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夜玄从来不也没试过这样的体验。他被一个姑娘牵着,人就像是个木偶像。任由那姑娘牵着他,肥皂洗手,再用酒水通过简言之的消毒。这还还不够,她还得蛮横地“命令”他将衣裳脱下去,换了一套行医倌手里借了的衣服。此时的风夜玄就坐在后院一旁,望着离处的姑娘在忙他被一个姑娘牵着,人就像是个木偶一样。。...

风夜玄从来没有试过这样的体验。

他被一个姑娘牵着,人就像是个木偶一样。

任凭那姑娘牵着他,洗手,再用酒水进行所谓的消毒。

这还不够,她还要霸道地“命令”他将衣裳脱下来,换上一套从医倌手里借来的衣服。

此时的风夜玄就坐在后院一旁,看着不远处的姑娘在忙碌。

她在焚烧他方才所穿的衣服。

这要是换了别人,他定认为是对自己的不敬。

但,她做起这事儿来,如此专注认真。

那张侧脸,无可否认真的十分完美。

他从前就知道她是个美人儿,只是,美得太过于俗气,丝毫入不了他的眼。

可此刻,她不再像以前那样,次次出现都必须精心打扮。

她现在甚至一身尘埃,灰头土脸的,连发丝都有几分凌乱。

他却忽然觉得,这半张脸,这忙碌的身影,以及,乱乱地垂落在耳边的发丝,比起过去任何时候,都要好看百倍。

“楚姑娘!”不远处,秦霄拎着两包药,正在快步走来。

可他还没靠近,就忽然脚步一顿,猛地侧头望去。

风夜玄没有看他,低垂眼帘,不知道在想什么。

秦霄皱起了眉。

这一身冷寂孤傲的气息,矜贵犹如王者的气势……

这人,为何如此眼熟?

秦霄只是愣了下,便朝风夜玄走去。

风夜玄倒也没有避开,只是浑身寒气顿时外溢。

“秦将军!”就在秦霄走向风夜玄的时候,不远处的楚千漓忙道:“我的药呢?”

秦霄一愣,立即反应过来,赶紧将药送过去:“楚姑娘,药我取来了。”

楚千漓用眼角余光看了风夜玄一眼,才看着秦霄,点了点头:“放下就好,谢谢。”

秦霄依照她的指示,将两包药放在指定的位置上。

再回头,便看到躺着病人的房间那头,那气势不凡的男子刚进去。

房门在他的视线里,被砰的一声关上。

“他……”

“我的助手,脾气有些怪,你别见怪。”楚千漓淡淡道。

“可我为何觉得他……很熟悉?”

“长得就是太普通大众,所以才会觉得熟悉。”

楚千漓等他走开数步之后,才将两包药拿起来,冲他一笑。

“若是像秦将军这般器宇轩昂,那当然就觉得稀奇了。”

秦霄微愣,虽然知道是客套话,但,一张古铜色的脸,还是微微热了热。

对那位“身影熟悉”的男子,也就没有多问了。

“我还要去看看其他队伍,楚姑娘有什么需要,尽管让人通报一声便好。”

“好,有劳。”

将秦霄送走之后,楚千漓立即将药煎了起来。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她蹲着药进门。

刚进去,就感受到了一股绝寒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男人,又怎么了?

“本王长得太普通大众,秦霄就器宇轩昂很稀奇?”

风夜玄的声音,透着让人冻入骨髓的气息,让楚千漓好一会没反应过来。

等反应过来得时候,差点就气笑了!

“我帮你将人打发走,你竟还嫌我说话不好听?王爷,你也太小气了吧?”

书评(413)

我要评论
  • 可实际&四爷下

    可实际上,根本就是在告诉所有人,她确实给十四爷下了药!

  • 来,将&名绑了

    也是那个时候,瑨妃带着人冲了进来,将她以谋害十四爷的罪名绑了起来。

  • 楚千漓&着站在

    楚千漓抬起眼帘,深邃的眸,直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绝色男子:

  • 道,残&爷,王

    人群中,有人忍不住怒道:“王妃不守妇道,残害十四爷,王爷……烧死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