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寒爵全然不顾众人吃惊目光,朝叶凝婠走过去的。伸出手准确核对地,将叶凝婠从一群女人中间拉出,一把拽入自己怀中。“啊啊啊啊啊,他真的挑了一个。”“为什么也不是我?战先生,我比她更好看。”“你别忘了我上次说的,苟富贵,勿相忘于江湖。”女孩冲叶凝婠喊。但是,叶伸手准确无误地,将叶凝婠从一群女人中间拉出来,一把拽入自己怀中。。...

战寒爵不顾众人惊讶目光,朝叶凝婠走过去。

伸手准确无误地,将叶凝婠从一群女人中间拉出来,一把拽入自己怀中。

“啊啊啊啊啊,他真的挑了一个。”

“为什么不是我?战先生,我比她更漂亮。”

“你别忘了我刚才说的,苟富贵,勿相忘。”女孩冲叶凝婠喊。

不过,叶

书评(314)

我要评论
  • 纱的女&绾?”

    林太太看到站在客厅中央,面戴面纱的女孩惊讶问:“这是凝绾?”

  • ,您有&!”说

    “伯母,您有所不知,三妹本应昨天晚上到家,可是一直到今天早晨才进家门。是因为……”叶二小姐叶萱站出来,一副难言至极的模样,“还是让司机说吧!”说着便悄悄给站在叶凝婠身边的司机使了个眼色。

  • ?”林&解问。

    “明天才是婚礼,为什么今天请我们过来?”林太太不解问。

  • ?母亲&宇阳涨

    “什么?母亲,我要退婚!”林大少爷林宇阳涨红了脸又气又怒,“我绝不会娶这样的女人!”

  • 坐在车&柳眉轻

    坐在车上的叶凝绾晃了晃,秀丽的柳眉轻蹙,声音清雅空灵,缓缓询问:“出什么事了?”

  • 林太太&,我们

    司机立刻高声道:“林太太,昨天晚上我跟三小姐的车坏了,在野外度过一夜。孤男寡女,我们一时没忍住……做了不该做的事,我愿意对三小姐负责。”

  • “听说&罪不起

    “怕是不妥!”林太太拦下儿子,“听说叶二小姐已经许给战家了,我们林家可得罪不起战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