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夜玄向来也不是个不喜欢作出解释的人。他一摆摆手,青冥立刻后转身出了门。没多久,青冥就急急忙忙回去:“王爷,柴房果真有两具尸体。”“一人被截断脖子血脉而死,一人丧命毒发,两具尸体身上都有剧毒。”楚千漓冷声道:“少在我面前惺惺作态,王府是你的,也不是你的人,他一摆手,青冥立即转身出了门。。...

风夜玄一向不是个喜欢解释的人。

他一摆手,青冥立即转身出了门。

没多久,青冥就急匆匆回来:“王爷,柴房果然有两具尸体。”

“一人被切断脖子血脉而死,一人死于毒发,两具尸体身上都有剧毒。”

楚千漓冷声道:“少在我面前惺惺作态,王府是你的,不是你的人,还能是谁派来的?”

风夜玄眸色一沉,不悦道:“本王说不是,就不是!”

“不是你还能是谁?分明就是你!”楚千漓一口咬定。

风夜玄怒了:“你敢质疑本王?”

“我为什么不敢?”

“你……”风夜玄气结。

从来没有人,敢如此质疑她!

这女人,绝对是第一个!

楚千漓此时却一点都不生气,反倒看着他,笑得冷冷的。

“怎么?王爷终于也尝到被人冤枉的滋味了?”

风夜玄薄唇轻抿,没说话。

原来这女人方才一口咬定是他派去的人,只是想让他尝尝被冤枉是什么味道?

“你早就知道,人不是本王派去的?”

楚千漓甩开他的大掌,转身坐在椅子上,翘起长腿。

“若是你派来的,何必如此鬼鬼祟祟?”

这王府,里里外外全是他的人。

他想要杀她,轻易而举的事情,更没有必要下毒杀人灭口。

虽然在楚千漓的眼中,风夜玄算不上什么好人。

但,万民敬仰的战神玄王,没有在她面前撒谎的必要。

“更何况,他们还想先羞辱我,再将我杀死,你的人怎么敢?”

她再不堪也是他的王妃,羞辱她就等同于羞辱玄王。

“他们想要羞辱你?”风夜玄虽然面不改色,掌心却暗中攥紧。

青冥立即感受到他的怒火。

那些人,真是吃了豹子胆!胆大包天!

在玄王府,也敢对王爷的女人下手!

就算王爷一向不喜欢王妃,却也容不得任何男子如此羞辱自己的妻子!

“王爷请放心,属下一定会彻查这事!”青冥倾了倾身,立即出了门。

办事去了。

风夜玄不说话,目光落在楚千漓身上。

这女人,从今夜开始,为何与过去变得如此不一样?

以前在他的面前,总是含羞嗒嗒,将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现。

行为举止,矫揉造作,让人厌恶!

可眼前的她……将他推开之后,往椅子上一坐,腿还翘了起来。

坐无坐相,举止轻浮,分明不见有半点紧张。

她甚至都不像过去一样,见到他就巴巴地讨好他!

可也不知怎的,反倒是这样的楚千漓,让他看着稍微顺眼了些。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没见过美女啊?”楚千漓斜靠在椅背上。

看他的目光,虽然不至于不屑,却也没什么情感。

“既然王爷尝过被冤枉的滋味,是不是也能感同身受一下?”

“我没有给十四爷下药!你命人打死了翠儿,断了我的线索,王爷的行为,难道不比我方才的蛮不讲理更加恶劣?”

这话,风夜玄没有反驳。

“你坚持自己是清白的?”末了,他问。

楚千漓瞅了他一眼,忍不住冷哼:“废话!”

风夜玄的脸色,瞬间变得不太好看:“你最好注意自己的态度!”

这女人,短短一夜之间,竟三番四次让他动怒!

换了旁人,早就被他捏死了!

楚千漓瞪了他一眼,丝毫不气弱:

“王爷被冤枉的时候,态度比我要差千万倍!我难道就不能有点脾气了?”

风夜玄一愣,竟被怼得对不上半句话。

不过,这女人,果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这换了以前,她怎么敢?

眼前的楚千漓,真是楚千漓吗?

莫不是假的?

书评(358)

我要评论
  • 道,玄&女子的

    整个北冥国,谁不知道,玄王不近女色,最厌恶女子的亲近?

  • &倒要诬

    “王妃,你……奴婢处处为你着想,你却为何要如此狠心,反倒要诬陷奴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