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是楚千漓被吓到了。她没考虑过,如此非常讨厌自己的风夜玄,居然会亲自动手去撕她的衣服。撕拉一声,嫁衣被撕下来一大片。她雪白圆润饱满的肩头,也登时暴露无遗。“松绑!”胸口一凉,楚千漓下意识揪住衣襟,要护住自己的身体。就这么一个简单的保护好自己的动作,便已将她她没想过,如此讨厌自己的风夜玄,竟然会亲手去撕她的衣服。。...

这次,是楚千漓被吓到了。

她没想过,如此讨厌自己的风夜玄,竟然会亲手去撕她的衣服。

撕拉一声,嫁衣被撕下一大片。

她雪白圆润的肩头,也顿时暴露无遗。

“放开!”胸口一凉,楚千漓下意识揪住衣襟,要护住自己的身体。

就这么一个简单保护自己的动作,便已将她不愿意暴露的不安和惊慌,泄露得一清二楚。

“怎么?你还知道害怕?方才的放浪模样呢?为何不继续?”

风夜玄此时早已将她看透。

第一次是自己没经验,被这女人耍得团团转。

什么想要跟他亲近,不过是想将他气走!

她扎根就没想过真的要和他亲热!

这女人,他越来越看不懂!

没嫁过来之前,一直想方设法纠缠他,每次见到他就像个花痴一样。

如今嫁给了他,甚至,已经有了肌肤之亲,她却避他如蛇蝎,还想与他和离?

她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到底是真的已经玩腻了他,还是说,这不过是她另一种欲拒还迎的手段?

风夜玄的手,再次落在她衣襟上。

楚千漓心头一寒。

这嫁衣,已经快要挡不住她的身体了!

“风夜玄,别碰我!那夜给风瑾睿下媚药的凶手,我已经找到了!”

风夜玄指尖一顿,让人冷入骨髓的目光,落在她脸上。

写满了疑问和探索。

“我真的找到凶手了!你将他们叫来,我现在就可以证明给你看!”

只要别跟他孤男寡女的关在一起就好。

她用力挣了挣,还是没能挣脱他的钳制。

但见他眸色沉凝了下,楚千漓忙又道:“我真的找到凶手了,你给我一次证明的机会,可以吗?”

风夜玄盯着她的脸。

外头,瑨妃终于赶回来了。

知道风夜玄和楚千漓两个人在房中独处,瑨妃又急又气。

“玄儿,这女人诡计多端,昨夜才给你下了药,你忘了吗?”

“玄儿,你不能信她,不要被她给迷惑了!”

楚千漓之前是真的很讨厌这把恬噪的声音。

但此时,瑨妃回来,好歹帮了她一把。

她轻轻推了推风夜玄揪住自己衣襟的长指,沉声道:“那夜给风瑾睿下药的人是……”

再看他的眸色,她迟疑了下,似乎在掂量什么。

最终,还是冷声道:“玉玲珑。”

……

“你……你这个妖女,你竟敢污蔑玉姑娘!”

大厅里,换了一身干净衣裳的楚千漓坐在椅子上,正在喝茶。

已经是深夜。

这两日,刀山火海仿佛都被她经历了一遍。

所以,如今面对瑨妃的指责,竟像是习以为常,在她心头再掀不起半点波澜。

玉玲珑也在。

听闻“她是背后的凶手”,所以玉玲珑也要前来,看看自己到底如何变成凶手。

她坐在瑨妃身旁,一直很安静。

就连问话,也是温温婉婉,一贯的柔和:

“楚姑娘,你说我是背后下药的人,请问,有证据吗?”

书评(497)

我要评论
  • 楚千漓&,直盯

    楚千漓抬起眼帘,深邃的眸,直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绝色男子:

  • 也是那&个时候

    也是那个时候,瑨妃带着人冲了进来,将她以谋害十四爷的罪名绑了起来。

  • “王妃&为何要

    “王妃,你……奴婢处处为你着想,你却为何要如此狠心,反倒要诬陷奴婢?”

  • &己双手

    谩骂的声音不绝于耳,她动了动手,才发现,自己双手被绑。

  • 她一眼&么人在

    “闭嘴!”楚千漓冷冷扫了她一眼:“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说!你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在指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