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兵一座县城对于闯军来说了也不是什么难事,唯一的问题是,要再次穿越的这片一百四十里的山区即使在三百年的都是交通条件恶略的地方。闯营不可能会全体再次出动,李自成准备只派遣两个大队。但王之臣获知闯军一个大队的人数后,有点儿尬尴地说,只派一个队就好了,他们那闯军老营的非作战人员已经有两千之多,主要是妇孺、工匠和伤残人员。不算跟着王瑾走的高杰队,剩下的九个队平均每队一千三百多人。最终决定派出的是刘宗敏队,现在刘宗敏是闯营中仅次于李自成的人物,由他去能显得足够重视,他这队的老兵比例也是最高的。。...

攻打一座县城对于闯军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难事,最大的问题是,要穿越的这片一百四十里的山区就算在三百年后都是交通条件恶劣的地方。闯营不可能全体出动,李自成打算只派出两个大队。但王之臣得知闯军一个大队的人数后,有点尴尬地说,只派一个队就好了,他们那里没有这么多营房,也没有足够的食物接待闯军。

闯军老营的非作战人员已经有两千之多,主要是妇孺、工匠和伤残人员。不算跟着王瑾走的高杰队,剩下的九个队平均每队一千三百多人。最终决定派出的是刘宗敏队,现在刘宗敏是闯营中仅次于李自成的人物,由他去能显得足够重视,他这队的老兵比例也是最高的。

闯营此时的行军方式相当凑合,他们手上帐篷的数量极少,宿营只能占用民宅和寺庙,如果找不到,除了睡草草搭就的窝棚外就只能露宿。野外生火做饭不便,也没法制作能长时间保存的干粮,所以闯营在驻扎时只要粮食充裕,尚能一天吃两顿饭,行军时就只能一日一餐,而且吃得极其简陋。

正因为如此,他们基本上不具备冬季作战的条件。如果在冬天找不到一个宿营地越冬,甚至被官军追击,就会大量减员。严寒与饥饿,是远比官军更可怕的敌人。

曹家岭是很安全的越冬营地,但安全就意味着人烟稀少,天上自然也不会掉下粮食来,必须储备足够的粮食,才能平安过冬。可要想抢到足够的粮食,就必须攻击重要目标,也就是有背景的士绅,那样的话就会招来官军的注意,原本安全的地方也变得不安全了。

官军中的佼佼者卢象升、洪承畴、孙传庭等人都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们往往会在冬季加紧围剿。官军的物资虽然也不充裕,但毕竟背后有国家的财政在支撑,还是有能力在冬季出动一部分精干兵力攻击各家反王,使其不能安然越冬。

原时空的李自成,除了崇祯四年时还不出名,没被官军盯上外,基本上每年都会吃这个亏。

崇祯五年冬,在辽州被尤世禄部围攻,损失惨重。

崇祯六年冬,和高迎祥、张献忠等人一起被明朝的八路大军堵在豫北。

崇祯七年冬,在河南被左良玉堵截,只得转移回陕西。

崇祯八年冬,在明军的合围之下试图转移山西,但是在韩城被左懋第阻击。

崇祯九年冬,被洪承畴逼入千陇山中。

崇祯十年冬,在四川被洪承畴追击,最后只能过草地爬雪山返回陕西。

连续六年冬天,闯营都在粮食、被服、燃料极度匮乏的情况下一边战斗一边度过。因此产生了大量的非战斗减员,战斗力也大幅下降,进而导致军事上的失败。所以,李自成在这些年中虽然屡屡击败官军,可他的成果始终不能持久。

崇祯十一年、十二年的冬天倒是没碰上什么麻烦,因为当时李自成已经被打得只剩下一千来人了。直到崇祯十三年的冬天,闯军在豫西卢氏山、熊耳山、伏牛山一带过冬,有大批饥民加入,攻破了一连串的城池村寨。而当时杨嗣昌指挥的官军主力正陪着张献忠和罗汝才在四川玩赛跑,闯营安全过冬,这才有了之后的纵横中原。

今年是闯营起兵以来的第一个冬天,与历史上的情况大不相同。现在的李自成已经有了不小的名气,很容易被官军盯上。不过目前洪承畴还管不着山西,本地的官军也威胁不到闯营,所以这一点还不用担心。但人数增加带来的粮食压力还是让他们的这个冬天比历史上更艰难,因此此次交城之战缴获的物资直接关系着闯营中的很多人能不能活过这个冬天。

