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起这地步,风夜玄若反正不明白了,那就太牵强附会。他此时是明白了了。但,那张万变冰封千里的脸上,依旧是也没任何表情。“本王已定亲。”这话,轻描淡写的,但意思,不容置疑。玉如玉心头一震,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儿没停住。这但是他第一次,亲口否认否认自己已定亲的事实他此时是明白了。。...

话说到这地步,风夜玄若再说不明白,那就太牵强。

他此时是明白了。

但,那张万变冰封的脸上,依旧是没有任何表情。

“本王已成亲。”

这话,轻描淡写的,但意思,不容置疑。

玉玲珑心头一震,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站住。

这还是他第一次,亲口承认自己已成亲的事实。

只为了拒绝她。

玉玲珑心里好难受,她低声道:“其实楚姑娘那夜的桃花局,以王爷的能力,你是绝对可以躲过的。”

他这样的人,怎么会轻易被人设计?

风夜玄不说话。

玉玲珑哀声道:“王爷明知道中计,却没有抽身离开,让流言蜚语一下子缠上了自己,都是……都是为了她。”

玉玲珑的声音,很轻很轻。

但她知道,自己每个字,风夜玄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桃花局已设,楚姑娘的名声是毁定了,若是王爷离开,楚姑娘就会一个人承受所有的骂名。”

“王爷宁愿留下来,让自己中了她的圈套,不过是……是为了报恩罢了。”

“你到底知道什么?”风夜玄眯起眼眸,眼底眸色风云难测。

玉玲珑知道他不高兴,可她还是鼓起勇气,抬头看着他。

玉玲珑小声道:“是因为楚姑娘的娘龙浅月,当年曾救过王爷。”

“既然你知道,就该清楚,本王就算再不喜她,也不会弃她而去。”

风夜玄转身,背对着她,背影极其冰冷。

“玉姑娘,这些年来你一直尽心尽力治疗太后,本王十分感激,但本王对你,仅此而已。”

“玉姑娘今夜的话,本王只当未曾听过,日后,玉姑娘自会遇到怜惜自己的人,告辞。”

他举步就要走。

玉玲珑追了上去,急道:“如果她不是龙浅月的女儿,王爷还会如此护着她吗?”

这问题,风夜玄并没有回答。

在他这里,从来就没有“如果”这种事。

玉玲珑停了下来,看着没入夜色中的那道修长背影。

眼底的哀戚温婉,慢慢染上一层厚厚的寒冰。

就仗着自己娘亲当年的恩情,楚千漓才能嫁给风夜玄。

这女人,太卑鄙了!

她不会让楚千漓继续祸害风夜玄的!

她一定要救玄王爷脱离苦海!

……

风夜玄从无暇阁的门口离开没多久,就停了下来。

这里离无暇阁有些距离,一条林荫小道上。

他淡淡道:“还不下来,是要本王上去,亲自将你拎下?”

树上的女子怨念了句,轻轻一晃,轻飘飘落在他的面前。

“本王的王妃几时学会了轻功?”风夜玄眯起眼眸。

他这个王妃,到底还藏了多少秘密?

“我会的事情还多着呢,跟王爷你有什么关系?”

楚千漓笑嘻嘻的,对他眼底的怒意完全不当一回事。

“倒是王爷你,美人主动投怀送抱,竟然毫不动心?王爷是不是不行啊?”

风夜玄脸色一沉。

这女人,今夜不仅行为举止不一样,对他的态度不一样。

就连说话,都变得如此大胆放肆!

简直跟换了个人一样!

他冷冷一哼:“本王行不行,王妃是不是想亲自试试?”

书评(348)

我要评论
  • :“这&是你设

    “闭嘴!”楚千漓冷冷扫了她一眼:“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说!你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在指示?”

  • 他的绝&视,不

    姑娘们虽然对他的绝世容颜深深觊觎,却也只能悄悄窥视,不敢正眼多看。

  • ,仿佛&来。

    最重要的是,他一身矜贵却又冰冷的气息,仿佛与生俱来。

  • 上,根&了药!

    可实际上,根本就是在告诉所有人,她确实给十四爷下了药!

  • 一脸淡&你信吗

    楚千漓一脸淡漠:“若我说,我是被人陷害的,你信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