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也没钱,不能够买在现代的东西。楚千漓没办法,没办法用最最原始的方式,施针治疗。也没人帮她,她得要亲手将男子扶了出,扶进一间屋子里。那男子望着她露出小半截的白皙面容,哑声道:“姑……姑娘,我……没救了,你别……别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快……快把楚千漓没办法,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施针治疗。。...

系统没有钱,不能买现代的东西。

楚千漓没办法,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施针治疗。

没有人帮她,她得要亲自将男子扶了起来,扶进一间屋子里。

那男子看着她露出来小半截的白皙面容,哑声道:

“姑……姑娘,我……没救了,你别……别把自己的命也搭进来,快……快把我丢下。”

“你不是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儿?”

看他如此年轻,孩子多半也是很小。

楚千漓劝道:“你若死了,你娘子娇滴滴的,只怕也养不活两个孩儿,你当真忍心抛下他们?”

男子眼底,顿时浮起一层水雾。

想哭,却又哭不出来,浑身虚弱无力。

“相信我,我一定可以将你治好,但,你必须要配合我的治疗。”

“姑娘……”

“只要你配合,我以项上人头向你保证,你绝对能活着回去,见你的娘子和两个孩儿!”

……他们在屋子里待了大半日。

那灰衣将军也在屋子外安全地方,守了很久。

期间楚千漓出来过,远远向灰衣将军索取药物。

看得出那灰衣将军也是个好人,当即亲自去取了送来。

再之后,楚千漓就和病人待在屋子里,再没有出来过。

傍晚时分,坨西村来了一个大人物,将村口所有将士都惊动了!

“玄王爷!”士兵们看到风夜玄,立即去向灰衣将军汇报。

灰衣将军火速赶来,果真见到风夜玄马车停在村口。

他顿时又惊又急:“夜……王爷,你怎么来了?坨西村如今十分危险,王爷切莫进来!”

双方隔的距离有些远。

风夜玄策马停在村口,青冥和冷寂好不容易才追了上来。

青冥远远唤道:“秦将军,可见过一妙龄白衣女子进村?”

秦霄一想,立即摇头:“未曾!”

一旁的士兵看着他,眼底都是震撼。

秦将军为何要撒谎?今晨确确实实,有一位白衣女子进来过。

如今那白衣女子,就在村口不远处的一间屋子里。

不过,将军说没有,那就是没有。

士兵们人人低着头,不敢乱说话。

秦霄拱手道:“王爷,这里没有你要寻找的人,还请回吧!”

风夜玄不说话,冷眼看着几名士兵。

秦霄忙道:“真的没有,夜玄,这里不安全!有什么事,等我回皇城之后,再与你细说。”

青冥不知道,这次领旨来救治的,竟是王爷多年的好友秦霄。

便也忙小声道:“王爷,秦将军奉旨救治病人,只怕也是日夜操劳,若是王爷……硬要闯进去,出了什么事,担责的定然是秦将军。”

风夜玄抿着唇,忽然马头一转,走了。

“王爷?”青冥和冷寂一脸愕然。

怎么这就走了?他们已经想好了很多话,想要劝王爷的。

这不一句都派不上用场?

秦霄也愣住了。

这冷面战神,几时变得如此好说话?

简直不像他认识多年的那个风夜玄了!

“秦将军,我们也告辞了,他日皇城再聚!”

青冥一拱手,和冷寂立即离开,追上风夜玄。

……谁也没想到,风夜玄并没有回皇城。

那夜,王爷不见了!

也是同一夜,坨西村里,多了一道修长的身影。

那身影未曾惊动任何人,入村之后,立即挨家挨户,搜了过去……

书评(361)

我要评论
  • 翠儿立&,你还

    翠儿立即哭道:“王妃,事到如今,你还是跟王爷坦白吧!”

  • 婚夫婿&,脑袋

    楚千漓眯起眼眸,打量着原主的新婚夫婿,脑袋在快速运转。

  • 妃,如&上交代

    “王爷!谋害皇族血脉是死罪!王爷若不处死王妃,如何跟皇上交代?”

  • 故意的&!”

    她低着头,哭着求道:“王爷,王妃不是故意的,王爷你饶了王妃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