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九月末十二月底前后,除了跟随援辽晋军赶回山西的路应标、贺兰两队之外,集中的各队陆陆续续都要齐了。有的队与土匪或乡勇冲突,伤亡了不少人,有的则因为收容所了流民反倒不断增多了。王瑾点计全军,共约五千人,其中妇孺五百不足。在锦州可以接收的两批难民了搅散在锦州接收的两批难民已经打散分到各队了,他们得知自己加入的居然是流寇之后,当然非常震惊,但是愿意离开的却不多。他们的家乡大部分都在辽东,当然不可能回去。头发还没长出来,口音也有明显的辽东特征,离开了队伍不仅没法生活,而且很可能走不了多远就被乡勇抓住交给官府。。...

到了十月末十一月初前后,除了跟着援辽晋军返回山西的路应标、贺兰两队之外,分散的各队陆续都会齐了。有的队与土匪或乡勇冲突,死伤了不少人,有的则因为收容了流民反而增多了。王瑾点计全军,共有约三千人,其中妇孺三百有余。

在锦州接收的两批难民已经打散分到各队了,他们得知自己加入的居然是流寇之后,当然非常震惊,但是愿意离开的却不多。他们的家乡大部分都在辽东,当然不可能回去。头发还没长出来,口音也有明显的辽东特征,离开了队伍不仅没法生活,而且很可能走不了多远就被乡勇抓住交给官府。

因此,当王瑾对他们公开身份的时候,只有少数在己巳之变中被掳走的直隶人选择离队回乡。至于那些辽人,故乡已经是地狱了,作为无家可归的流亡之人,当流民和当流寇也没多大分别。在这里至少有饭同吃,有病给药,头目惩罚人也不会往死里打,起码能作为一个人活着。

至于那些蒙古人,当然更不考虑离开,在这里离故乡千里的地方脱队,那不是找死吗。

王瑾确实考虑过等孔有德到来,自己突然杀出将他歼灭。但是首先,他需要在这一带傻等近两个月。其次,孔有德并不一定会像历史上一样经过吴桥,或许选其他道路,或许干脆直接走海路。最后,就算成功伏击到了孔有德,自己这三千乌合之众打八百东江老兵,而且还都是骑兵,谁赢谁输还不一定呢。

如果仅仅打跑孔有德就好,那王瑾很还是有信心的,毕竟孔有德不太可能和他这支来路不明的兵马拼命。可要说歼灭,那纯属做梦。

王瑾选的这块藏身之处位于直鲁两省交界,东边是山东海丰县的骝山和马谷山,看过《碧血剑》的人应该对这里很熟悉。这里安全倒是安全,官府对这块海边荒地毫不关心,就算藏几万人,也很可能被官军当成小股土匪,根本不理会。但是这样偏僻的地方显然是找不到多少食物的,王瑾可没有朱允炆的宝藏能拿来买粮食。

于是,王瑾决定照旧干老本行,继续吃大户。

其实他们想打下几座县城都很容易,这一带虽然流民不少,也有很多土匪山贼,但并不像山西、陕西那样有大量官军逃兵加入其中,所以军事素养极低,基本上都是瞎打一通。因此,县城和各处土围子中的官绅也习惯了只要一关城门贼人就无计可施,粗疏大意得很。不注意排查奸细,也不像晋陕一带的地主那样会准备土炮和火铳。

攻打县城毕竟动静太大,王瑾带着队伍主要还是在乡下转悠。而且除非是征粮季或者像绥德那样涉及大宗粮食转运,县城中的粮食储量通常都是不及乡下的。

“王瑾”这个名字多少也有点名气了,所以他们使用高杰的“翻山鹞”和辛思忠的“虎焰斑”两个绰号来活动,接连在海丰县境内攻下了好几处乡绅据守的土围坞堡。

本地的乡绅和百姓都从来没见过攻击这样迅捷的匪徒。他们往往是在凌晨发动攻击,事先混入寨中的内应便打开寨门,仓促迎战的乡勇们的抵抗被迅速压制,紧接着全寨就丢了,跑都来不及跑。

