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夜玄的确而已睡了一觉。很长很长的一觉。虽是满腔怒火,但,严禁不否认,从那女人的身上,身体可以得到了非常大的能满足。多少年了,自成年后,从来也没如此完全放松过。这一觉,也没人明白,他睡得有多很舒服。而已醒过来后,的确有些愤怒懊悔。区区一个弱女子,居然将他设计很长很长的一觉。。...

风夜玄确实只是睡了一觉。

很长很长的一觉。

虽是满腔怒火,但,不得不承认,从那女人的身上,身体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多少年了,自成年之后,从未如此放松过。

这一觉,没有人知道,他睡得有多舒服。

只是醒来后,确实有些愤怒懊恼。

区区一个弱女子,竟然将他设计了!

这事,是钉在他人生路上的耻辱!

青冥立即倾身道:“回禀王爷,王妃被关在了暗房里。”

“将她带来,本王要亲自扒了她的皮!”风夜玄蹙眉。

死女人敢设计他,这笔账,必须跟她算清楚。

青冥应了一声“是”,立即就要去提人。

瑨妃忙上前一步,急道:“玄儿,你刚醒来,不如先让玉姑娘把脉看看,惩治什么的,不急啊!”

她让人将楚千漓带走的事情,暂时还没其他人知道。

这事,怎么也得拖到入夜了再说。

等入夜之后,狩猎场的猛兽就会出来觅食。

到时候,那女人绝对是没有活路了。

“青冥,还不快请玉姑娘进去?”

青冥有些为难,王爷的命令,他还要执行呢。

瑨妃见此,立即又看着风夜玄道:

“玄儿,那女人给你下药陷害,你醒来就要寻她,这是要告诉大家,你……你对她念念不忘吗?”

风夜玄脸色未变,眸色却在一瞬间沉了下来。

对那女人念念不忘?开什么玩笑!

瑨妃多少是有些了解他的,忙又道:“她如此不要脸,刚给睿儿下药,如今又要来……”

“瑾睿的事,未必是她所为。”

风夜玄虽然厌恶楚千漓对自己下药的手段。

但,一码归一码。

风瑾睿被下药这事,如今还待寻找真相。

倒是瑨妃……

风夜玄看着她,眸色染上一抹冷萧。

“母妃,昨夜有黑衣人潜入牢房,意图对楚千漓不轨,母妃可知道此时?”

闻言,瑨妃在微愣之后,顿时涨红了脸。

“玄儿,你的意思……你……你怀疑……”

一阵惊愕之后,瑨妃气得指尖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玄儿,你怀疑是你母妃做的?你……你要气死你母妃吗?”

风夜玄面不改色,淡淡道:“只是随口一问,也罢,母妃,请去大厅用茶。”

他转身先行。

青冥还想问,是不是还要带王妃过来问罪。

不过,王妃昨夜做出如此无耻的事情,如今真要过来,只怕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今晨是青冥亲自将楚千漓送去暗房关押的。

楚千漓那时候气若浮丝,只怕也是被王爷折腾得够呛。

那就……让她多休息半日,再让王爷惩治吧。

否则,已经是如此孱弱的身躯,再惩治一番,那小命怕是难保了。

她再怎么坏,也是皇上赐婚的玄王妃。

若是死在王府,总会给王爷添些麻烦。

因而,青冥也没有再提玄王妃的事情。

瑨妃自然更不想提,只恨不得楚千漓那贱人被野兽给吞了。

虽然心里还是有些委屈,却也只能和玉玲珑一起,跟在风夜玄的身后,往大厅走去。

五洲苑的大厅,一众人慢慢品茶,安安静静。

没人知道,遥远的狩猎场里,楚千漓此时,正面临着生死危机。

书评(235)

我要评论
  • 上,根&四爷下

    可实际上,根本就是在告诉所有人,她确实给十四爷下了药!

  • 一切都&说!你

    “闭嘴!”楚千漓冷冷扫了她一眼:“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说!你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在指示?”

  • &帘,深

    楚千漓抬起眼帘,深邃的眸,直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绝色男子:

  • “王爷&诚心认

    “王爷宽宏大量,只要王妃诚心认错,王爷会宽恕你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