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夜玄掌心一紧。昨晚,算他人生中,唯一的污点。他堂堂一国战神,在战场上呼风唤雨,却不想,会败在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身上!他更有甚者连她是何时给自己下的药,都不很清楚!冷冷的目光,扫向楚千漓。楚千漓却依旧面容波澜不惊,嘴角那抹似笑非笑,让风夜玄心头昨夜,算是他人生中,最大的污点。。...

风夜玄掌心一紧。

昨夜,算是他人生中,最大的污点。

他堂堂一国战神,在战场上呼风唤雨,却不想,会败在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身上!

他甚至连她是何时给自己下的药,都不清楚!

冷冷的目光,扫向楚千漓。

楚千漓却依旧面容平静,唇角那抹似笑非笑,让风夜玄心头的怒火更胜。

“若我说昨夜我也是被人下了药,王爷,你会相信吗?”楚千漓看着他。

“十四爷的剑上被人下了药,他刺伤我,这药留在了我的身上,而我咬了你一口,药效便也传到王爷的身上。”

“妖女,你是说,我睿儿给你下药了吗?”瑨妃坐不住了。

风瑾睿的为人,整个王府无人不知。

他懵懵懂懂的还是个大孩子,哪里会耍这些阴谋诡计?

风瑾睿脸一红,忙道:“我没有下药。”

风夜玄眸色深沉,寒气在一瞬间加重。

“这事,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所以我一直没有提。十四爷剑上的药,只怕此时早已被人清理干净。”

“不过是你片面之词……”

楚千漓却打断了瑨妃的话,冷冷道:“这件事,日后我总会给王爷看到证据,但如今,王爷是不是应该先处理玉玲珑给十四爷下药之事?”

玉玲珑心头一寒。

这该死的楚千漓,竟比她想象的还要聪明睿智!

明知道目前没有证据,不能给自己脱罪,就想先置她于死地!

真是狠毒!

“夜玄……”玉玲珑还想说什么。

但风夜玄,冷冷的眸,无情得很:“关起来!”

“是,王爷!”冷寂只能一步上前。

这次,不再多言,伸手就要去擒拿玉玲珑。

却不料,冷寂的手还没有碰到玉玲珑,一旁,低哑的声音便已响起:

“不关玉姑娘的事,这件事……是我做的。”

瑨妃!

所有人看着瑨妃,都怀疑自己听错了!

“母妃!”风瑾睿也不敢相信!母妃怎么可能会给他下药?

风夜玄墨色的眸,满是寒霜:“母妃,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是我错了。”

瑨妃抬起眼帘,迎上风夜玄的目光。

她哑声道:“玉清木和五味子的香气不能混在一起,这事,是我向玉姑娘讨教的。”

“玉姑娘方才不说,只是替我保守秘密。还有参茶,也是我借玉姑娘之名,给睿儿喝的。”

“母妃!”风瑾睿不信,他一个字都不会相信!

母妃怎么可能会害她?

风夜玄脸色铁青,这次,明显气得不轻!

“就算玉玲珑对太后有恩,你也不必如此!”

“玄儿,真是我做的,就连小桃身上带着五味子,也是我安排的。这事,你若不信可以问小桃。”

小桃垂下眼帘,眼底情愫万种。

有惊恐,有震撼,有犹豫。

最后,她整个身子耷拉了下去,抽泣道:“是……是瑨妃娘娘命奴婢去做的。”

青冥不悦道:“谋害皇子,是死罪!你可要想清楚!”

“是奴婢……奴婢和瑨妃娘娘一起谋划的,奴婢认罪!”

小桃看了瑨妃一眼,又看一眼玉玲珑,那一眼,哀哀戚戚的。

最后竟低着头,一咬牙,猛地撞向不远处的瑨妃:

“都是你!都是你逼我做的!我杀了你!”

书评(499)

我要评论
  • 邃的眸&,直盯

    楚千漓抬起眼帘,深邃的眸,直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绝色男子:

  • 火把渐&,被侍

    火把渐渐在靠近,其中一把,被侍卫双手递到了风夜玄的面前。

  • 漠:“&?”

    楚千漓一脸淡漠:“若我说,我是被人陷害的,你信吗?”

  • 冥国,&最厌恶

    整个北冥国,谁不知道,玄王不近女色,最厌恶女子的亲近?

  • 夫君,&四位儿

    这男人,竟是她今夜的新婚夫君,北冥国皇上第四位儿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