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千漓刚给病人喂完药。那病人被她扶着躺下没多久,突然间脸色一阵大变,竟猛烈干咳了出。来仔细察看的男医倌吓了一跳,扯着楚千漓就得撤离战场。楚千漓将他一把追上,愠怒道:“别动手动脚的!”“他又咳又吐的,吐出的东西都是脏物,倘若被遇到,我们也得得病!”那病人被她扶着躺下没多久,忽然脸色一阵大变,竟猛烈咳嗽了起来。。...

楚千漓刚给病人喂完药。

那病人被她扶着躺下没多久,忽然脸色一阵大变,竟猛烈咳嗽了起来。

来察看的男医倌吓了一跳,扯着楚千漓就要撤退。

楚千漓将他一把甩开,不悦道:“别动手动脚的!”

“他又咳又吐的,吐出来的东西都是脏物,若是被碰到,我们也得染病!”

医倌瞪着楚千漓,一脸没好气:“我就说了,这病人根本不可能治好,你还是将他抬出去吧!”

都怪秦将军,说这里还有病人在救治,让他过来帮忙!

这病人都快要不行了,还让他来,这不是在让他送死吗?

见楚千漓不为所动,医倌赶紧躲到门边,远远看着还在呕吐的病人。

楚千漓没理会他,端了一盆热水就要过去。

医倌立即叱喝:“你别过去!你若过去,就连你也会被当成病人看待!”

只要碰过病人的脏物,染病的几率就会很大。

现在这姑娘看着还好好的,可谁知道,她是不是已经染上疾病?

这瘟疫,可不是染上之后立即发作的,时间上会有延迟……

这么一想,医倌看看自己的手。

方才他还用这只手,去拉扯那姑娘……

一想,心都寒了。

慌忙丢下一句“你也是病人了,我要去回报给秦将军”,之后,落荒而逃。

楚千漓没有理会,端着热水走到破旧的床边。

戴上一次性手套,拧了毛巾给病人擦掉脸上脖子上的脏物。

淘宝系统账户上,这会儿是真的只剩下几毛钱了。

要不是还有些什么九块九包邮的活动,她连一次性手套都买不回来。

也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赚到钱,她还需要很多现代药物和工具,没钱怎么办?

病人吐完之后,很快就又昏睡了过去。

楚千漓将被他的呕吐物弄脏的东西送到后院,一把火烧干净之后,自己打水洗了下手。

正要回屋子。

不料,眼前一道黑影闪过。

一向警戒的楚千漓,立即最快的速度出手,一掌劈向来人。

她的速度极快,可,来人的速度更快!

她这一掌刚劈了出去,便猛然感觉到手腕一阵酸麻。

之后,咚的一声,她整个人被压在墙壁上。

“别碰我!”楚千漓大惊失色,不是怕他伤害自己,而是……

“我身上有病菌!你快放手!”

这渐渐熟悉起来的气息……楚千漓就算还来不及看清楚他的脸,也已经察觉到是什么人。

风夜玄!

她真的没想到,在这个分分钟会死不少人的病区,他竟然敢来!

“风夜玄,快放手,我的身体不干净!”

风夜玄眯起眼眸,眼底,一片冰凉划过:“你还知道自己不干净?”

“呃?”楚千漓有点傻眼,这家伙,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她又气又无力:“我是说,我身上染了病菌,真的不干净,你离我远点!”

这话,绝不是开玩笑的!

见他不为所动,她忙又道:“这里是病区,你一个古代人,怎么会不懂?”

“这病菌若是将你染上,你也会生病,甚至会丧命!”

她用力挣了挣,想要从他的钳制中,将自己的手抽回去。

“快放开!风夜玄,你不怕死吗?放手啊!”

书评(429)

我要评论
  • &皇上第

    这男人,竟是她今夜的新婚夫君,北冥国皇上第四位儿子。

  • 千漓冷&是你设

    “闭嘴!”楚千漓冷冷扫了她一眼:“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说!你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在指示?”

  • 十四爷&血,被

    等醒过来时,竟发现十四爷风瑾睿唇角溢血,被她压在身下。

  • 诡异,&一杯茶

    今夜的一切太诡异,她喝了婢女翠儿给的一杯茶之后,彻底失去了意识。

  • 要王妃&诚心认

    “王爷宽宏大量,只要王妃诚心认错,王爷会宽恕你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