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锅里的菜肴又香又辣的,风瑾睿这时正吃得满头大汗。楚千漓的问题,他想都不想,立刻提问:“没见过小桃。”小桃!是玉如玉身边其中一位婢女。楚千漓心头微紧,指尖慢慢的在缩紧:“她找你做什么?”“你想冤玉姑娘?”风瑾睿脸色一沉,愠怒道:“玉姑娘常年楚千漓的问题,他想都不想,立即回答:“见过小桃。”。...

火锅里的菜肴又香又辣的,风瑾睿此时正吃得满头大汗。

楚千漓的问题,他想都不想,立即回答:“见过小桃。”

小桃!就是玉玲珑身边其中一位婢女。

楚千漓心头微紧,指尖慢慢在收紧:“她找你做什么?”

“你想冤枉玉姑娘?”风瑾睿脸色一沉,不悦道:“玉姑娘长年医治太后,于我王府有恩!”

“你胆敢冤枉她,我皇兄定不会放过你!”

不过,吃人家的嘴软!

虽然风瑾睿现在依旧很厌恶楚千漓,但至少,没有再恶言相向。

他只是冷声道:“小桃只是经过,不过是给我请了安,连碰都未曾碰过我!”

就更别说,有机会给他下药什么的。

妖女想冤枉好人,想得美!

楚千漓凝眸沉思:“你说,你进门之后,闻到一阵香气?”

如今想来,昨夜她的寝房里,确实有一种清香。

不过,那香气是檀香造成,有安神的作用,并不会对人体造成任何伤害。

再细细想来,那玉清木的檀香,还真是玉玲珑送的新婚贺礼。

老名贵了!

楚千漓心里猛然一惊,抬头看着风瑾睿:“那小桃可有让你闻任何香气?”

“妖女!你还想污蔑玉姑娘!”

风瑾睿猛地站了起来,瞪着她:“妖女!你……”

“我只是随口问问,你如此气怒做什么?”

不过,楚千漓此时也明白了。

那位玉姑娘,在王府众人心里,地位还真是非常高。

玉清木确实是没有任何不良作用的,可也不知道为何,风瑾睿说昨夜见过小桃。

她此时心里,对玉玲珑就是特别怀疑。

她相信自己的第六感。

明眼人都知道,玉玲珑喜欢风夜玄。

那么玉玲珑要在玄王新婚夜害她这个新娘子,便也就有足够的理由了。

那,问题出在哪里?

“嘶。”手臂上的伤口,怎么忽然火辣辣的?疼死她了!

楚千漓下意识捂住伤口的位置。

风瑾睿见此,对她的厌恶才稍微减轻了些:“抱歉,方才,是我太鲁莽。”

他现在也开始怀疑,今夜这一切,也许真的有人在设计陷害。

他和楚千漓,或许都是受害者。

只是方才一想到楚千漓趴在自己身上的模样,他就恼羞成怒到恨不得撕了她。

“没事,区区小伤。”就是刺破了皮肉,出了点血罢了。

本来就没什么,只是不知为何,伤口越发难受。

不,不仅仅是伤口难受,就连身体也好像莫名难受了起来。

楚千漓抬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子。

忽然间,喉咙一阵干涸,身体也越发滚烫。

她好想……好想摸摸他……

“妖女,你做什么?”风瑾睿一个不留神,她的手竟然爬到了他的手臂上。

甚至,还在他手臂上摸了一把。

“你!”他将她的手一把推开,怒得几乎又要拔剑:“你敢!”

“你的剑……”楚千漓巴掌大的小脸,慢慢染上一片滚烫的红。

她呼吸急促,浑身都在发烫。

但,表情却是极度森寒的。

他的剑,有毒!

该死!她竟然被算计了!

若是在饭菜中下毒,对她来说,绝对不容易中招。

她天生对毒物敏感。

可那人,竟在风瑾睿的剑上下毒。

这完全就是防不胜防!

这药药效太过于霸道,楚千漓刚穿越过来,对原主的身体还不是特别熟悉。

要抵挡如此猛烈的药性,几乎是不可能。

想要在系统买点什么药冲缓一下,但,该死的,钱不够!

“唔……”她好难受!

人忍不住扶着桌子站了起来,手朝风瑾睿伸了过去。

风瑾睿一阵厌恶,猛然后退了两步:“妖女,你敢再碰我,我杀了你!”

书评(326)

我要评论
  • 是楚千&,最出

    这绝对是楚千漓见过的所有人当中,气势最强大,最出色的一个!

  • &声音不

    谩骂的声音不绝于耳,她动了动手,才发现,自己双手被绑。

  • 即哭道&是跟王

    翠儿立即哭道:“王妃,事到如今,你还是跟王爷坦白吧!”

  • 带着人&害十四

    也是那个时候,瑨妃带着人冲了进来,将她以谋害十四爷的罪名绑了起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