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千漓确实走了。回家去后,在房中抢走了些不值钱的东西,便立刻去后院牵了匹马儿,跑了!风夜玄这个人,长得绝色倾世,天下无双。可那颗心,却冷如雪,硬如钢!对自己母妃何况如此狠,他日她倘若再被陷害犯了什么错,怕是悲惨下场好将近哪里去。这个王府,时时处处都是回去之后,在房中拿走了些值钱的东西,便立即去后院牵了匹马儿,跑了!。...

楚千漓确实走了。

回去之后,在房中拿走了些值钱的东西,便立即去后院牵了匹马儿,跑了!

风夜玄这个人,长得绝色倾城,天下无双。

可那颗心,却冷如雪,硬如钢!

对自己母妃尚且如此狠,他日她若是再被诬陷犯了什么错,只怕下场好不到哪里去。

这个王府,处处都是陷阱,无数的人想着要她的命。

此时不走,还待何时?

……那夜楚千漓离开王府之后,连夜敲开一家当铺的门,将带出去的首饰典当了些银两。

夜里城门不开,她只能先投栈。

没想到,到了凌晨时分,竟然有一队人马挨着各家客栈排查。

万幸淘宝系统里还剩下最后一点点钱,再一搜化妆品,竟看到有家九块九新手化妆礼包秒杀!

九块九,让她弄了个人神共愤的麻子妆,彻底蒙混了过去。

第二日,城门处,守卫森严。

风夜玄大概是被她的和离书给气坏了,竟派了冷寂亲自把守。

若不是那套化妆礼包威力够猛,她恐怕连城门都出不去。

现代的化妆术,果然是比古代什么易容术,要厉害太多!

出了城门,楚千漓立即往西边赶去,对这座皇城,丝毫没有半点眷恋……

……

啪的一声,风夜玄手里的杯子,一瞬间被他捏得四分五裂。

青冥低着头,大气不敢透一口。

一个女子而已,逃出王府之后,竟然彻底失去了影踪!

昨夜分明还查到她投宿的客栈,但那客栈里里外外找遍了,愣是没找到人。

他们的人已将客栈周围堵得水泄不通,也没见谁连夜逃跑。

怎么人就像是忽然间消失了一样?

至于国公府那边,他们暂时还没有惊动,只是命人去暗中排查。

可王妃根本就没有回国公府!

就连她外公家将军府,她也没有去。

人到底去了哪里?

“王爷!”外头,冷寂急匆匆赶回来。

“进来说话!”风夜玄这声音,明显听得出怒意。

青冥冷寂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极少见到他会如此发怒的。

往常王爷若是不高兴,惹他不高兴的人,只怕早就被挫骨扬灰。

这次,王爷真的被王妃留下的那封和离书,给气坏了!

“王……爷,还是……还是没找到人。”

冷寂进门之后,和青冥一样,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风夜玄五指一阵收紧,盯着冷寂,冷寂顿时觉得呼吸困难。

胸口,就像是被插入了好几把寒刀,紧张又不安。

人都快要被他的目光杀死好几轮。

“当真一点消息都没有?”风夜玄这话,就像是从齿缝间迸出来那般。

似乎对方若是再不说点有用的消息,他立即就能将他掐死!

冷寂背脊骨一凉,差点就给他跪了。

顶着强大的压力,冷寂想了想,忽然道:

“王爷,倒是有一老妇,骑着一匹骏马儿,急匆匆朝西边赶去。”

“属下见她上马那身段……”

冷寂现在想了想,好像,真有那么一回事。

他猛地抬头,迎上风夜玄的目光,顿时懊恼了起来:

“那上马的身段,怎么看都与年龄不符,难道……”

风夜玄猛地站了起来,快步朝门外走去:“备马!本王要将那女人,亲自逮回来!”

这该死的女人!

等他将人逮回来后,定会亲自扒了她的皮!

书评(82)

我要评论
  • 等醒过&身下。

    等醒过来时,竟发现十四爷风瑾睿唇角溢血,被她压在身下。

  • &风夜玄

    火把渐渐在靠近,其中一把,被侍卫双手递到了风夜玄的面前。

  • “王爷&何跟皇

    “王爷!谋害皇族血脉是死罪!王爷若不处死王妃,如何跟皇上交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