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千漓本来想表示拒绝的。但这短短两天时间的朋友相处下去,让她明白了了一个道理。那是,这男人想做的事,普天之下,怕是没几个人能制止。她最后选择放弃了劝说,她的病人不能够等。而已和风夜玄有了约法三章:他也可以帮着送点什么来,但,肯定不也可以靠近了病人。要得要留但这短短三天时间的相处下来,让她明白了一个道理。。...

楚千漓原本想拒绝的。

但这短短三天时间的相处下来,让她明白了一个道理。

那就是,这男人想要做的事,普天之下,恐怕没几个人能阻止。

她最后放弃了劝说,她的病人不能等。

只是和风夜玄有了约法三章:

他可以帮忙送点什么来,但,绝对不可以靠近病人。

必须得要留在至少十步远之外。

风夜玄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她说服的。

不过,这女人给病人施针治疗的时候,那一脸认真,让他对她莫名多了几分耐性。

尤其,她对着被病菌折磨得快要绝望的病人时,那温柔的声音,那充满了鼓励的眼神,竟像是……有着某种魔力一样。

声音,如此好听。

眼神,让人有些迷失……

“王爷,麻烦给我再打一盆热水过来。”

风夜玄顿时脸一黑,一肚子怨念。

不是因为她指挥自己做事,而是,她对着病人的时候,如此温柔。

跟他说话时,却总是冷冰冰的!

死女人真是能轻易将他气死!

风夜玄拿着水盆出了门。

因为听楚千漓的话,戴着那个什么所谓的口罩,他出去,也没人能认出眼前这人,就是北冥国大名鼎鼎的战神玄王。

倒是给他省了不少麻烦。

一盆热水端回去,还没走到门边,就听到里头男子沙哑的声音在嘶吼:

“啊!啊……放开,放……啊——别碰我,我杀了你,啊——”

风夜玄心头一紧,一脚将房门踢开。

进门,就看到病人掐着楚千漓的脖子,两眼猩红,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

“你敢!”

这该死的混蛋,竟敢碰他的女人!

水盆被他丢在地上,风夜玄一步过去,一掌落在病人的肩头上。

病人猛地被击了出去,撞在墙壁上。

嘴一张,哇的一声,一口污秽物吐出。

竟两眼一闭昏过去了。

“你做什么?”楚千漓吓了一跳,忙要过去看病人的情况。

风夜玄却将她手腕一把扣住:“他要杀你,你还敢过去送死?”

“不是,他快好了,就差一点了!只是这时候太痛苦,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淘宝账号上没钱,买不到特殊药物,只能用最传统的方式给病人施针驱除病菌。

以及,下了重药,以毒攻毒。

所以病人才会在两种药物冲撞最厉害的时候,痛得失去理智。

以她的身手,一个生病的人岂能伤到她?

这狗男人倒好,一来就将人伤了。

这病人还能好吗?

楚千漓甩掉他的手,立即冲了过去,将昏迷的病人扶起。

却不想,给病人把脉的时候,竟发现病人积压的气息,忽然间顺畅了许多。

再看病人方才呕吐的东西,楚千漓眼前一亮,懂了。

“你救了他!你帮他将积压物给打出来了!”

这真的是,狗屎运啊!

她回头看着风夜玄,眼里分明还有惊喜。

可却在看清楚他那一刻,脸色骤然一变!

“不好,你碰到了他的脏物!”

楚千漓一把拉住风夜玄的手,拉着他焦急往外走:

“快去清理消毒,快!”

书评(349)

我要评论
  • 量,只&要王妃

    “王爷宽宏大量,只要王妃诚心认错,王爷会宽恕你的!”

  • 她今夜&皇上第

    这男人,竟是她今夜的新婚夫君,北冥国皇上第四位儿子。

  • “王妃&倒要诬

    “王妃,你……奴婢处处为你着想,你却为何要如此狠心,反倒要诬陷奴婢?”

  • 故意的&王妃吧

    她低着头,哭着求道:“王爷,王妃不是故意的,王爷你饶了王妃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