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的寒风,了降临到在吕梁山中。李双喜跺了跺有些发痛的脚,把帽子上的雪震落。昨天又来了他站岗放哨,身上的装备自然而然是全营最好是的,棉衣棉裤外面还罩了一件羊皮袍子,脚上的牛皮靴内侧有棉衬,戴着一顶狗皮帽子,连手上都有皮手套。闯营现在的毕竟做将近全营都这么李双喜跺了跺有些发麻的脚,把帽子上的雪打落。今天轮到他放哨,身上的装备自然是全营最好的,棉衣棉裤外面还罩了一件羊皮袍子,脚上的牛皮靴内侧有棉衬,戴着一顶狗皮帽子,连手上都有皮手套。闯营现在当然做不到全营都这么穿,只有外出的人才能穿得这么整齐,在屋里烤火的时候,李自成本人也是直接在麻衣外面罩一件老羊皮袄,怎么看都是陕北老农,一点将军样也没有。需要站立不动的哨兵的装束已经是最厚实的了,但李双喜还是觉得有点冷。。...

凛冬的寒风,已经降临在吕梁山中。

李双喜跺了跺有些发麻的脚,把帽子上的雪打落。今天轮到他放哨,身上的装备自然是全营最好的,棉衣棉裤外面还罩了一件羊皮袍子,脚上的牛皮靴内侧有棉衬,戴着一顶狗皮帽子,连手上都有皮手套。闯营现在当然做不到全营都这么穿,只有外出的人才能穿得这么整齐,在屋里烤火的时候,李自成本人也是直接在麻衣外面罩一件老羊皮袄,怎么看都是陕北老农,一点将军样也没有。需要站立不动的哨兵的装束已经是最厚实的了,但李双喜还是觉得有点冷。

城东沟的冰面上,十几个孩子正在玩耍。刘文秀自己做了一辆冰车,用两根带钉子的木棍支撑在冰上滑行。在玩具极度匮乏的闯营,这辆冰车自然就成了宝贝,争执了一番之后,孙可望给大家排了顺序,轮流上车。艾能奇一直抱怨自己排得太靠后,最后孙可望不耐烦了,把他打了一顿。孩儿队里打架是常事,艾能奇也不在乎,挨完打接着抱怨。

李双喜的年纪虽然比他们大一点,其实也还是个孩子,但他现在是李自成卫队的成员了,不可能再和孩儿队的人一起玩耍。何况现在还有放哨的任务,哨兵擅离职守可是要杀头的罪过。

刘文秀在教李来亨怎样滑冰,李定国则数落着艾能奇。李定国更能理解孙可望的做法,他们四个是老营总管的儿子,孙可望又是孩儿队的管队,而其他人有的只是普通士兵的孩子,有的是还没有养父的孤儿,要显得他们之间是平等的,实际上就得不平等才行,他们时时都得让着其他孩子。

王瑾不喜欢人打小报告,也没那么多时间给小孩评理,孩儿队内有什么矛盾,基本上都是由孙可望做最终评判。孙可望可以打人,但是挨了打王瑾也不管。这些矛盾差不多有一半和艾能奇有关系,所以孙可望的习惯就是不管什么事都先骂艾能奇。艾能奇倒也皮实,每次都是“我错了,下回还敢”。

孙可望他们有四个兄弟,还有不少关系很铁的朋友,论打架当然没人打得过他们,但是这个孩子头显然不能只靠打架来当。孙可望处事很公平,自己功课好,也能照顾别人。小孩子之间本就不易结仇,就算是挨了他打的人,事后还能拿他当朋友。十二岁的人放在二十一世纪还是小学生,可在十七世纪已经是半个大人了,尤其是孙可望这样饱历忧患的,其成熟并不亚于一般的成年人。

李双喜一面不时看一眼这些孩子,防止出现有人掉冰窟窿里之类的意外,一面注意着可能有敌人出现的路口。就在这时,两个牵着马的人出现在了路口。

李双喜认得他们,是己方的侦察兵,其中一人喊道:“快去禀报,有大队人马靠近,不是官兵。”

李双喜吹了声口哨,李定国和另外两个孩子立刻跑过来,听了侦察兵的话后便飞奔向李自成的住处报告。已经很疲劳的侦察兵缓步进村,稍后再报告具体情况。很快,闯营的士兵便做好了战斗准备。

大约一个半时辰之后,一支队伍渐渐出现在了闯军的视线中,他们的状况非常不妙。不打旗帜,几乎没有马匹,士兵们大多穿着单衣,甚至赤足。有很多伤员,却没有多少担架,只能两个搀扶一个艰难地行走。至于那些根本走不动的重伤员,显然大部分都早就被抛弃了。

他们毫不在意两侧制高点上用弓箭和火铳对准他们的闯军,径直走到了列阵拦截他们的闯军面前。有一个大将模样的人骑着一匹瘦马走了出来:“李自成,有同乡来投奔你了!”

