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千漓带着青冥和寂冷,回到风夜玄的房门外。秦霄走在他们身后,没敢多言。当然是自己无意刻意隐瞒再先,这事,无论怎么说,他都有错。“你们家王爷就在这里……”楚千漓在门外停住,回过头望着一脸急切的青冥和寂冷。“预先表明,是你们家王爷自己跑来找我,跟我可秦霄走在他们身后,没敢多言。。...

楚千漓带着青冥和冷寂,来到风夜玄的房门外。

秦霄走在他们身后,没敢多言。

毕竟是自己有意隐瞒在先,这事,不管怎么说,他都有错。

“你们家王爷就在这里……”

楚千漓在门外停住,回头看着一脸焦急的青冥和冷寂。

“事先说明,是你们家王爷自己跑来找我,跟我可没有任何关系。”

别到时候,又来个什么蛊惑王爷到危险地方的罪名,扣到她的身上。

“我还有事要忙,你们自己劝他回去吧。”

“还有,离开之后,立即换上干净的衣裳,将原来穿过的衣裳一把火烧掉,别把病菌带出去。”

虽说她现在研制出特效药,可以对抗病菌。

但,病菌这东西,不怕它有多厉害,最怕的是它发生变异。

要是被带出去传给一批新鲜的病人,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有什么未知的变化。

还是安全第一。

楚千漓交代完这一切,转身就走。

青冥将她喊住:“王妃,你得跟我们回去。”

王爷来此,就是为了找她。

若她不回去,王爷未必愿意跟随大家回府。

虽然,他也是第一次,见识到王爷如此任性的一面。

楚千漓回眸,冲他耸了耸肩,一脸不在意。

“我还要救治这里的病人,哪里有闲工夫跟你们回去?”

“王妃……”

可她不理会,举步走远了。

确确实实很忙,忙得连饭都没顾上吃。

这村子的病人没有被彻底治愈之前,她怎么能走?

楚千漓走了,这破屋子的里里外外,气温不知为何,猛然间下降了好几度。

连秦霄都隐隐感觉到,凉意嗖嗖。

青冥定了定神,还没敢将房门推开。

只冲着房内,倾身道:“王爷,请随属下回府。”

里头的人,没有任何回应。

但是温度,又在骤然下降。

青冥和冷寂互视了眼,对于王爷的脾气,还是有些了解的。

王妃方才那句“哪有闲工夫跟你们回去”,对王爷来说,是大不敬了。

实在是太不给王爷面子了!

“王爷……”冷寂刚开口。

里头,传来风夜玄略显沙哑的声音:“滚。”

两人忍不住又互视了眼。

王爷这是不愿意跟他们回去的意思?

可这里,是瘟疫地区啊!

“王爷……”

“滚!”

……青冥和冷寂麻利地滚了。

不过,他们也只是滚到了另一个地方。

楚千漓的身边。

“王妃,这地方如此危险,你怎能让王爷继续待下去?”

“没错,王妃,若是王爷有什么意外,王妃你可担得起责任?”

“王爷不仅仅是皇上的四皇子,还是北冥国所有百姓心里的神,他若是有事,整个北冥国都要跟着遭殃!”

“王妃,王爷可以任性,你不能!”

“若是王爷出了事,你们国公府也得要跟着陪葬!”

楚千漓回头瞪着青冥。

这话说到最后,仿佛彻底成了她的责任。

不过,青冥的话,并非没有道理。

风夜玄的身份实在是太尊贵,若他真有什么三长两短的,很多人是真的会跟着遭殃。

“好吧,再给我两日的时间,等这里的病人病情彻底稳定之后,我跟他回去。”

先回去再说。

至于回去之后,是不是还要离开,就不是他们能管的事情了。

青冥和冷寂只能等。

却不想,还没有等到两日后,风夜玄就出事了。

书评(299)

我要评论
  • &儿给的

    今夜的一切太诡异,她喝了婢女翠儿给的一杯茶之后,彻底失去了意识。

  • 爷若不&何跟皇

    “王爷!谋害皇族血脉是死罪!王爷若不处死王妃,如何跟皇上交代?”

  • 是楚千&最强大

    这绝对是楚千漓见过的所有人当中,气势最强大,最出色的一个!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