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一旁的士兵立刻施礼。楚千漓抬眸,望着眼前的灰衣将军。这男子约摸三十多岁,所以蒙着面巾,五官她看不很清楚。但是望着体型,精气神十足,仔细一看是个健硕之人。士兵叫他将军,那必定是这一次来提供援助坨西村的领导人物。楚千漓一抱拳,道:“我是一名大楚千漓抬眸,看着眼前的灰衣将军。。...

“将军!”一旁的士兵立即行礼。

楚千漓抬眸,看着眼前的灰衣将军。

这男子约莫二十多岁,因为蒙着面巾,五官她看不清楚。

不过看着体型,精气神十足,一看就是个健硕之人。

士兵叫他将军,那必然就是这次来援助坨西村的领导人物。

楚千漓一拱手,道:“我是一名大夫,路径坨西村,看到这里正在闹瘟疫,想要进来帮忙的。”

“不必了!”灰衣将军冷声道:“朝廷已经调派了御医和医倌来救治,其余闲杂人等,不许入内。”

“可这位病人,分明还有活下去的机会,你们为何就将他放弃了?”

楚千漓指着不远处的病人。

别的不说,就眼前这人,明明还是可以治疗的。

灰衣将军回头看了眼,眼底,有着悲悯。

可再回头面对楚千漓的时候,他脸色铁青,不悦道:“能不能治,御医自有定论,轮不到旁人来指点。”

“人命关天,怎么能……”

“相公!相公!”楚千漓的话还没有说话,村里深处,便有一女子冲了过来,哭着喊道:

“相公!你们为什么要将我相公抬到这里?我相公没死!我相公还活着!为什么要将他丢在这里!”

“相公!相公!你说话呀!你答应一下我呀!相公!呜呜呜……”

可她被两名士兵拉住,根本就过不去。

被丢在地上的男子张了张嘴,手慢慢抬了起来,似乎想要说什么。

但,他最终还是没有力气,那只手也掉下去了。

女子哭得呼天抢地的:“不!相公!你不能死!不要丢下我和两个孩儿,相公!相公你不能死啊!”

那哭声,实在是让人心生怜悯。

就连拦在楚千漓跟前的灰衣将军,脸上神色也都一派凝重。

他们来这里已经有一段时日,每日里,都要看到这样的生离死别。

可他们不能感情用事,否则,只会有更多村民死在这场瘟疫中。

“姑娘可是看到了,这里很危险,还请……姑娘!你做什么?”

将军一脸不敢置信,这白衣姑娘竟然趁着自己分神之际,绕开他飞奔了过去。

灰衣将军想要阻拦,楚千漓却已经在男子的身边蹲了下去。

“别过来!”她沉声道:“我现在,算是已经和他有了接触,你们若是要过来,便也会被传染!”

几个士兵慌忙后退,谁也不敢靠近。

灰衣将军气疯了,怎么会有如此任性的女子!

可她和染病男子靠得如此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已经被传染上。

现在放她出去,将会祸害到外头的人!

这人,是不能放了!

看到没有人敢过来纠缠,楚千漓才松了一口气。

低头看了男子一眼,她抿了下唇,再伸手去碰男子的手腕。

“不可!”灰衣将军大步上前,急了:“不能碰他!”

“不过是一般的强化流感,有什么可怕的?”

她打过淘宝医药系统申请的免费疫苗,这点流感,对她根本不会有任何影响。

可怕的是,古代的医疗环境和科技都太过于落伍。

用古代人的方式,想要将流感治好,还真是不容易。

但她,是个现代医生,这事,太简单了!

楚千漓立即想要从系统里买一次性针筒,以及药剂。

可意念在系统转了一转,心顿时就凉了一半。

系统里头,没钱呐!

书评(200)

我要评论
  • &所有人

    可实际上,根本就是在告诉所有人,她确实给十四爷下了药!

  • 要王妃&错,王

    “王爷宽宏大量,只要王妃诚心认错,王爷会宽恕你的!”

  • 姑娘们&深深觊

    姑娘们虽然对他的绝世容颜深深觊觎,却也只能悄悄窥视,不敢正眼多看。

  • 量着原&运转。

    楚千漓眯起眼眸,打量着原主的新婚夫婿,脑袋在快速运转。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