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瑾居然是流寇?孙承宗作梦也没想起最终答案会是这个。此事被拆穿居然是由于王瑾直接对易浩然开诚布公地说出了真相,这就更让孙承宗无法选择接受。一个官军的战斗英雄,却因为官府两天不给饭吃而变为了流寇。做了流寇,还依旧比绝大部分官军更英雄,假冒官军千里一个官军的战斗英雄,却因为官府三天不给饭吃而变成了流寇。做了流寇,还依然比绝大部分官军更英雄,冒充官军千里援辽的这份胆识更是惊世骇俗。孙承宗不会昧着良心因为一个人的身份而否定他的能力和贡献,但是职责所系,他也不能不管。。...

王瑾居然是流寇?孙承宗做梦也没想到最终答案会是这个。此事被揭穿竟然是由于王瑾直接对易浩然开诚布公地说出了真相,这就更让孙承宗难以接受。

一个官军的战斗英雄,却因为官府三天不给饭吃而变成了流寇。做了流寇,还依然比绝大部分官军更英雄,冒充官军千里援辽的这份胆识更是惊世骇俗。孙承宗不会昧着良心因为一个人的身份而否定他的能力和贡献,但是职责所系,他也不能不管。

孙承宗指示易浩然,设法让王瑾接受招安。现在所有人都以为王瑾是正经的官军,要洗白是很容易的。大战刚刚结束,各部严重缺额,谁死了谁活着完全就是一笔糊涂账。

其实就算在大凌河之战前也是一笔糊涂账,领着最高的军饷、战斗力最强悍的兵不一定在册,而登记在花名册上的很可能只是用来吃空饷的一堆瞎编的人名。

王瑾部没有调动命令却出现在战场上这事,现在应该连兵部都知道了。但是从来只有接到调令但是不上战场的,从未听说过有没接到调令硬要去战场凑热闹的。所以这件事很可能被当成了简单的文书错误,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大概要再过一段时间,兵部才能发文让孙承宗调查。

孙承宗认为,王瑾可以和祖宽一样,以祖大寿家丁的身份成为正式的军官。祖大寿的家丁本来多达数千人,但是在大凌河之战中死得不剩多少了。全靠祖大弼、祖大乐两个弟弟借了他一部分家丁,才不至于变成光杆司令。如果能招揽王瑾,他肯定非常愿意。

大凌河一战后,关宁军的人事变动很大。吴襄遭到了孙承宗和丘禾嘉的一致弹劾,被下狱问罪,宋纬见机得快,直接托病请辞。丘禾嘉也因病请辞,但他是真病。他的岁数也不小了,禁不起这样的折腾,没多久就病死了。

刘泽清由于贪污和临阵脱逃两事被撤职,黄得功、刘良佐都得到了晋升,但都调去关内了。皇上认为关内的流寇越来越严重,要再抽调一部分辽兵入关助剿。同时,各处的援辽部队也陆续返回。

刚刚遭遇大败,兵力严重损失,皇上却要削减辽西的兵力。从内地抽调军队援辽开销太大,崇祯希望尽可能地用辽人解决辽东的问题。在这一方针的指导下,原本驻守登州的毛文龙旧部孔有德被调到辽西任职。

把袁崇焕旧部和毛文龙旧部凑到一起,然后指望他们同心同德为朝廷省钱,崇祯这想象力也是够丰富的。孔有德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大凌河被围的时候,他就已经收到了援辽的命令,可他现在还没动身。

在原本的历史上,孔有德会到十月二十九日再动身,闰十一月二十七日才抵达直隶境内的吴桥县。原定三千二百人援辽,实际上只出动了八百人。一千里地的路程,他愣是走了两个月,八百骑兵居然走出了刘备携民渡江的速度。孔有德到底是有多不愿意来,自然可想而知。

孙承宗非常无奈,但他自身尚且难保,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因为大凌河的惨败,弹劾他的奏章如雪片般飞上了崇祯的龙书案。孙承宗估计,自己最好的结果也是和宋纬一样告老还乡。

所以,孙承宗希望在临走前尽可能多地增强关宁的实力。王瑾部真正能打仗的也就一千多人,但在目前的局势下,收编他们也不无小补。假如他们真能“洗心革面”,从此在祖大寿麾下效力,对朝廷也是一件好事。

洪承畴在陕西招安了很多流寇为己用,关宁军当然也可以这样做。由于现在官军的腐化越来越严重,官军也不大忌讳用招安的流寇来打仗了,白广恩、张立位这些降人在战场上的表现比一般的官军要好得多。

孙承宗认为王瑾多半也是这样想的,他要是不想招安,怎么会跑到官军的老窝里来,又怎么会主动暴露身份。只要自己露出招揽之意,此事倒有九成把握。此人是个讲义气的人,多半是因为不肯出卖同伙才没有投奔洪承畴,而是回来找老部队。只想打建虏,不想打其他流寇。孙承宗觉得这都不要紧,只要能为朝廷出力,别的都可以不计较。

从一介流寇一跃成为总兵的家丁,而且很快就能成为朝廷的经制武官,这是多少人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孙承宗认为自己足够宽宏大量了。可他没想到的是,易浩然匆匆来报:王瑾跑了!

