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瑾睿愣在原地。杀她,那是不可能会的。适才而已一时之间理智。而如今看见她被自己的长剑所伤,风瑾睿心里已有近了悔意。要是她啊被设计陷害呢?“昨夜这一切,明显是一个局,背后的人想干掉我,你但是是被他看中的棋子罢了。”“背后的人为何要干掉你?”他不懂。她杀她,那是不可能的。。...

风瑾睿愣在原地。

杀她,那是不可能的。

方才只是一时冲动。

如今看到她被自己的长剑所伤,风瑾睿心里已有了悔意。

万一她真是被陷害呢?

“今夜这一切,明显就是一个局,背后的人想要对付我,你不过是被他相中的棋子罢了。”

“背后的人为何要对付你?”他不懂。

她一个刚嫁过来的新娘子,在这里谁都不认识,有谁会想到要害她?

“你问我,我能问谁?”

不过,见他对着自己已没了杀心,楚千漓便也放心了。

伤口还真的疼,似乎,还有些热热的。

但对药物一向敏感的她,并没有将此放在心上。

依旧在桌旁坐下,看了下自己账上仅存的几十块,楚千漓十分无奈。

“你皇兄杀了翠儿,如今你便是这件事上最关键的证人,你最好给我回去好好养着,我还指着你还我清白。”

当然,让他主动还她清白,那是不可能的。

“至于今夜这一剑,是你欠我的,等真相大白之后,我定会索回来。”

她拿起筷子,继续吃。

脑袋瓜里徘徊着许多事情,这背后的人,不仅对王府了若指掌,还对她有极大的恨意。

可她今夜才刚嫁进来,和王府中人应该没有太多的接触才是。

是谁如此恨她,恨得非要将她置于死地,甚至不惜拉上十四爷当牺牲品?

难道……

风瑾睿依旧在瞪着她。

手里的剑,却渐渐放了下去。

杀意全无之后,鼻尖很快就渗入了一缕香气。

他的肚子,忽然传来咕噜噜一阵巨响。

楚千漓皱眉,抬眼看他。

风瑾睿脸一红,十分的尴尬也狼狈。

从昨夜到现在,凌晨时分了,一直病倒在床上,至今颗粒未进。

但妖女桌上的菜肴,闻起来又呛又香,有一种致命的诱惑……

“这是什么?”他瞪着桌上的碳炉,以及锅中彷如大杂烩的乱炖菜肴。

“麻辣火锅。”楚千漓随意丢出一句,“要尝尝吗?”

“谁要尝你的东西!”就算是被陷害的,她也曾趴在他的身上。

在他眼里,便是让人厌恶的妖女。

风瑾睿原本想走,可再看一眼那所谓的麻辣火锅,两条腿就有些走不动了。

肚皮,更是响如雷鸣。

“没用晚膳吧?”楚千漓还有很多问题,想要询问这家伙。

所以,她拿出另一副碗筷,放在桌上,瞅着他:“尝尝?”

“不……”

“是怕我下了毒?”她冷笑,夹了一块羊肉放进口中。

话虽然含糊不清,却还是让人听得清清楚楚:“没想到堂堂十四爷,竟然胆小到这地步!”

“谁说我不敢?”风瑾睿果然就是头脑简单的人。

被楚千漓言语一激,立即就上当了。

他赌气地坐下来,拿起筷子,竟然真的夹了一片羊肉,一口吞下。

“唔……”

“烫!”这蠢货!“慢点吃,还有很多,没人跟你抢!”

风瑾睿脸又红了,可吃下这片刷羊肉之后,竟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香!

真香啊!

这麻辣火锅,究竟是王府哪个厨子做的?

为何之前,从未吃过如此香的菜肴?

他又夹了一片,渐渐,吃得起劲。

楚千漓一直在关注他,等他全情投入到美食中的时候,她忽然问道:“昨夜见我和小翠之前,可有见过玉姑娘,或是……她的人?”

书评(96)

我要评论
  • 来,将&起来。

    也是那个时候,瑨妃带着人冲了进来,将她以谋害十四爷的罪名绑了起来。

  • 量着原&婚夫婿

    楚千漓眯起眼眸,打量着原主的新婚夫婿,脑袋在快速运转。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