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敏漕毕竟是悬首西市了,刘宗敏又口气杀了三十多个宗室成员,至于其他人,有爵位的,刘宗敏最终决定抄没他们的家产,但切记他们的性命。至于他们后怎么生活,就也不是刘宗敏要管的了。而那些宗室庶人,除了被当做地痞流氓杀了的那几个之外,统统各回各家,他们无意之中,王瑾的到来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有的本来会活的人死了,有的本来会死的人活着,既有无辜或者罪不当死的人被拯救,也有更无辜的人成了牺牲品。。...

朱敏漕当然是悬首东市了,刘宗敏又一口气杀了三十多个宗室成员,至于其他人,有爵位的,刘宗敏决定抄没他们的家产,但不要他们的性命。至于他们之后怎么生活,就不是刘宗敏要管的了。而那些宗室庶人,除了被当成地痞流氓杀掉的那几个之外,全都各回各家,他们也是一群穷光蛋,杀着没劲。

无意之中,王瑾的到来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有的本来会活的人死了,有的本来会死的人活着,既有无辜或者罪不当死的人被拯救,也有更无辜的人成了牺牲品。

孙大胜和梁半杰逃回了杨家底村,把县城被破的事情告知了杨夏水杨老爷。杨老爷不仅一点没怪罪孙大胜,反而欣慰他把团丁的骨干带出不少。他立刻部署杨家底村的防务。

村子早就修建了寨墙,防御十分周密,乡勇有六七百人,其中半数都是杨家的族人,还有很多半土匪一样的人物,战斗力很强。杨老爷认为,贼寇此时忙着在县城大抢大略,未必会到乡下来,但还是要做好准备,只要显得杨家底是块硬骨头,贼人很可能知难而退。

杨老爷没想到,当天下午闯军和交山军就到了。在交山军制定的该杀的名单中,杨夏水排在第一个。负责攻打杨家底的是黑九霄,他带来一个中队的闯军、五百多名交山军,还有六七百临时动员来的老百姓。杨家底的部署很有章法,而且庄内大部分人都姓杨,比较团结,强攻必有重大伤亡。

可不强攻又不行,闯军和交山军可没时间慢慢围困。黑九霄试着攻庄三次,死伤了一百多人。天已经黑了,黑九霄只能放弃攻击,同时派人向刘宗敏报告。

刘宗敏一共派出五队人马出去攻打乡绅坞堡,得手了三路,有两路未成。第二条一早,刘宗敏和雷猛各带一个中队前去增援,其余三个中队也各自派出去攻打坞堡,把城内的防务都交给了交山军。

任亮、王堇英、郭彦等人对刘宗敏的坦诚很是感动,今天城内的主要工作就是把战利品送到山里去,刘宗敏竟然完全不管,直接带着后勤人员以外的所有兵力出去打仗了。这摆明了就是说战利品的分配随交山军的便,多了少了他都不争竞。交山众寨主商议,虽然闯军来的人少,却是攻城破寨的主力,得分他们一半才算公平。

刘宗敏来到了杨家底村,昨天攻庄不利,不少人已经发挥猪八戒精神,开始打退堂鼓了。刘宗敏听完了所有人的意见,只说了一句:“你们大闹交城,等官军回来,岂有不报复之理,我们闯军可以一走了之,你们本地人走得了吗?到时候,最卖力替官军带路去各村抄家杀人的是谁?”

众人当即统一意见,一定要弄死杨夏水,他全家男丁都得弄死。

只可惜杨夏水不太同意这个意见,而且竟然还敢还手。又断断续续打了一天,刘宗敏接连尝试了几个可能是薄弱点的地方,但是都没能成功,又死伤了一百多人。刘宗敏也有点佩服这个孙大胜了,这家伙还真是个人物。只可惜据当地百姓反映,此人平素作恶多端,无论是做土匪期间,还是给杨夏水做打手期间,都欠有血债,破庄之后非杀不可。

马重僖的工兵队(又是王瑾起的名字)当然能迅速在寨墙上打开缺口,但一来他们没来,二来闯军也没阔气到对一个乡下土财主的庄园都用火药去炸。

刘宗敏最终还是选择了最简单的土办法,用门板掩护,向城头放铳放箭进行压制射击,用手推车把一车一车的土推来填平壕沟,随即直接用梯子爬墙。

闯军没有专业的云梯,仅靠老百姓家里的梯子两个接在一起就当云梯用,危险性可想而知。闯军架设梯子时会钉上木桩固定,但是梯子依然有被推倒的危险,爬城者更要面对墙头发射的弓箭、铳子、石块乃至开水、热油。

和当初攻打洛川县杨高村时一样,不可能每个敌人的据点都有防御漏洞,很多时候都不得不死拼硬打。杨夏水为祸一方多年,与他有仇的人很多,故而交山军的士气很高。几次攻击不利,连刘宗敏带来支援的那个中队的管队都战死了。刘宗敏、黑九霄、王堇英等人亲自带队进攻,又连斩了几个临阵后退之人,终于不顾伤亡地冲上了墙头。

