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女人!这混蛋的女人!居然再一次让他中招!他活了二十多年,从来没有如此狼狈不堪过。在同一个人的手底下,上了两次的当!抬眸望去,朦朦胧胧月色之下,楚千漓那道修长的身影已走远。黑衣人用力闭了闭上眼,努力调整后自己的气息。心灵之门大穴那枚银针,被他慢慢的逼了出。但他在同一个人的手底下,上了两次的当!。...

这女人!

这该死的女人!

竟然再一次让他中招!

他活了二十多年,从未如此狼狈过。

在同一个人的手底下,上了两次的当!

抬眸望去,朦胧月色之下,楚千漓那道纤细的身影已走远。

黑衣人用力闭了闭眼,努力调整自己的气息。

心门穴道那枚银针,被他慢慢逼了出来。

但他的唇角,也缓缓落下一缕血丝!

强行将银针逼出的后果便是,伤了自己的心脉。

下手如此的快准狠!

换了一个内力浅薄之人,早已死在了她的银针之下!

黑衣人看着楚千漓逃离的方向,眼底,杀气慢慢浮现。

她心计再好,但不会轻功,以为真的能逃掉?

……楚千漓是真的没想到,黑衣人的功力竟然高深莫测到这地步。

她那一针,直取了黑衣人的心门死穴!

却不想,他只是运功片刻,竟然又追上来了!

“楚千漓,我对你几次手下留情,你竟对我下如此重手!我岂能饶你?”

转眼间,黑衣人已来到楚千漓的身后。

他一跃而起,带着死亡气息的一掌,朝着楚千漓的天灵盖落下。

楚千漓随手一扬,数枚银针立即被甩出。

但,黑衣人早有防备,在半空一个旋身,完美避过。

那一掌,掌力瞬间加重。

掌还没有落下,冰冷的掌风便如一张无形的网,将楚千漓紧紧禁锢。

一掌,眼看就要到了。

再没有反抗能力的楚千漓,站得笔直,冷冷看着就要取自己性命的黑衣人。

脸色,未曾有半点变化。

倒是黑衣人自己心里莫名一揪。

这女人,与他见过的所有女子,都不一样。

面对死亡,竟能如此平静!

但他很快就脸色一沉,不仅没有留情,相反,还加重了自己的掌力。

这也许是她准备第三次欺骗自己。

这次,他一定要取她性命,决不能再上当。

掌风如刀,就要落在楚千漓的头顶上了!

可就在黑衣人的掌快要拍到楚千漓那一刻,忽然,一道冗长的掌风送了过去。

黑衣人眸色一沉,只觉得背后森冷如冰。

这一掌,威胁到他的生命了!

无暇理会楚千漓,黑衣人立即反手一掌推出,修长的身影立即往前方掠去。

可背后来人,竟是如此厉害。

那一掌就像是影子一样,紧密跟随着黑衣人。

黑衣人刚落下,掌风已然到来。

他立即提掌相迎,不料,心门竟又中了一针。

一掌一针,逼得黑衣人毫无退路。

噗的一声,黑衣人一口鲜血吐出,被掌风重重甩飞了出去。

好不容易在半空一个转身,才踉跄数步站回到地上。

抬眸望去,便见楚千漓的身旁,一道颀长如月的身影站得笔直。

北冥战神,风夜玄!

他竟然亲自来了!

楚千漓也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男子。

怎么都没想到,昨夜才将自己折腾得半死不活的混蛋,在她最危险的时候,竟然从天而降,救了她!

风夜玄看了她一眼。

那一眼,无风无浪,淡漠如水。

看起来,就像是在看陌生人一样!

“北冥第一杀手,剑无影?”

风夜玄眯起眼眸,盯着捂住心门的黑衣人:“不过是对付区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竟需要阁下你亲自出马?”

书评(356)

我要评论
  • &量着原

    楚千漓眯起眼眸,打量着原主的新婚夫婿,脑袋在快速运转。

  • 楚千漓&前的绝

    楚千漓抬起眼帘,深邃的眸,直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绝色男子:

  • 等醒过&十四爷

    等醒过来时,竟发现十四爷风瑾睿唇角溢血,被她压在身下。

  • 是楚千&的所有

    这绝对是楚千漓见过的所有人当中,气势最强大,最出色的一个!

  • 身上一&自二十

    火把只要往她身上一丢,她这缕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幽魂,大概就可以再次穿越了。

  • :“王&爷坦白

    翠儿立即哭道:“王妃,事到如今,你还是跟王爷坦白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