王瑾也觉得很对不起孙承宗,老督师是个为国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大忠臣,自己就这样走了,不免冷了他的一片关怀之心。但是王瑾必须要走,他统领的不是他的家丁,而是闯军。李自成与他有金兰之义,是他的救命恩人,也是他认定能改变这个黑暗的时代的人。无论别人能开出多好的条件,无论有多少艰难险阻,他都得回去完成李自成的事业。

王瑾原本打算给孙承宗留下一封信,但思来想去,还是算了。自己无论说什么,做了官军的逃兵这一点总归不假,多辩解也无用。对这个腐朽的朝廷,王瑾问心无愧,他从军十年,受过的伤、经历过的危险不计其数,最后落了个饭都吃不上的下场,造反造得理直气壮。但是对于这位只见过几次,一句话都没说过的老督师,王瑾还是有些愧疚。

王瑾否定了孙承宗选择的道路,或许到最后,孙承宗自己都知道这条路走不通,但王瑾还是不想正视自己放弃了孙承宗这件事。不管孙承宗是否在乎他这个小小流贼的选择,他都不愿再面对孙承宗了。就这样永别吧。

孙承宗当然不会就这样放过王瑾,他欣赏王瑾,但他也有自己的职责,他立刻传令松山、杏山、塔山、连山,直到宁远,让他们遇到王瑾立刻拦下。孙承宗并没直接通缉王瑾,只是说他所领军械物资有误,要立刻回锦州交割。

然而,辽西走廊上每一站都回复孙承宗,根本没有什么王瑾经过。王瑾部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其实易浩然发现王瑾逃走的时候就已经晚了,那时王瑾部就只剩一个空壳子。王瑾金蝉脱壳的办法很简单,只是得舍得花钱。

出兵解围之前孙承宗就发了一笔开拔费,大凌河之战后,王瑾又得到了不少赏银,再加上之前从山西到辽东这一路上勒索士绅所得和丘禾嘉发的赏银,王瑾把这些钱全都拿了出来,用来贿赂即将返回关内的各路援兵将领。

贿赂的理由都是一样的:有一批私货要夹带入关,请长官行个方便。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110)

我要评论
  • 贯战死&土,尸

    然而还不到一年时间,金军再次大举杀来,罗一贯战死。不久之后,广宁沦陷,金军连下四十余城,辽西大地遍野焦土,尸骸山积。

  • 有势的&养着家

    但大户也没那么容易吃,这年头兵荒马乱,有钱有势的人家都养着家丁,双方火拼了一场,各死了几个人。

  • 混乱中&一名小

    破城的混乱中,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父母都不见踪影,再回沈阳已不可能,他跟随着难民队伍一路向西,来到了辽西,投到西平堡副将罗一贯麾下做了一名小卒。

  • 多久,&鸿功等

    可没过多久,崇祯二年,金军入关劫掠,威胁京师,山西巡抚耿如杞率领张鸿功等人进京勤王,王瑾也在其列。

  • :‘横&,当头

    “孟康左手抓住鞭子:‘横竖官府是不让我们活,要死也死个痛快!’右手抄起一把利斧,当头一击,把个提调官的天灵盖劈了个粉碎。众船匠见杀了提调官,发一声喊,有跑了的,也有抄起锤子、锯子打杀众差役的……”

  • 人是谁&李过,

    王瑾醒过来了,也知道了救自己的人是谁。发现他的那个人名叫李自敬,他叫来的两个帮手一个是他已故大哥的儿子李过,另一个是他的二哥,李自成。王瑾很走运,在遍地是鬼的人间地狱碰上了三个人。

  • 金军攻&些书。

    不知不觉,离开家乡已经十年了,十年前,也是这样的三月时节,努尔哈赤率领的金军攻陷了沈阳。那时的王瑾十六岁,是沈阳城中一个裱画匠的儿子,因此也识字,读过些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