乡勇们在城头依旧抵抗不止,他们中有很多是杨姓的族人,或者是追随杨夏水横行乡里多年的恶棍,破庄之后绝无好下场。刘宗敏也登上了城头,因为乡勇们都不披甲,所以在刘宗敏的面前根本没什么抵抗能力。他武艺高强,膂力惊人,和他交手的人基本上都是迅速被砍翻,后续的人源源不断地爬上来,很快就夺取了一段寨墙。

这一次闯军遇到的抵抗比阳高村的姜家坚决得多,即便是攻到了庄内的街上,依然不断发生战斗。孙大胜坚持奋战到底,最终被乱枪刺死。杨夏水自知终不能免,服毒自杀,没想到因为身体素质太好或者毒药质量太差就是不死,最后还是上了吊。

就连庄内少数非杨姓的村民都拿起武器参与到了报复当中,交山军和百姓的报复对象包括全庄姓杨的人,妇女儿童被杀者也不在少数。刘宗敏并未阻止,为了攻下杨家底,闯军损失了近百人,交山军和本地农民也死了三百多,闯军现在也十分愤怒,没有参与屠庄就是训练有素了。刘宗敏更不可能为了保护敌人眷属的安全去对交山军行军法,他们是闯军的盟友而不是部下。

直到杨氏只剩下一百多被控制起来的老幼妇孺,刘宗敏才出面劝阻。王堇英也觉得杀得够了,剩下这些手无寸铁的人,杀了也算不得好汉。杨家底已经满村都是死尸,杨氏族人被杀逾千,还有很多地方起火。

刘宗敏又开始组织人灭火。王堇英说:“刘兄,我知道闯军不杀妇孺,我们这么做,你未必看得惯。只是我们周围各村被杨家欺压了几十年,若是不许他们杀人放火,我这个寨主也没法做了。我父是个秀才,我小时候也读过几年书,杨夏水因我父去县衙告他霸占本村田产,指使手下恶奴半夜纵火,烧死了我父母。当时我在外婆家中,得免一死,外婆无人赡养,很快病故,我成了乞儿,吃了四年百家饭,十二岁时上山落草。杨家欠下的血债,我说得出来的就有十几条。我个人可以只诛元凶与走狗,不报复杨家的眷属,但这些兄弟个个愤怒,我不能为了救仇人去砍他们的脑袋,还请刘兄见谅。”

其实李自成、刘宗敏等人原本也不以杀戮敌人家属为非,这世上的规矩向来如此,无论官府问罪还是民间寻仇都没有豁免家属一说。皇帝动辄诛人三族,百姓有样学样又有何奇怪。只是由于王瑾成天叨叨叨叨叨叨,而且把“无罪不杀”一条写进了闯军的军纪,他们觉得这不是什么值得争论的问题,也就照此执行了。

而且这么做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闯军士兵在种种纪律的限制之下,不会像交山军这样满庄抢劫纵火。如果在这个时候双方突然反目火并,严阵以待的闯军可以打垮数量是自己十倍的,忙着复仇杀人的交山军。

所以刘宗敏也只是叹了口气:“收殓尸体吧,找几个和尚来,给两边的死者都超度超度,人死业消,此事也不必再提了。”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125)

我要评论
  • 到良乡&食,于

    山西兵第一天驻扎在通州,第二天驻扎在昌平,第三天又被调到良乡,可是按照规定,军队到达驻地的第二天才由驻地负责供给粮食,于是山西兵接连三天没有领到口粮。

  • 阳已不&一贯麾

    破城的混乱中,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父母都不见踪影,再回沈阳已不可能,他跟随着难民队伍一路向西,来到了辽西,投到西平堡副将罗一贯麾下做了一名小卒。

  • 兵变过&死。

    王瑾在返回山西的路上与同袍走散了,但是他遇到了同样从京城溃逃回乡的甘肃勤王兵,甘肃兵在来京的路上就已经兵变过一次了,原因是没领到安家银子,而且将领们每天逼他们抬着铳炮赶路,竟至有人活活累死。

  • 陷了沈&些书。

    不知不觉,离开家乡已经十年了,十年前,也是这样的三月时节,努尔哈赤率领的金军攻陷了沈阳。那时的王瑾十六岁,是沈阳城中一个裱画匠的儿子,因此也识字,读过些书。

  • 来到了&宁远之

    王瑾在乱军之中逃得性命,跟随撤退的败兵一路来到了山海关,继续在明军中混饭吃,在袁崇焕麾下先后参加过天启六年的宁远之战、天启七年的宁锦之战,也算是有点资格的老兵了。

  • 城勤王&然大怒

    于是甘肃兵鼓噪哗变,想跑回家乡,走到兰州时,甘肃巡抚梅之焕镇压了兵变,继续逼他们来京城勤王。没想到来了京城之后,崇祯因为甘肃兵迟到勃然大怒,罢免了梅之焕,于是甘肃兵也都跑了。

  • &人。

    但大户也没那么容易吃,这年头兵荒马乱,有钱有势的人家都养着家丁,双方火拼了一场,各死了几个人。

  • 。发现&李自成

    王瑾醒过来了,也知道了救自己的人是谁。发现他的那个人名叫李自敬,他叫来的两个帮手一个是他已故大哥的儿子李过,另一个是他的二哥,李自成。王瑾很走运,在遍地是鬼的人间地狱碰上了三个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