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夜玄的话,让楚千漓心头一震。这黑衣人,竟整个北冥国街知巷闻的人物。第一杀手,剑噬魂!怪严禁功力如此很厉害,几次死穴中了银针,居然还能站出来!两人在上下打量剑噬魂的同时,剑噬魂也在盯着他们。他冷冷一笑道:“堂堂北冥战神玄王爷,万万想不到为了一个女子,孤身这黑衣人,竟是整个北冥国街知巷闻的人物。。...

风夜玄的话,让楚千漓心头一震。

这黑衣人,竟是整个北冥国街知巷闻的人物。

第一杀手,剑无影!

怪不得功力如此厉害,几次死穴中了银针,竟然还能站起来!

两人在打量剑无影的同时,剑无影也在盯着他们。

他冷笑道:“堂堂北冥战神玄王爷,竟会为了一个女子,孤身闯入这片死亡之地。”

“可见,外间传闻玄王不喜欢自己的新婚娘子,都是假的。”

最后,他的目光锁在楚千漓的身上。

眼底寒气,一瞬间加重。

“你真以为,自己娶回来的,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这女人,几次三番差点要了他的命。

她手无缚鸡之力?

简直是笑话!

风夜玄始终面无表情,掌下的内力未曾散去,对剑无影,一直有防备。

剑无影却在深呼吸之后,忽然一跃而起,迅速往身后掠去。

“今日之仇,他日必定报回来,楚千漓,你最好活到我回来的那一日!”

树影沙沙。

风夜玄无心追捕,待他离开之后,立即朝月光来的方向走去。

楚千漓却还在琢磨着剑无影那话。

这意思再明确不过,自己跟他算是结下梁子了。

日后等他伤好,就算没有人花钱买她的命,他也会主动来亲手了结她!

惹下这么大一个麻烦,以后的日子,只怕也是难熬了。

“还不走,还想看到何时?”森寒的声音,忽然响起。

楚千漓心神一收,侧身望去,便看到风夜玄盯着自己,眼底浮着一抹不悦。

她有些愕然。

这眼神,怎么看着像是在吃醋生气一样?

不过,玄王吃她的醋?开什么玩笑?

这男人,凌晨时分还因为她,中了媚药。

此时只怕恨不得撕了她。

竟然还会来救她,真是让人意外。

“谢谢。”不管怎么样,人家确实救了她一命。

说一声谢谢,那是应该。

不料,风夜玄竟冷冷笑道:“你以为本王来这里,真是为了救你?”

楚千漓不说话,难道,不是?

“不过是为了将你逮回去,亲手剥了你的皮!”他加快了步伐。

楚千漓心头一凉。

果然,玄王心里,恨透了她。

跟他回去还不知道需要面临什么惩罚,若是不回去……

嗷呜——

狼嚎的声音,分明就在不远处。

只是因为剑无影和风夜玄都自带一身绝寒萧杀的气息,连野狼都对他们畏惧三分。

竟都没敢随意靠近。

楚千漓立即加快步伐,紧紧跟在风夜玄的身后。

银针被她用的差不多,再来几头野狼,她未必能应付得了。

走在前头的风夜玄声音极其冰冷:“这里除了野狼,还有毒蛇猛兽,再不快点,休怪本王丢下你不管。”

楚千漓几乎是用跑的,紧紧跟随。

没人能看到,前头的风夜玄听到她焦急喘气的声音,那张绷紧了一夜的脸,总算稍微缓和了些。

眼底,竟还有一抹连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细微笑意。

这死女人,总算也有害怕的时候。

还以为,她真的胆大妄为到,天不怕地不怕!

终究是个女人……

回到悬崖之下,楚千漓已经跑得上气不接下来。

风夜玄脚步一顿,她完全刹不住,竟一头撞在他宽厚坚硬的背上。

书评(97)

我要评论
  • 量着原&,脑袋

    楚千漓眯起眼眸,打量着原主的新婚夫婿,脑袋在快速运转。

  • &你着想

    “王妃,你……奴婢处处为你着想,你却为何要如此狠心,反倒要诬陷奴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