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兵上去了!明兵上去了!”阿济格激动地大叫。他是好战分子乐斗的人,上次净往明军的后背射箭了,让他甚是不爽。现在的终于等到有人背面主场,正合他的心意。此时又有一些金军从后方赶过来,快马加鞭追上了他们的大汗,但但是明军人数较多,黄得功和祖大弼基本上此外接敌,此时又有一些金军从后方赶来,快马加鞭追上了他们的大汗,但还是明军人数较多,黄得功和祖大弼几乎同时接敌,两军厮杀在一起。。...

“明兵上来了!明兵上来了!”多铎兴奋地大喊。他是好战乐斗的人,刚才净往明军的后背射箭了,让他甚是不爽。现在终于有人正面迎战,正合他的心意。

此时又有一些金军从后方赶来,快马加鞭追上了他们的大汗,但还是明军人数较多,黄得功和祖大弼几乎同时接敌,两军厮杀在一起。

这回才显示出了明军的真实水平,皇太极的护卫就算是百里挑一的精选勇士,与郭瑶、黄色俊、刘文炳等人也不过就是半斤八两,其他明军将领的亲兵中也有一些勇冠三军之士,武艺并不输于金军的白甲护军。

很快双方就都出现了死伤,但很显然,皇太极没那么容易被击杀,明军始终无法攻到用火铳和弓箭能攻击皇太极的范围。黄色俊尽力向皇太极射了一箭,但被卫士用盾牌挡下,之后在金军的阻击下离皇太极越来越远。

混战之中,多铎不知被谁打下马来,要不是卫士拼死抢救,几乎被明军讨取。王瑾虽然对金军中有哪些名将很熟悉,但总不可能知道他们每个人都长什么模样。虽然现在皇太极的侍卫中有很多未来会出名的人,但王瑾也不可能去分辨,只有见一个杀一个。

其实他也只杀了一个,这帮家伙武艺高强又防护严密,岂是说杀就能杀的。费了好大劲才杀了一个年轻小兵之后,王瑾又与一名金兵各用短刀乒乒乓乓对砍了半天,却发现谁都破不了对方的防。直到刘文炳抢上前来,带着刺的狼牙大铁棍直接把那金兵连头盔带头盖都打瘪了,才结束了战斗。

高杰受了伤,但也用厚背大砍刀劈烂了一个人的脖颈。用弓箭支援的黄色俊击杀数是零,今天迎战的都是金军的精锐,防护严密,有的战马都在关键位置有护甲。混战之中弓箭的准头还会下降,所以黄色俊只射伤了几个人几匹马。至于武功较低的郭君镇等人,能保命就不错了。

金军大队就要到了,这些敢上前挑战皇太极的明军虽然勇猛,但没有哪个真不要命,各自撤出了战斗。刚才一群铁罐头对锤,造成的死伤并不多,双方各死了二十来人。但是阵亡的都是精选锐士,对士气有很大的影响。金军以区区二百人肆意追杀明军主力,骄横之气不可一世,突然遭遇一群与自己旗鼓相当的明军杀出阻拦,他们的气焰也收敛了一些。

多铎不顾自己摔得鼻青脸肿,大笑道:“真是痛快,只可惜不能和他们分出胜负。”刚才他和祖大弼的一个家丁扭打成一团,花了好大力气才击杀了对手。皇太极微笑道:“多铎勇则勇矣,为将尚需历练。”

打到这一步就可以了,明军虽败,但依然有大约半数的兵马没有溃乱,再继续追击下去的话,很可能还有明军掉头死战。离锦州已经不远,皇太极对于挨红夷大炮的炮弹可没兴趣。何况他很清楚,这绝不会是明军最后一次增援,自己很快还会有机会歼灭他们。

明军陆续退回了锦州,到了安全的地方,他们的情绪也稳定下来了。丘禾嘉匆匆忙忙奖赏了今天迎战金军的诸将,又去城头巡视。王瑾忽然有点可怜他,这个纸上谈兵的巡抚虽然毛病不少,但还是挺努力的。

虽然没有多大本事,却也不算废物,虽然不算清官,却也不算巨贪。今天撤退的时候,丘禾嘉还一度试图停下等一等这些回头迎战的人,但很快就被败兵裹挟着一路退回锦州了。

不管怎么说,反正他这个巡抚是当到头了。他的权威也从勉强差遣得动将军们变成了放屁都不响。

看在领了他的装备、吃了他的猪羊的份上,王瑾还是决定给丘禾嘉一个面子,服从命令派出探骑去侦察锦州周边的情况。

这项工作是王瑾的老本行,锦州一带也是他当年做夜不收时经常活动的地方,他真有点想亲自去一趟。但是现在他的责任已经不一样了,真要是被哪个金军探子意外干掉了,这支冒牌官军怕是有全军覆没之虞。

回想起今天白天的战斗,王瑾都有些后怕。今天闯营战死了两个人,刘弘才和郭君镇都受了轻伤,高杰挨了好几下重击,两层铠甲都破裂了,肩膀被大刀砍中,高高肿起,王瑾本人外罩的布面甲也已经破烂不堪。王瑾战场厮杀多年,对死亡已经很麻木了,自然也谈不上怕死,但现在他有点死不起,更担心把自己这些兄弟带入死地。

