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夜玄真的很想弄死眼前这个女人。他就明白了,跟她在一起,轻意会被气疯!一直到现在的,他但是没想明白了,自己好端端的,跑去这么个地方来盯着她做什么?他是个军人,只擅长于在沙场上战斗中,对冶病这种事,更本是一窍不通。他也没离开这个地方,浪费了自己时间的道理他就知道,跟她在一起,轻易会被气死!。...

风夜玄真的很想掐死眼前这个女人。

他就知道,跟她在一起,轻易会被气死!

直到现在,他还是没想明白,自己好端端的,跑到这么个地方来盯着她做什么?

他是个军人,只擅长在沙场上战斗,对治病这种事,根本就是一窍不通。

他没有留在这个地方,浪费自己时间的道理。

但,人就是留下来了,也不晓得到底在图什么。

“好了,王爷你英明神武,天下无双,区区一个秦将军,连给你提鞋的资格都没有,可以了吗?”

她还是端着药走到了他的跟前,双手递上。

正要说什么,却听见风夜玄面无表情,又理所当然点了点头:“嗯。”

“……”楚千漓一脸无语。

这人,自恋到什么程度了?

不过,人家确实有自恋的资本。

普天之下,除了他还有谁,能如此理直气壮地骄傲?

他的天下无双,真不是瞎吹的。

“好了,全世界最伟大的王爷,请喝药吧!”

风夜玄盯着碗里墨色的药汁,俊美轻蹙:“本王没病!”

既然没病,喝什么药?

这药乌漆嘛黑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是乌骨草和金银树树根熬出来的药汁,不是治病,是预防用的。”

见他眼底浮起更多的嫌弃,以及一抹一闪而逝的不安,楚千漓瞪大一双眼眸,差点就笑了。

“天不怕地不怕,跺一跺脚都能让皇城抖上几抖的战神玄王爷,你该不会要告诉我,你害怕喝药吧?”

“胡说什么?”风夜玄又想掐死她了。

他就知道,和这死女人在一起,随时都会被她气死!

“呵,你要证明我没有胡说,那你赶紧将药喝了。”

要不然,谁信他不怕?

风夜玄不说话,目光扫过那碗药,眉心便锁得更紧。

他当然不会害怕,但,他的胃会不舒服,会……吐。

小时候喝过一次苦药,吐得到处都是,从此之后,伤再重也绝不喝药。

“王爷,真的怕吗?”楚千漓忽然往前倾身,靠近他。

“无所不能的玄王爷,就这么弱鸡?”

“楚千漓,你是活腻了吗?”风夜玄脸色一沉,怒道:“再敢……唔——”

他瞪大一双星眸,一脸不敢置信!

是因为从未想过,有一日,竟会有人敢对他如此无礼!

这女人!

这该死的女人!

她竟然一把扯下他脸上的口罩,直接将药碗塞到他的口中!

因为太过于震怒,他连反应都忘了,竟任由这女人将一碗药从嘴里灌了下去。

完事之后,楚千漓拿袖子擦了擦他的脸,最后,还在他脸上拍了拍。

“这才听话嘛!真是个好宝宝!”

说罢,她放下碗,转身走到病人跟前,再也不理会坐在那里,差点被自己怒火烧死的男人。

却不想她才刚走了两步,身后,竟传来了哇的一声。

那个被她硬灌了大半碗药的男人,那个顶天立地,战无不胜的男人,他……他吐了!

“呕……”

风夜玄还在吐得天昏地暗,楚千漓却愣在当场,久久反应不过来。

原来,他真的不能喝药。

原来,他……对药物有这样的生理反应!

见他吐完药之后,还在干呕,楚千漓终于有了些不忍。

不过,她很快就发现了另一个真相——

“王爷,你的胃好像空荡荡的,该不会是为了找我,连饭都顾不上吃吧?”

这就是传说中的,废寝忘食?

这话有点暧昧怎么回事?

书评(399)

我要评论
  • 邃的眸&前的绝

    楚千漓抬起眼帘,深邃的眸,直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绝色男子:

  • 是楚千&漓见过

    这绝对是楚千漓见过的所有人当中,气势最强大,最出色的一个!

  • ,你却&心,反

    “王妃,你……奴婢处处为你着想,你却为何要如此狠心,反倒要诬陷奴婢?”

  • 在告诉&,她确

    可实际上,根本就是在告诉所有人,她确实给十四爷下了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