不愿意跟他回来!

那该死的女人,竟敢趁着他患病,逃之夭夭!

她敢!

“王爷,王妃她……”

“楚姑娘已经离开了!”玉玲珑往前一步。

虽然还是不敢靠近,可她的声音,却清楚送到风夜玄的耳里。

“知道你染病那一刻,她就已经走了。”

“玉姑娘……”青冥想说什么。

玉玲珑瞥了他一眼,那一眼,带着浓浓的警告意味。

“太后和皇上说了,要夜玄好好休息养病,切勿再操劳,尤其,不能出门!”

“不能出门”这几个字,让青冥和冷寂立即闭上嘴。

要是让王爷知道,此时王妃人正被关在天牢里,只怕他立即就要去救人。

他连坨西村这种危险的地方都敢去,区区天牢算什么?

可他现在真的不能出门!

玉玲珑见他们不再多言,才又看着风夜玄,放柔了声音:

“夜玄,她已经不要你了,你还是先养好身子,再考虑别的吧。”

书评(402)

我要评论
  • 绝于耳&,才发

    谩骂的声音不绝于耳,她动了动手,才发现,自己双手被绑。

  • 邃的眸&,直盯

    楚千漓抬起眼帘,深邃的眸,直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绝色男子:

  • 是你设&计的,

    “闭嘴!”楚千漓冷冷扫了她一眼:“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说!你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在指示?”

  • 这男人&皇上第

    这男人,竟是她今夜的新婚夫君,北冥国皇上第四位儿子。

  • 冥国,&女子的

    整个北冥国,谁不知道,玄王不近女色,最厌恶女子的亲近?

  • &,她确

    可实际上,根本就是在告诉所有人,她确实给十四爷下了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