闯营诸将倒是嫌今天打得不过瘾,但王瑾比他们都清楚和金军作战的危险性,尤其是当队友不是李自成而是吴襄的时候。

最终侦察任务还是交给了武平孝,王瑾特意强调,金军的夜不收相当强悍,而且有可能抵近到离明军很近的地方,又把队伍中的真曹兵配属给了他一些。

今天的战斗给了闯营很大的触动,以往对金军的了解都仅仅来自王瑾的描述,远不如战斗带来的印象更直观。要说他们有多么不可战胜,那也谈不上,那些个把明军吓得抱头鼠窜的白甲护军和曹文诏、祖大弼、黄得功他们的亲兵头目相比也并没有更武艺高强。但是,金军在战场上展现出来的秩序、勇气,以及多年杀戮带来的强烈自信,是一般的明军远远不及的。

王瑾召集所有头领,分析了今天的战斗。祖大弼、黄得功、祖宽等部的表现,与闯营过去交过手的王承恩、曹文诏在同一水平线上,而吴襄、宋纬这些人的兵马,虽然也训练有素、装备精良,可就是打不了仗。正如高杰所说,典型的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不仅要换将,还要换帅,丘禾嘉虽然参与过平定奢安之乱,但很显然他那点军事知识并不适用于辽东。总督、巡抚的双重领导会让军队左右摇摆无所适从,何况丘禾嘉在关宁将领中的人缘很差,如何能有效指挥。

负责辽事的主帅必须足够了解辽东战局,在关宁军中又有足以服众的威望,这两条丘禾嘉哪个都不占。孙承宗自然是最佳人选,可他已经年近七旬,身体支撑不了前线指挥的任务。

但是换将换帅就能打赢吗?恐怕也不见得,明军积弊既非一日两日,也非一年两年,当年萨尔浒之战时就已经暴露无遗。此外,崇祯的遥控指挥与此战失利也是分不开的,如果不是慑于皇帝严旨,丘禾嘉也不见得这么急于作死。

王瑾又提出了另一个问题:如果我们闯军来打,怎么打赢金军?

以闯军现在的状态,当然是不可能打赢的,闯营将领们商量之后列了几个条件。第一是要有稳定的粮饷、武器、马匹供应,不能像现在这样装备全靠抢。第二是人员要稳定,起码也得安心训练半年到一年,才能让兵马磨合到可以和金军对抗的水平。第三是要有炮,不能单纯用血肉之躯去打,从今天的战斗看来,金军对于锦州城头的红夷大炮还是颇为忌惮的。另外据王瑾所说,金军也在仿制红夷大炮,这样的话,没炮就更没法和他们打了。

然而,这三个条件每一个对于目前的闯军都遥不可及。只有大片的地盘才能带来稳定的物资供应,但现在闯军只要占据一个县不走就会招来大批官军围剿。现在闯军歇马吕梁山中,倒是有了些时间,可是主要精力还是要放在筹粮上,粮食不足的问题始终无法彻底解决,训练水平自然一直上不去。至于红夷大炮,那更是想都不敢想。

王瑾听着众将的议论,并不插话,只是用拨火棍扒拉着面前的火堆。等到他们说得差不多了,王瑾抬起头来:“再过十几年,这三个问题都解决了,你们能保证打赢金兵吗?”高杰狠狠一拍大腿:“有粮有饷有炮,谁打不赢谁是孙子!”旁边的贺兰瞪了他一眼:“拍你自己的腿!”

郭君镇低声问王瑾:“王大哥,你真觉得我们能做到?”王瑾仰望着比原时空澄澈得多的星空:“我只知道,如果我们做不到,那就没人能做到了。可如果没人做到,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我们必须胜利,别无退路。”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413)

我要评论
  • 上与同&领们每

    王瑾在返回山西的路上与同袍走散了,但是他遇到了同样从京城溃逃回乡的甘肃勤王兵,甘肃兵在来京的路上就已经兵变过一次了,原因是没领到安家银子,而且将领们每天逼他们抬着铳炮赶路,竟至有人活活累死。

  • 再次大&广宁沦

    然而还不到一年时间,金军再次大举杀来,罗一贯战死。不久之后,广宁沦陷,金军连下四十余城,辽西大地遍野焦土,尸骸山积。

  • 乱军之&的宁锦

    王瑾在乱军之中逃得性命,跟随撤退的败兵一路来到了山海关,继续在明军中混饭吃,在袁崇焕麾下先后参加过天启六年的宁远之战、天启七年的宁锦之战,也算是有点资格的老兵了。

  • 么容易&方火拼

    但大户也没那么容易吃,这年头兵荒马乱,有钱有势的人家都养着家丁,双方火拼了一场,各死了几个人。

  • 到良乡&三天没

    山西兵第一天驻扎在通州,第二天驻扎在昌平,第三天又被调到良乡,可是按照规定,军队到达驻地的第二天才由驻地负责供给粮食,于是山西兵接连三天没有领到口粮。

  • 他的那&李自成

    王瑾醒过来了,也知道了救自己的人是谁。发现他的那个人名叫李自敬,他叫来的两个帮手一个是他已故大哥的儿子李过,另一个是他的二哥,李自成。王瑾很走运,在遍地是鬼的人间地狱碰上了三个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