因为是走山路,所以刘宗敏并没有把行军速度提得太快,花了三天时间赶到了赫赫岩。王之臣在闯军做出兵准备的时候就已经提前派人来报讯,交山军的众寨主已经做好了接待准备。这种小山寨的招待当然不能和张存孟、王嘉胤、王自用他们的宴席相比,何况这不是招待几个头领,而是招待一千多人。

每人一个掺着野菜乃至树皮的杂和面大窝头,这是交山军唯一能大量供应的食物,除此之外,只有在山里打到的几只野味。任亮、王堇英、郭彦等寨主感到很是抱歉,现在秋粮收割才刚刚开始,山寨中已经几乎没有存粮了,否则也不会这么急于要打县城。

刘宗敏当然能理解,要不是因为饿,谁闲着没事造反。当天晚上,他立刻带着几个管队和众寨主一起研究攻击交城县的办法。

按理说,交山军打县城应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城内居民有很多是他们的内应,打开城门容易得很。就像当初李自成造反时,米脂县的防御对他来说就和开玩笑一样。

但是,当初的李自成有谷可成和张能的两支队伍作为骨干,他们的兄弟里有不少官军逃兵。李自成做驿卒多年,经常去军队送公文,军事知识丰富,王瑾更是有十年从军经验。因此,米脂的队伍一开始就组织得很好。

而交山军全都是纯正的农民,造反全靠自学成才。刘宗敏与他们做了简单的交流之后,发现他们虽然有很多奇思妙想的土办法,打游击很有一套,可是连一些基本的军事常识都不知道。也难怪他们有本乡本土的优势,却要找一支大队伍帮忙才能打县城。

通过交山众头领的介绍,刘宗敏了解到,县太爷就是个废物,真正厉害的角色是朱敏漕。

崇祯对于自家族人夺权是有充分的警惕的,严禁藩王卫队超编,像交城王府这种已经没有王爵的更是不能有一兵一卒。后来唐王朱聿键这个书呆子就是因为没想明白这一点,所以才吃了牢狱之灾,险些送命。

朱敏漕就机灵得多,他自己不蓄任何私兵,但是却暗中控制着不少土豪。这些人编练的团练乡勇遍布县内的各个要冲,充当交城王府的打手,在这种乱世也可以起到抵御各路反王的作用。

当然,他们的作用仅限于面对交山军这样的票友。对于真正会打仗的队伍来说,这帮家伙并没有比土匪强多少。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427)

我要评论
  • 噪哗变&巡抚梅

    于是甘肃兵鼓噪哗变,想跑回家乡,走到兰州时,甘肃巡抚梅之焕镇压了兵变,继续逼他们来京城勤王。没想到来了京城之后,崇祯因为甘肃兵迟到勃然大怒,罢免了梅之焕,于是甘肃兵也都跑了。

  • ,当头&有抄起

    “孟康左手抓住鞭子:‘横竖官府是不让我们活,要死也死个痛快!’右手抄起一把利斧,当头一击,把个提调官的天灵盖劈了个粉碎。众船匠见杀了提调官,发一声喊,有跑了的,也有抄起锤子、锯子打杀众差役的……”

  • 威胁京&耿如杞

    可没过多久,崇祯二年,金军入关劫掠,威胁京师,山西巡抚耿如杞率领张鸿功等人进京勤王,王瑾也在其列。

  • ,他也&阳已不

    破城的混乱中,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父母都不见踪影,再回沈阳已不可能,他跟随着难民队伍一路向西,来到了辽西,投到西平堡副将罗一贯麾下做了一名小卒。

  • 的那样&把他抬

    万幸,有一个拾粪的农民发现了他,跑回家叫来了两个帮手。更幸运的是,这三位并没有像这年头很多人会做的那样,直接把王瑾大卸八块吃掉,而是把他抬回家,灌了一碗稀得能当镜子用的稀粥。

  • &李自成

    王瑾醒过来了,也知道了救自己的人是谁。发现他的那个人名叫李自敬,他叫来的两个帮手一个是他已故大哥的儿子李过,另一个是他的二哥,李自成。王瑾很走运,在遍地是鬼的人间地狱碰上了三个人。

  • 按照规&食,于

    山西兵第一天驻扎在通州,第二天驻扎在昌平,第三天又被调到良乡,可是按照规定,军队到达驻地的第二天才由驻地负责供给粮食,于是山西兵接连三天没有领到口粮。

  • 来却关&仕途和

    而此时的大明官府在干什么呢?他们不仅没有赈灾,反而变本加厉地催科赋税。毕竟刁民饿死几个无所谓,税能不能收得上来却关系到大老爷的仕途和腰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