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你好很奇怪也!你我连半点感情基础都也没!”“若我没猜错,你会娶我但是因为我部分设计的桃花局,你更本就也不是心甘情愿。”楚千漓翻了翻白眼。这家伙现在的看出来,怎么像个醋意大发的小丈夫像?偏偏非常讨厌她,非常讨厌得要死的!“怎么王爷现在的是不喜欢上我了吗?”当楚千漓翻了翻白眼。。...

“王爷,你好奇怪也!你我连半点感情基础都没有!”

“若我没记错,你会娶我还是因为我设计的桃花局,你根本就不是心甘情愿。”

楚千漓翻了翻白眼。

这家伙现在看起来,怎么像个吃醋的小丈夫一样?

明明讨厌她,讨厌得要死的!

“怎么王爷现在是喜欢上我了吗?”

当然,这话,她自己都不信。

风夜玄的眼里,果然与她所料,满眼都是嫌弃!

“本王会喜欢你这个狡猾的女人?”他冷哼。

“哈,我很有自知之明,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正如我也不喜欢……算了,当我没说。”

唉!又生气了!

这狗男人,只允许自己说不喜欢别人,就不许旁人说一句不喜欢他。

简直无耻!

她手腕又开始有些疼了。

秀气的眉,再次皱了起来。

楚千漓轻轻甩了甩,不悦道:“总之,那夜若不是王爷,只怕也会有其他男子。”

“藏在背后的人,分明就是想彻底将我毁了!”

“再说我被关起来,那两个来索命的黑衣人……”

她抬头直视风夜玄的眼眸。

虽然玄王爷有时候确实很可怕,但,她也不是吃素长大的。

风夜玄也不得不承认,这死女人,胆子是真的大。

在他盛怒的情况之下,极少有女子敢如此面对自己的怒火。

她和过去那个蠢钝如猪,又在他面前唯唯诺诺的国公府七小姐,到底还是不是同一个人?

“王爷心知肚明,我留在你玄王府,必然是死路一条,那我还留下来做什么?”

这话,风夜玄竟然回应不上。

短短三日,发生在她身上的事,确实多!

每一件,稍有差错,都能要了她的命。

“最最重要的是,王爷明知道瑨妃是替人顶罪的,却也不将背后那人扯出来。”

“王爷,就算现在证据不能真正指向真凶,可真凶是谁,王爷自己清楚!”

“王爷是念在她对太后还有利用价值的份上,才姑息养奸吗?”

楚千漓冷冷哼了哼,薄唇微微勾起,似笑非笑。

“王爷还真是精明!小女子万万不是王爷你的对手!继续留在玄王府,就算不被小人弄死,他日若是惹王爷不高兴,只怕也会轻易被王爷你弄死!”

风夜玄经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从来,没有人能如此将他看透!

这死女人,为何这般聪慧?

还这般大胆!

不仅敢将他看透,还敢将他的心思说出口!

真的不怕死?

房间里头,忽然传来病人咳嗽的声音。

楚千漓唇角的笑,淡去了些。

救人的时候,她是认真的。

“王爷,我在这里是个大夫,我还在救人,不是在玩耍,还请放开!”

她用力一甩手。

这次,总算将风夜玄的大掌甩开。

重获自由之后,楚千漓立即进门,刚要将房门关上。

不料,身后的人竟跟随她的脚步,跨了进来。

楚千漓脸色一变:“你不能进来,这里是重灾区。”

“你都能进,本王为何不敢?难道,你觉得本王连你一个弱女子都不如?”

风夜玄将房门推开,越过她率先走了进去:

“既然是要救人,本王助你如何?”

书评(188)

我要评论
  • !谋害&上交代

    “王爷!谋害皇族血脉是死罪!王爷若不处死王妃,如何跟皇上交代?”

  • 眯起眼&婚夫婿

    楚千漓眯起眼眸,打量着原主的新婚夫婿,脑袋在快速运转。

  • 故意的&王妃吧

    她低着头,哭着求道:“王爷,王妃不是故意的,王爷你饶了王妃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