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不让不不相干的人受造成伤害,楚千漓让幽冥在风夜玄的寝房将玉清木燃出来。但是瑨妃等人绝不不愿意我相信,但,有玄王爷在此,谁也敢多嘴多舌。风夜玄直接带着五味子,走入自己的寝房。其余人,还在大厅里等着。不明白过了多久,幽冥走在前头,风夜玄走在后方,人回虽然瑨妃等人绝不愿意相信,但,有玄王爷在此,谁也不敢多嘴。。...

为了不让不相干的人受到伤害,楚千漓让青冥在风夜玄的寝房将玉清木燃起来。

虽然瑨妃等人绝不愿意相信,但,有玄王爷在此,谁也不敢多嘴。

风夜玄直接带着五味子,走进自己的寝房。

其余人,还在大厅里等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青冥走在前头,风夜玄走在后方,人回来了。

“玄儿……”瑨妃正要过去迎接。

却不料,风夜玄刚跨入大厅,便长袖一甩。

啪的一声,装着玉清木的盒子,被他扔在了地上。

“玄儿!”瑨妃吓了一跳,这……这代表什么?

风夜玄的目光,落在玉玲珑的身上:“请问玉姑娘,有何解释?”

燃起来的玉清木,那香味和五味子的味道撞在一起之后,就连内力深厚如他,也在猛然间感觉到血气一阵翻腾!

这药效,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

“这……”瑨妃看看风夜玄,又看着玉玲珑,心头升起了一阵不安。

难道,这事真的……

玉玲珑直到现在,脸色依旧很平静。

她抬起翦水瞳睫,迎上风夜玄的目光,声音柔柔的,始终没有太大的波澜。

“王爷,这玉清木是太后赐给我,我自己也舍不得用,转赠给楚姑娘的。”

“我不知王爷为何如此激动,我学医多年,也未曾听说,玉清木和五味子在一起,会有何作用。”

“至于,那夜十四爷在小桃身上闻到五味子的味道,这事我还得问问小桃,方能知道原因。”

“但玉清木和五味子,谁又能知道它们的气味混在一起,会有什么效果?”

“至少,我是不清楚,若是楚姑娘清楚……”

“玉姑娘,你是又想将疑点往我身上引过来吗?”

楚千漓打断了她的话,似笑非笑道:

“玉姑娘不愿意承认自己清楚这点,是想说,自己的医术不如我?”

玉玲珑抿着唇,眼底的温婉,却已经没办法呈现了。

她师承无尘子,虽然年纪轻轻,但却是无尘子唯一的入门弟子。

至于无尘子本人,那绝对是传说中的人物。

多少学医之人穷其一生,只想见见无尘子真容,但却始终未能得见。

更别说,要拜他为师!

整个皇城,有谁敢说自己的医术比她玉玲珑厉害?

楚千漓这话,也未免太过于狂妄了!

虽然,屋子里的人都觉得,王妃这话确实有些猖狂。

不过,连王妃都知道这两物不能混在一起。

那,玉玲珑若是不知,岂不是真应了王妃的话,她的医术还比不上王妃?

可,若是玉玲珑知道,那……她方才的话,岂不是谎言?

众人心里,一阵忐忑。

风夜玄的脸色极度不好。

玉玲珑确实对王府有恩,但若是在王府害人,他也决不能姑息!

“王爷,小桃来了!”青冥忽然领着一名婢女进门。

这一屋子的大人物,吓得小桃咚的一声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奴、奴婢参见……”

青冥一脸不耐烦,沉声问道:“前夜你为何带上五味子去见十四爷,说!”

书评(283)

我要评论
  • 她压在&身下。

    等醒过来时,竟发现十四爷风瑾睿唇角溢血,被她压在身下。

  • 量,只&恕你的

    “王爷宽宏大量,只要王妃诚心认错,王爷会宽恕你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