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妃!”离瑨妃前段时间的风瑾睿立刻过去的救出。玉如玉就站在离处,在瑨妃和小翠之间。小翠扑过去的那一刻,她脸色一变,急道:“不准伤夜玄的亲人!”放佛是在一急之下,她一掌送出。这一掌,竟正中小翠的额门。玉如玉会武功!且,功力如此很厉害!这点,意料了所玉玲珑就站在不远处,在瑨妃和小桃之间。。...

“母妃!”离瑨妃最近的风瑾睿立即过去营救。

玉玲珑就站在不远处,在瑨妃和小桃之间。

小桃扑过去那一刻,她脸色一变,急道:“不许伤夜玄的亲人!”

仿佛是在情急之下,她一掌送出。

这一掌,竟正中小桃的额门。

玉玲珑会武功!

且,功力如此厉害!

这点,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连风夜玄都忍不住眯起眼眸,始料不及。

砰的一声,小桃额门中了一掌,立即直挺挺倒下。

浓稠的鲜血,沿着嘴角缓缓渗出。

她看着玉玲珑,那双眼眸,渐渐失去光泽。

楚千漓唇边的笑没了,脸色微变,快步过去,手指落在小桃的颈脖间。

下一刻,她猛地抬头,盯着玉玲珑!

“这丫头跟在你身边,只怕时日已不短了,你竟下如此狠手,就为了杀人灭口?”

人命,在这些人的眼里,就真的如此一文不值?

更何况,她看的清清楚楚,小桃对玉玲珑是绝对的忠心。

一个如此忠心护主的丫头,玉玲珑说杀就杀,真是一点人性都没有!

玉玲珑此时的脸上,丝毫没有任何情愫。

她甚至连看都不曾看小桃的尸首一眼,只看着风夜玄。

“方才情况紧急,我也只是为了保护瑨妃,才会在王府出手,还请王爷见谅。”

“你……”瑨妃愣了好一会,才仿佛清醒过来。

再看一眼玉玲珑,便看着风夜玄,声音彻底变得平静了:

“本宫就是不喜欢楚千漓这女人入门,其余人对你来说,定没有如此大的震撼力,只有睿儿。”

“所以,你为了赶走妖女,不惜连我也设计?”

风瑾睿后退了两步,此时看瑨妃的目光,就像是在看着一个陌生人。

“睿儿……”这眼神,刺得瑨妃心里说不出的痛!

可她,不能多说什么。

最后,只是低垂脑袋,点了点头:“为了赶走她,不惜一切代价!”

楚千漓站了起来,再不愿意看这里的人半眼。

这里的人,真真假假,知情或不知情,都与她没有关系了。

楚千漓走了。

瑨妃看着风夜玄,声音幽幽:“玄儿,母妃或许有错,可母妃都是为了你。”

“那个女人,她根本配不起你!”

“玄儿……”

“来人。”

风夜玄的冷,并非一朝一夕,瑨妃知道,所有人都知道。

她今日伤害了风瑾睿,在风夜玄这里,就是不可饶恕的罪行!

青冥来到跟前,躬身道:“属下在!”

“送瑨妃回宫,没有本王的命令,三年之内,不许瑨妃踏入王府半步!”

“什么?”瑨妃一听,整个人彻底就傻了!

三年!他竟然不许她来王府!

这是在告诉皇上,她在他这个玄王的面前,已经不值得尊重。

而皇上,亦不会再对她有任何眷顾!

那她在后宫,日子必定不会好过。

她辛苦养大的儿子,这是要将她逼进死路啊!

“玄儿,我……我是你的母妃呀!”

瑨妃以为仗着自己这个身份,就算犯了错,也不至于落得太可怜的下场。

可如今这结果,彻底超出了她的预料!

“四皇兄,母妃纵然有错,可她终究是为了你!”

风瑾睿虽然心里很难过,但,他不能眼睁睁看着母妃受苦。

四皇兄这惩罚,太过于无情了!

“皇兄……”

“本王心意已决,谁也不许替她求情!”

风夜玄丢下这话,一拂长袖,举步走了。

“玄儿,母妃知错了,玄儿……”

可他终究是走远了。

瑨妃咚的一声跌坐在地上,侧头,目光缓缓落在玉玲珑身上。

玉玲珑依旧站在原地,面无表情。

瑨妃的目光,又落在小桃的尸体上。

一颗心,说不出的荒凉。

她……是不是真的错了?

……风夜玄回到寝房,沐浴更衣之后,心头忽然多了几分纠结。

想去看看那女人在做什么。

刚洗刷冤情,她现在是何种心情?

但,昨夜种种,又让他对她厌恶万分。

这时候,如何能去看她?

风夜玄坐在案前,翻开书籍,书中内容,却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冷寂匆匆来报:“王爷,侍卫回报,说……说王妃她……”

“那女人如何?”风夜玄抬起眼帘,盯着一脸焦急的冷寂。

冷寂深吸一口气,才快步上前,将一封信函双手递上:

“王妃……连夜策马离开了王府,给……给王爷你留下了这个。”

风夜玄一看,那张万年冰封的脸,瞬间有了裂缝!

和离书!

这死女人!她敢!

谁给她的胆子!

冷寂被王爷脸上那片乌云,吓得瑟瑟发抖。

大气都不敢透一口!

这事要说出去,整个北冥国,只怕也没人会相信。

可这事,却又真真实实!

他们家王爷……被抛弃了!

书评(421)

我要评论
  • 她今夜&子。

    这男人,竟是她今夜的新婚夫君,北冥国皇上第四位儿子。

  • 她一眼&么人在

    “闭嘴!”楚千漓冷冷扫了她一眼:“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说!你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在指示?”

  • 火把只&就可以

    火把只要往她身上一丢,她这缕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幽魂,大概就可以再次穿越了。

  • 着站在&:

    楚千漓抬起眼帘,深邃的眸,直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绝色男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