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千漓再度被关了出来。连她自己都会觉得,再次穿越后,自己和牢狱这种地方,像是真的尤其有缘分。这一次,但是真正的牢狱。皇家的天牢。皇帝亲手下的命令,将她捉拿。“连玉姑娘的药方都敢偷!她这一次,死定了!”“是,想沽名钓誉也不看一看对方是谁?”“玉姑娘连她自己都觉得,穿越之后,自己和牢狱这种地方,好像真的特别有缘分。。...

楚千漓再次被关了起来。

连她自己都觉得,穿越之后,自己和牢狱这种地方,好像真的特别有缘分。

这次,还是真正的牢狱。

皇家的天牢。

皇帝亲自下的命令,将她缉拿。

“连玉姑娘的药方都敢偷!她这次,死定了!”

“就是,想要沽名钓誉也不看看对方是谁?”

“玉姑娘的医术,也是她那种欺世盗名的人能比的吗?”

“听说玄王爷根本就无心于她,是被设计入局,才会被迫无奈将她娶了。”

“我还听说,王爷喜欢的人,根本就是玉姑娘……”

楚千漓面无表情,听着牢房一角,那几个狱卒的唠叨。

又是这个玉玲珑!

她竟然污蔑自己偷了她的药方,去坨西村救人。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玉玲珑这计,一来可以置她于死地,二来,还可以为她自己盗取功名。

现在外头所有人必定都以为,能将坨西村所有病人治好,靠的是她那张被盗走的药方。

可去她的药方!

那恶心的女人,根本连她开了什么药都不知道,还敢说药方是自己写的。

她懂阿莫西林?她知道什么是生理盐水?

她连打针都不懂吧!

真是神经病!

“放我出去,我要见皇上!”楚千漓怒目瞪着守门的狱卒。

狱卒立即过去,一棍子打在铁门上。

若不是楚千漓及时放开铁门,手只怕已经被他打废了。

“闭嘴!吵什么吵?再吵,老子对你不客气!”

“我是玄王妃,也是国公府的七小姐,你们竟敢如此无礼?”

这背后,定是有人在撑腰。

否则,这些人绝不敢如此对她!

她的身份不说有多尊贵,但,绝对不是一般!

几个狱卒互视了眼,皆冷冷一笑:“呵,那也得看看,你是不是有命出去再说。”

“别跟她废话,把她关在这里,不给她送饭送水,看她能撑几日!”

另一个狱卒也小声道:“要是她自己撑不住死了,就说是染了疫症回来病死的,跟我们可没有什么关系。”

“那我们也就好跟姚嬷嬷交差了,哈哈哈……”

亏得楚千漓耳力不差,如此小声的说话,她还是能清楚听得到。

姚嬷嬷,太后身边的老嬷嬷!

可太后一向宅心仁厚,绝对不会下如此恶毒的命令。

这姚嬷嬷听的,只怕,是玉玲珑的主意。

盗窃了她的功名之后,还想要置她于死地!

玉玲珑,这颗心,还真是恶毒至极!

楚千漓不再多说什么,等狱卒离开之后,她走到角落里。

从淘宝系统买来一张毯子,一张被子。

舒舒服服坐下之后,又买了一个自嗨锅,优哉游哉吃了起来。

想饿死她,简直痴心妄想。

她此时心里,只是有那么一点点惆怅。

风夜玄染了病回去,玉玲珑真的可以将他治好吗?

……

楚千漓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

三天过后,玉玲珑依旧在五洲苑,一筹莫展。

她来王府已经三天三夜,但,对风夜玄的病症,竟束手无策!

“你拿到的,真是那女人用来治病的东西?为何对王爷的病,一点作用都没有?”

书评(284)

我要评论
  • 人群中&!”

    人群中,有人忍不住怒道:“王妃不守妇道,残害十四爷,王爷……烧死她!”

  • 声音不&,才发

    谩骂的声音不绝于耳,她动了动手,才发现,自己双手被绑。

  • 着求道&!”

    她低着头,哭着求道:“王爷,王妃不是故意的,王爷你饶了王妃吧!”

  • &时糊涂

    “王爷,王妃只是一时糊涂,用药不当,才会不小心害了十四爷!”

  • 人当中&个!

    这绝对是楚千漓见过的所有人当中,气势最强大,最出色的一个!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