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卫看了楚千漓几眼,并也没提问她的问题。瑨妃都忍冷冷一笑。适才受的气,这会儿心里一下子就舒服了不少。这妖女,还真当自己是这里的王妃!只可惜,连侍卫都不不愿意听她的。楚千漓抿着唇,冷冷望着侍卫。侍卫给各人施礼后,才朝着青冥道:“大人,东西取来瑨妃忍不住冷冷一笑。。...

侍卫看了楚千漓一眼,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瑨妃忍不住冷冷一笑。

方才受的气,这会儿心里一下子就舒坦了不少。

这妖女,还真当自己是这里的王妃!

可惜,连侍卫都不愿意听她的。

楚千漓抿着唇,冷冷看着侍卫。

侍卫给各人行礼之后,才朝着青冥道:“大人,东西取来了。”

青冥过去接下,将侍卫遣退后,他将东西亲自送到风夜玄的跟前。

一只精致的香炉,以及一盒檀香。

“是玉清木檀香!”瑨妃毕竟是在宫里活了几十年,什么好东西没有见过?

她忙道:“玄儿,这玉清木檀香,十分的名贵,本宫在宫内多年,也只得到过半盒!”

主要是原材料太珍贵,是从遥远的玉清山山顶取回。

玉清山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去的地方,而山顶,更是连一等一的高手都不能轻易上去。

所以这玉清木檀香,极其稀罕!

“你这个妖女,玉姑娘将如此珍贵的东西送给你,你不但没有半分感激,竟然还诬蔑她用心不良!”

瑨妃瞪着楚千漓,气得红了眼:“你真是个没良心的东西!”

楚千漓连看都未曾看她一眼,直勾勾盯着风夜玄。

风夜玄也在打量了玉清木檀香片刻之后,抬眸,淡淡看着她:“东西并没有任何问题。”

这玉清木檀香,质朴素雅,清透淡然,是一等一的珍稀宝物。

他仔细看过,玉清木里里外外,并没有添加任何东西。

但他并不像瑨妃那般急怒,反倒是看着楚千漓,眼中多了一抹意味不明的光泽。

这女人,两天相处下来,与从前给他的印象,完全不一样。

虽然他依旧很厌恶她对自己的设计,但,此时却莫名有种期待感。

情况越是不利于她,他就越想看看,她到底还有什么招。

最好别让他失望!

瑨妃怒了:“连王爷都说了,东西没有问题,你还想污蔑玉姑娘?”

玉玲珑看着楚千漓,眼底无风无浪,不悲不喜,依旧很安静。

楚千漓笑道:“玉姑娘自然知道,问题出在何处。”

玉玲珑淡淡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楚姑娘,有话便直说吧。”

但她眼中,却多了一丝丝的防备。

这点几不可见的防备,楚千漓看得清清楚楚。

她看着风瑾睿:“那日十四爷并没有吃过喝过我与翠儿给的任何东西,是不是?”

“是。”

“可睿儿也说了,进门就问道一股香味,一定是你用了……”

“就是这种香味。”风瑾睿指着风夜玄手里的玉清木。

“那夜我闻到的,该是玉清木檀香的味道。”

虽然如今玉清木还没有被燃起来,香气还很淡,但,这香气他还是能认出来。

“这玉清木的香味,对人体无害,反倒具有安神静气的作用。”楚千漓道。

瑨妃又忍不住了:“所以,玉姑娘送你的好东西,如今却成了你诬蔑她的证据!”

楚千漓实在是有些烦了,摆了摆手:

“王爷,你若想听到真相,那就请让这个恬噪的娘娘,先闭上嘴可以吗?”

书评(392)

我要评论
  • 要王妃&错,王

    “王爷宽宏大量,只要王妃诚心认错,王爷会宽恕你的!”

  • 着求道&故意的

    她低着头,哭着求道:“王爷,王妃不是故意的,王爷你饶了王妃吧!”

  • 等醒过&竟发现

    等醒过来时,竟发现十四爷风瑾睿唇角溢血,被她压在身下。

  • 时糊涂&,用药

    “王爷,王妃只是一时糊涂,用药不当,才会不小心害了十四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