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妃,请用茶。”风夜玄的声音淡淡的,虽然态度,却不容置疑!他和风瑾睿不像,他与瑨妃这个养母,并不更亲近。瑨妃在他的跟前,向来是不敢肆无忌惮的。这是风夜玄昨夜,第二次话语间向着楚千漓。一屋子的人,除了心思纯粹的风瑾睿,其余人虽一个个不动声色风夜玄的声音淡淡的,但是态度,却不容置疑!。...

“母妃,请用茶。”

风夜玄的声音淡淡的,但是态度,却不容置疑!

他和风瑾睿不一样,他与瑨妃这个养母,并不亲近。

瑨妃在他的跟前,一向也是不敢放肆的。

这也是风夜玄今夜,第二次话语间向着楚千漓。

一屋子的人,除了心思单纯的风瑾睿,其余人虽一个个不动声色。

但心里,各自都有了些许想法。

王爷对楚千漓的态度,似乎,和从前有些不一样了。

只有楚千漓自己,没感觉有任何不对。

她又道:“十四爷,那夜,你说你见过小桃,是么?”

“是。”风瑾睿也想知道,那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虽然不是什么心思缜密之人,但却因为这样,更愿意相信自己的感觉。

也不知为何,昨夜与妖女一起吃了所谓的“麻辣火锅”。

看到她坐无坐相,吃无吃相的模样之后,渐渐就有种感觉。

觉得,妖女好像也不是那么……喜欢害人的人。

虽然最后还是不欢而散,但,感觉印在心里,就是抹不掉了。

也许,那夜的真凶,真的不是她。

小桃是玉玲珑身边的人,那夜,瑾睿竟然见过小桃?

所有人的目光,此时又集中在风瑾睿身上。

楚千漓淡淡道:“青冥,大夫到了吗?”

“一直候在外头。”青冥朝外头唤了声:“严大夫,请进。”

只见一名大夫手里捧了只盒子,进门之后,先给玄王和瑨妃以及一行人行礼。

楚千漓最烦这种礼节,但在古代,大概率是避免不了。

等大夫行礼过后,她立即道:“还请让十四爷闻闻,是不是他那夜从小桃身上闻到的味道。”

严大夫看了风夜玄一眼,见王爷没有反对,才走到风瑾睿的跟前,将盒子打开。

不过是寻常的药味,周围的人都能闻到,但,很淡。

风瑾睿眉心锁住,回头看着楚千漓,点了点头:“就是这个味。”

楚千漓的目光落在玉玲珑身上,除了她,大概是没人能看到,玉玲珑眼底一闪而逝的不安。

呵,原来,演技再好,也还是有破绽的。

“玉姑娘,这是什么,你应该很清楚。”

“楚姑娘,”玉玲珑将杯子放下,再抬眼时,眼底已经再无任何情绪。

“不管是五味子还是玉清木,都是良药,你若不懂,可以请教一下严大夫。”

“玉姑娘说的没错,这两样东西,都能安神,老夫行医多年,也未曾听说这两物件能变成所谓的媚药。”

严大夫立即站队,很明显是站在玉玲珑这边。

楚千漓却笑得有些不屑:“那是你医术浅薄,还好意思如此淡定说话?”

“你!”严大夫气得两眼圆瞪。

若不是这么多大人物在场,他此时就已经暴躁如雷了!

青冥对楚千漓的出言不逊,也有几分不悦。

他沉声道:“王妃,严大夫在王府做事多年,是府中除了玉姑娘之外,医术最好的大夫,还请王妃慎言。”

“我说他医术浅薄,他就是浅薄,我何须慎言?”

楚千漓一摆手,冷声道:“这里的人,以王爷功力最为深厚,不如王爷亲自试试。”

她的笑,带着几分挑衅的味道:

“先闻五味子的味道,再闻玉清木之香气,看看王爷是不是能扛得住?”

书评(473)

我要评论
  • 带着人&她以谋

    也是那个时候,瑨妃带着人冲了进来,将她以谋害十四爷的罪名绑了起来。

  • 递到了&风夜玄

    火把渐渐在靠近,其中一把,被侍卫双手递到了风夜玄的面前。

  • “闭嘴&是你设

    “闭嘴!”楚千漓冷冷扫了她一眼:“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说!你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在指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