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西山。天黑了了。楚千漓不明白自己而如今在何处。昨夜乌云闭月,没了月光的照射,这片树林渐渐地变的伸出手看不见五指。方向,更是难辩。突然间,楚千漓脚步一顿,猛然往身后退却。“嗷——”一声狼嚎,声到影到!那道黑影就在她适才所站的地方飞扑了过去的。若也不是她反天黑了。。...

日落西山。

天黑了。

楚千漓不知道自己如今在何处。

今夜乌云闭月,没了月光的照射,这片树林渐渐变得伸手不见五指。

方向,更是难辨。

忽然,楚千漓脚步一顿,猛地往身后退去。

“嗷——”

一声狼嚎,声到影到!

那道黑影就在她方才所站的地方飞扑了过去。

若不是她反应足够灵敏,如今,只怕已经被野狼扑倒。

野狼一招没有得手,立即嗅到楚千漓藏身的地方。

头一转,嗷的一声又扑了过来。

这次楚千漓并没有急着闪躲,而是在野狼快要扑到之际,忽然手一扬。

“嗷……”

野狼哀嚎了声,竟重重摔倒在地上。

简直匪夷所思!

可就在树上那道黑影刚看清楚,野狼的双眼被什么东西扎伤之际,忽然,三道寒风袭来。

黑衣人心头一紧,脚步猛地一收。

嘶的一声,三枚银针从身旁掠过,最后那一枚,竟刺破了他肩头的衣裳。

这女人,早就发现了他的存在,却装着毫无所觉!

黑衣人脸色一沉,再不躲藏,从树上一跃而下。

未料楚千漓未曾有片刻的停顿,手腕又是一转。

明月恰好穿过乌云,朦胧月色之下,只见数道银光闪过。

黑衣人尚未落下,银针已到了他的面门!

他立即提气,在半空一个翻身,稳稳落在地上!

可他怎么都没想到,双脚落地,脚心竟是猛然一阵刺痛!

“你!”

他瞪着从树荫下走出来的楚千漓,气得眼底染上一抹嗜血的猩红。

这女人,他真是小瞧她了!

她竟连他会以何动作落地,甚至连他落地的位置都算得清清楚楚!

这绝非一般人能做到!

楚千漓也小瞧这黑衣人了!

原本以为他踩到银针之后,一定会倒下去。

却不想,他不仅没有倒下,反倒随意一个甩腿的动作,便以内力将她的银针逼了出来。

这黑衣人内功深厚的程度,超出了她的预算!

黑衣人将银针逼出之后,正要朝楚千漓靠近。

不料刚抬眸一看,视线里,哪里还有楚千漓的身影。

这狡猾的坏女人,竟然逃了!

楚千漓确实逃了,在看到他将第一枚银针逼出那一刻,她便转身没入草丛里。

可她很快就发现,那个黑衣人,不疾不徐跟在她的身后。

不管她逃到哪里,他都能跟到哪。

终于,她停了下来,回头望去。

那黑衣人从树后步出,看着她狼狈的模样,眼底的愤怒没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玩味的笑意。

“你到底想怎么样?”楚千漓低沉低喘了一口气,冷声问道。

一直跟随,却没有出手,他来这里找她,难道不是为了杀她?

“有人花了一千两黄金,要买你的命。”

黑衣人的声音经过了刻意的伪装,沙哑低沉,完全听不出来原本的样子。

楚千漓眸色沉下:“为什么还不动手?”

黑衣人盯着她的脸。

夜色中,她看不清楚他蒙面的五官。

他却可以将她脸上所有的细节,看得一清二楚。

他哑声道:“可我发现,你比那一千两黄金,更加有意思。”

书评(368)

我要评论
  • 量着原&婚夫婿

    楚千漓眯起眼眸,打量着原主的新婚夫婿,脑袋在快速运转。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