从米脂来的老兄弟有很多认出了此人,随后认出了后面队伍中的很多人。“他是革里眼贺一龙!”

当初大家都是老百姓的时候,李自成、贺一龙两伙人经常械斗,闹得很不愉快。但贺一龙造反之后,作为里长的李自成一直暗中包庇他的家人。贺一龙现在这个样子,明显是被人打到穷途末路,李自成一摆手,示意部下们收起武器:“难得老朋友来做客,快请进村休息。”

贺一龙对李自成没做任何提防,带着王得仁、赵应元、王进才等十几个首领到李自成的“待客厅”来吃饭休息,连武器都不带。至于剩下的一千来个部下,都由田见秀去安排。反正以双方现在的实力对比,不管他做不做防备,李自成想灭了他们都轻而易举,还不如大大方方地作为客人进来。

革营的兵马经过了长途跋涉,已经变得人不人鬼不鬼,闯军急忙给他们腾出了一批房屋。很多革营士卒都是凭一口气强撑到曹家岭,终于有了遮风避雨的屋顶,有了火堆和稀粥,不少人直接瘫在地上爬不起来了。闯营的医生全体出动,治疗伤病员。

李自成的“待客厅”其实是一间废弃已久的龙王庙,不久前才勉强修补到不漏风漏雨的程度,平时闯军将领们就在这里议事。贺一龙等人坐在火堆边,每人灌下一碗米汤,这才说起他们遇到了什么事。

他们遭遇的对手是宣大总督张宗衡。山西的部队也并不都是废物,张宗衡虽然无力歼灭大股的农民军,但一直在集中精锐力量对一些规模较小的农民军进行打击。这一次袭击贺一龙的是张宗衡麾下最能打的两个参将——猛如虎和虎大威。他们都是蒙古人,自塞外来归,起初落籍在宁夏和榆林,后来长期在山西任职。

贺一龙在岢岚和保德的交界遭到了这二人的伏击,损失惨重,辎重丧尽,好不容易才逃到石楼山中(兴县的石楼山,与之前李自成迎战曹文诏的石楼县石楼山不是同一个地方)。革营困居山中,没有粮食,没有冬衣,伤员得不到治疗,不断有人死去。以他们现在的状态,别说县城,连有土围子的村寨都打不下来,无奈之下,贺一龙只好带着队伍南下寻找李自成。若是再过几天还找不到曹家岭,革营就有可能全军覆没。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152)

我要评论
  • 了两个&把王瑾

    万幸,有一个拾粪的农民发现了他,跑回家叫来了两个帮手。更幸运的是,这三位并没有像这年头很多人会做的那样,直接把王瑾大卸八块吃掉,而是把他抬回家,灌了一碗稀得能当镜子用的稀粥。

  • 们来京&京城之

    于是甘肃兵鼓噪哗变,想跑回家乡,走到兰州时,甘肃巡抚梅之焕镇压了兵变,继续逼他们来京城勤王。没想到来了京城之后,崇祯因为甘肃兵迟到勃然大怒,罢免了梅之焕,于是甘肃兵也都跑了。

  • 山海关&后参加

    王瑾在乱军之中逃得性命,跟随撤退的败兵一路来到了山海关,继续在明军中混饭吃,在袁崇焕麾下先后参加过天启六年的宁远之战、天启七年的宁锦之战,也算是有点资格的老兵了。

  • 丁,双&人。

    但大户也没那么容易吃,这年头兵荒马乱,有钱有势的人家都养着家丁,双方火拼了一场,各死了几个人。

  • &勤王,

    可没过多久,崇祯二年,金军入关劫掠,威胁京师,山西巡抚耿如杞率领张鸿功等人进京勤王,王瑾也在其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