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千漓也没被被淹死,她在掉下湖中那一刻了醒了。而已身体还很疲倦,她并也没第一时间爬出,不是在湖底休养生息。在21世纪,狼域的特训中,闭气是其中一项。他们这些能失败训练出的人,都也可以在水里起码闭气五13分钟。楚千漓又是狼域翘楚,她本人的记只是身体还很疲惫,她并没有第一时间爬起来,而是在湖底休养生息。。...

楚千漓没有被淹死,她在掉落湖中那一刻已经醒了。

只是身体还很疲惫,她并没有第一时间爬起来,而是在湖底休养生息。

在二十一世纪,狼域的特训中,憋气就是其中一项。

他们这些能成功训练出来的人,都可以在水里至少憋气五分钟。

楚千漓又是狼域翘楚,她本人的记录,最高可龟息二十分钟。

那两名侍卫看着湖面没有任何动静,都以为楚千漓已经死了。

事实上,她只是在休息而已。

此时的楚千漓,坐在树荫之下,正在喘气。

刚刚,解决了两头野狼。

她身上那件大红嫁衣,如今早已残破不堪。

一夜之间,她所经历的事情,比寻常人一辈子都要多。

从被人陷害,差点被烧死,被关押,又被下毒,甚至被那男人毁了清白。

最后,还被丢在了这个随时会没命的地方。

她的命若是不够硬,还能活到现在?

楚千漓闭了闭眼,深呼吸。

手里那把用最后一点钱买来的刀子,刀尖还滴着血。

而嗜血的杀气,似乎,还在从四面八方慢慢靠近。

她抬头看了天际一眼,黄昏很快就会到来,之后便是最危险的深夜。

此时借着日光,尚能保命。

等日落西山之后,今夜,要如何熬过去?

又深吸一口气后,楚千漓撑着疲惫的身躯,慢慢站了起来。

这个狩猎场,她必须要逃出去。

否则,只怕活不过今夜。

但,这里杂草丛生,树影苍茫,哪里才是出口?

楚千漓抬起手,抹了一把额角的细汗。

继续背对着夕阳的方向,往东方迈步。

大红嫁衣在地上拖行,拖出了一幅凄厉,却又绝美的风景。

就在她走出没多远的时候,树上一抹黑影,如风掠过。

眼底那抹似笑非笑,依旧带着嗜血暴戾的气息……

……

风夜玄并没有让玉玲珑给自己把脉。

事实上,他凌晨时分所中的媚药,早已经彻底解去。

此时,三盏茶的时间已过,瑨妃却似乎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风夜玄好看的剑眉,不禁微微蹙起。

“母妃,你离宫多久了?”

言下之意,瑨妃是该要回宫了。

瑨妃闻言,又是一阵委屈。

虽说自己不是他的生母,这孩子从小都与自己并不那么亲近。

但,养母也是母,好歹他喊自己一声母妃。

怎么这才刚成亲,就要将母妃赶回宫里了?

“明日新王妃要陪你进宫,给你父皇请安,本宫就留到明日,与你们一起回宫好了。”

不过,提起王妃,瑨妃脸色还是不由自主微微变了变。

明日,那贱人哪有机会入宫面圣?

今夜,只怕就能收到她死在狩猎场的消息了。

想到这,瑨妃立即看着玉玲珑,换了个话题:

“听闻太后娘娘打算去万岁山祈福,玉姑娘,以你所见,以她现在的身体状态,适合出门吗?”

果然,提起太后,风夜玄眉宇间总算是多了几分温和。

“玉姑娘,太后这几日身子如何?”他问。

接触到他的目光,玉玲珑心头一阵荡漾,立即垂眸错开。

她就是没有勇气与他直视,玄王的眼眸,真的太勾魂。

一不小心,魂魄就会被他勾了去。

在他的注视之下,玉玲珑脸颊微红,声音又轻又柔:

“太后身子安康,出门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本王还是不放心,玉姑娘,若你近日无事,还请陪太后走一趟。”

“什么?”玉玲珑一阵愕然。

楚千漓刚嫁入玄王府,这个时候,玉玲珑只想日日留在王府,时刻提防。

怎么能在此时出远门?

瑨妃也没想到,风夜玄竟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她立即要阻止:“玄儿,玉姑娘最近为了太后的病,劳心劳力,只怕身子已经要吃不消了。”

“这段时间,不如……”

“四皇兄!”瑨妃的话还没说完,风瑾睿修长的身影,便从厅外闯了进来。

“四皇兄,你为何将妖女送去狩猎场?她纵然有错,也罪不至死啊!”

书评(100)

我要评论
  • &的所有

    这绝对是楚千漓见过的所有人当中,气势最强大,最出色的一个!

  • &他一身

    最重要的是,他一身矜贵却又冰冷的气息,仿佛与生俱来。

  • 眸,打&在快速

    楚千漓眯起眼眸,打量着原主的新婚夫婿,脑袋在快速运转。

  • 个时候&害十四

    也是那个时候,瑨妃带着人冲了进来,将她以谋害十四爷的罪名绑了起来。

  • 害十四&!”

    人群中,有人忍不住怒道:“王妃不守妇道,残害十四爷,王爷……烧死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