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千漓被丢进放大机的时候,浑身有心无力。整个人就像是被车轮子碾过像,身子彻底散了架。就连抬手指头的力气都没了。两条腿之间,疼得如同被划破了通常。这模样,旁人只须随意看几眼,就能猜到昨晚在王爷的寝房里,战况有多异常激烈!五洲苑出什么事,瑨妃就像是猎犬整个人就像是被车轮子碾过一样,身子彻底散了架。。...

楚千漓被丢进暗房的时候,浑身无力。

整个人就像是被车轮子碾过一样,身子彻底散了架。

就连抬起手指头的力气都没了。

两条腿之间,疼得犹如被撕裂了一般。

这模样,旁人只消随意看一眼,就能猜到昨夜在王爷的寝房里,战况有多激烈!

五洲苑出了事,瑨妃就像是猎犬一样,第一时间嗅出不对劲,赶了过来。

从青冥口中得知事情大概,瑨妃又立即风风火火,赶到了关押楚千漓的暗房外。

自己将自己穴道封死,强行压下药力的楚千漓,被风夜玄无情折腾了大半夜之后,此时,早已陷入半昏迷的状态。

若是有人能看她一眼,一定能看出来,她脸色赤红,很明显不对劲。

浑身发烫,她,在发烧。

迷迷糊糊间,似乎听到了瑨妃骂骂咧咧的声音:

“这该死的贱人,害了我睿儿,如今又来害玄儿!”

“她怎么就耐不住寂寞,一次又一次,用如此肮脏的手段?”

“这般毒妇,岂能让她留在我王府,玷污我王府的声誉?”

“把她丢到狩猎场,快!”

守门的人顿时吓软了两腿:“娘娘,狩猎场里有……有……人若是被丢进去,怕是不可能活着出来了。”

“她对王爷做出这种事情,等王爷醒来,还能放过她吗?”

瑨妃气得一直在跺脚。

儿子被玷污了,当娘的,心痛得无与伦比!

“横竖是要处置这贱人的,与其让玄儿顶着虐妻的罪名,不如让本宫这个当母妃的,将骂名抗下!”

“你们,快将人丢进狩猎场,有什么事,本宫一力承担!”

于是楚千漓在昏迷中,被人抬了起来,丢进了马车。

车子一路颠簸,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终于停了下来。

两个侍卫在对话:“要不,就从这里丢下去吧。”

“反正是不可能活着出来的,摔死和被咬死并没有什么区别。”

“好,那就从这里,扔下去……”

楚千漓眼皮沉重,完全无法睁开眼。

很快,她就感觉到身子一轻,被人抬了起来。

之后,一阵失重感席卷全身。

砰的一声巨响,纤细脆弱的身躯砸入湖中,溅起了一圈圈浪花。

但很快,浪花消失。

湖面上,彻底恢复了平静。

上头两名侍卫看着无人从湖中浮起来,终于安心走了。

玄王妃,这次,死定了吧?

……

风夜玄待在房中,一待便是半日。

青冥守在门外,谁也不许靠近。

瑨妃已经在院中等了一个多时辰,等得心急如焚。

最后不得已,连玉玲珑都被请来了。

“王爷,可否让我进去,给你请个平安脉?”

玉玲珑今日精神有些憔悴,脸色也十分不好看。

但对着风夜玄,人始终是柔情似水的。

“是啊,玄儿,你能不能出来,让玉姑娘给你把个脉看看?”

瑨妃真的很担心。

房中依旧一点动静都没有,有青冥守着,她们又无法靠近。

瑨妃只能对着房门唤道:“玄儿,你出来,让玉姑娘……”

就在此时,青冥忽然回头,将房门打开。

风夜玄从里头,迈步出来。

“何事吵闹?”风夜玄眉目清冷,和平时没有半点区别。

众人心头一紧,有些反应不过来。

以为他是因为生气伤心,才会将自己锁起来。

却不想,他好像只是安安稳稳睡了一觉?

中了王妃的计,被迫与王妃……王爷如今出来,却怎么像是个没事人一样?

玉玲珑强忍着满心委屈和不甘,慢步上前。

“王爷,听闻你昨夜被……下了药,不如,让玲珑来给你把脉看看吧?”

不料风夜玄只是看着青冥,脸色森寒:“那女人呢?”

书评(105)

我要评论
  • 不守妇&爷……

    人群中,有人忍不住怒道:“王妃不守妇道,残害十四爷,王爷……烧死她!”

  • “王爷&恕你的

    “王爷宽宏大量,只要王妃诚心认错,王爷会宽恕你的!”

  • 你着想&倒要诬

    “王妃,你……奴婢处处为你着想,你却为何要如此狠心,反倒要诬陷奴婢?”

  • 又冰冷&来。

    最重要的是,他一身矜贵却又冰冷的气息,仿佛与生俱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