幸好这也是他们见过的纪律最严格的匪徒,只抄大户的家,斩杀几个声名狼藉的土豪,随后便撤退了。就连抵抗过他们的乡勇,只要没在战斗中被打死,投降就能活命。除了抓走铁匠、木匠、大夫、兽医之外,也不逼人入伙,倒是零星有人自愿投奔。

原本闯营在山西混得风生水起,高杰、辛思忠等人颇觉自己已经很了不起了,就连李自成、刘宗敏、田见秀、李文江这些首脑都有类似的想法。之前他们虽然和马科交过手,但马科为了保存实力故意放水,没有展现出真实水平。

但石楼山一战后,他们认识到,官军不是只有那些垃圾,也有曹镇这样的惯战劲旅。尤其是在大凌河战场上看到祖大寿、黄得功他们也被金军打得如此之惨,闯营诸将极受震动,重新认识到,他们只是一支新生的幼年军队,被官军从陕西赶到山西也不仅是因为张存孟叛变,而是真的打不过。

王瑾一直说,闯军要十年磨砺才能与金军一战,他们总以为是戏言,现在看来,就算是十年之后,也不见得有把握能打赢金军。之前王瑾有很多严苛的训练项目,在平时的战斗中根本用不上,现在他们也终于明白这些都是为谁准备的了。

就连最疏懒的高杰,也不敢再在训练时马虎大意了。只有认识到自己的弱小,才能走向强大。王瑾对这支部队现在的状况很满意,最近几次的战斗中,可以看出他们越来越默契而有秩序了。

海丰县隶属于济南府,是山东巡抚余大成的辖区,但是“翻山鹞”和“虎焰斑”掠庄杀绅的消息并没有引来官兵。经过天启年间的白莲教徐鸿儒之变,山东元气大伤。此时鲁南地区又爆发了大饥荒,余大成对于自己的辖区东北角出现的小股流寇根本顾不上。这年头哪里没有土匪流贼抢劫几个土财主,只要没人破城杀官,或者干掉某个有背景的致仕大官,官军是绝不会出动的。

近两个月的时间里,王瑾在山东的东北一角横行霸道,连本地有名的土匪都被他敲掉了两股。倒不是因为土匪得罪了他,而是因为土匪打起来比较困难,更能锻炼部队。当然,王瑾也惦记匪巢中的粮食和财宝。

不过结果很让人失望,土匪虽然守家在地,却也没有多少积蓄意识,抢多少花多少。再加上他们水平有限,打不破大户们的坞堡,所得的财物粮食自然也没有多少,匪巢中甚至有不少抢来的桌椅板凳、锅碗瓢盆。

转眼已是闰十一月的月底,因为收编小匪、招募流民,王瑾部已经有了四千来人。吴桥兵变的时间越来越近了,但王瑾还没拿定主意该怎么办。无论怎么做,似乎都是纯粹的冒险而毫无好处。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463)

我要评论
  • 性命,&有点资

    王瑾在乱军之中逃得性命,跟随撤退的败兵一路来到了山海关,继续在明军中混饭吃,在袁崇焕麾下先后参加过天启六年的宁远之战、天启七年的宁锦之战,也算是有点资格的老兵了。

  • 见杀了&锤子、

    “孟康左手抓住鞭子:‘横竖官府是不让我们活,要死也死个痛快!’右手抄起一把利斧,当头一击,把个提调官的天灵盖劈了个粉碎。众船匠见杀了提调官,发一声喊,有跑了的,也有抄起锤子、锯子打杀众差役的……”

  • 贯战死&土,尸

    然而还不到一年时间,金军再次大举杀来,罗一贯战死。不久之后,广宁沦陷,金军连下四十余城,辽西大地遍野焦土,尸骸山积。

  • 不知道&了辽西

    破城的混乱中,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父母都不见踪影,再回沈阳已不可能,他跟随着难民队伍一路向西,来到了辽西,投到西平堡副将罗一贯麾下做了一名小卒。

  • ,也是&的儿子

    不知不觉,离开家乡已经十年了,十年前,也是这样的三月时节,努尔哈赤率领的金军攻陷了沈阳。那时的王瑾十六岁,是沈阳城中一个裱画匠的儿子,因此也识字,读过些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