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汗,明军已近,是否可以要去和大队汇合?”阿济格问着。皇太极立刻坡上,望着滚滚而至的六千明军:“妨,此等乌合蚁聚之徒,何需躲。”年仅十七岁的阿济格还不太能去理解皇太极的意思,这些明军衣甲鲜艳,军伍整齐有序,怎么看都是最精锐部队的部队,但是打但是我国大军年仅十八岁的多铎还不太能理解皇太极的意思,这些明军衣甲鲜亮,行伍整齐,怎么看都是最精锐的部队,虽然打不过我国大军是肯定的,但以二百个护卫面对他们未免有些太托大了。。...

“大汗,明军已近,是否要去和大队会合?”多铎问道。皇太极立马坡上,望着滚滚而来的六千明军:“不妨,此等乌合蚁聚之徒,何须躲避。”

年仅十八岁的多铎还不太能理解皇太极的意思,这些明军衣甲鲜亮,行伍整齐,怎么看都是最精锐的部队,虽然打不过我国大军是肯定的,但以二百个护卫面对他们未免有些太托大了。

皇太极魁梧的身材很引人注目,相貌倒是十分平常。他今年四十岁,登上汗位已有五年。努尔哈赤攻入辽沈之后的倒行逆施严重摧残了辽东的经济基础,到努尔哈赤临死之前,后金政权陷入了严重的经济困难,斗米八两,人相食。由于攻宁远不克,努尔哈赤又很快死去,后金政权面临着空前的危机,有土崩瓦解的危险。

皇太极对朝鲜的胜利暂时为他赢得了一点时间,随后又攻锦州、宁远不克。如果再多来几次这样的失利,后金的灭亡几乎不可避免。但是皇太极成功地击破察哈尔部,又兵行险着,绕行千里,取得了己巳之役的胜利。与此同时,内部的经济、政治整顿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终于把后金从毁灭的边缘拉了回来。

可危机并没有彻底解除,后金政权建立在军事强权的基础上,如果不能接连不断地取得胜利,那么它依然会内外交困,走向灭亡。永平四城之战已经证明,明军依然并非待宰羔羊。

所以,他又发动了这次大凌河之战,利用明方督抚不和、文武不和、朝堂掣肘、动作迟缓的机会,一口咬死祖大寿部,再围城打援,设伏歼灭来援的明军。这样一来,连锦州、宁远都在他的指掌之中。

可现在看来,皇太极的计划要落空一大半了,来援明军的数量太少,而且明显做好了逃跑准备。金军虽然能打败他们,却没法将之歼灭,自然也没法动摇锦州、宁远的防御。明军跑回粮草充足的锦州据城死守,金军还真啃不下来,打消耗战的话,肯定是金军的粮食先耗尽。

吴襄等人的胆怯倒是给大明续了点命,这是他们自己和皇太极都始料未及的。

不过皇太极也有别的收获,他的哥哥莽古尔泰在与他争执时犯了御前露刃之罪,因此被剥夺了权力。再加上阿敏因为丢失永平四城而倒台,昔日平起平坐的四大贝勒只剩下皇太极与代善了。

皇太极回头望了一下已经在前进的金军大队,对多铎等人说:“让明军见识一下我军之威。鳌拜,举纛。”

鳌拜是金国开国元勋费英东之侄,盛京八门总管卫齐之子,目下充任皇太极的侍卫。见皇太极要用二百名亲卫冲击六千明军,鳌拜两眼放光,奋力将皇太极的大纛高高举起。皇太极手中宝剑一指,两百名金军向明军杀来。

吴襄和宋纬本来答应丘禾嘉出七千兵,但今晨点卯的时候,实际上只到了六千三四百。丘禾嘉也顾不上和他们计较,只是催促他们赶快出兵,这二位心不甘情不愿地行军大半日,总算是过了小凌河驿,向大凌河城靠近。

他们收到夜不收报讯,说前面出现了金军,便停下脚步。此时见到有金军杀来,打头的居然是伪汗皇太极的大纛,东边更有无数烟尘,不知有多少兵马杀来。吴襄心道金兵八成是要总攻了,一旦被咬住,逃都来不及,当即下令后队改前队,往锦州方向奔逃。

宋纬的反应比吴襄慢半拍,但是一见吴襄逃走,也条件反射地跟在他后面跑了。一开始明军尚有秩序,但很快就变成了溃逃,所有人都拔足狂奔。皇太极、多铎率领的二百金兵追得六千明军抱头鼠窜,这二百人全都是后金国中一等一的精选勇士,丝毫不以此景为奇,不断开弓射杀明军,如猎狐兔。

后队之中,从未见过明金交兵的闯营众人被明军的打法震惊了。通过这些天的接触,他们都觉得这些明军的训练水平和武器装备与曹文诏部相差不远。虽然敌众我寡,必有一番苦战,但任务只是接应被包围的友军突围,内外夹攻打开个缺口,接上友军一起逃命应该还是能做到的。王瑾制订撤退计划的时候,他们还觉得王瑾太过谨慎,万万没想到,明军居然还没接敌就被两百金兵给吓败了。

黄色俊怒道:“这帮王八蛋也配叫军人?真他妈把大明的脸都丢尽了!”他绰号“线鹞”,是陕西边军的逃兵出身,武艺高强,尤擅左右开弓。因为听说女真武士中的精锐爱穿双层铠甲,他今天也特意穿了双铠,打算和他们一较高下。虽然早就做了反贼,和明朝官军已经是敌人了,但看见这些前同事如此不堪,他还是义愤填膺。高杰的眼光要比他高一些:“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当官的畏敌如虎,如何指望当兵的拼命。”

再看后队这边,丘禾嘉似乎也被吴襄和宋纬毫无底线的行为震惊了,反应十分迟缓。他既没给败军让开道路,也没做阻挡他们的准备。

等溃败下来的前队和后队撞在一起,势必裹挟着后队一起崩溃,到时候还很可能发生严重的踩踏事故。于是,将领们也不等丘禾嘉下令了,直接各自带着自己的兵马撤退。王瑾和郭瑶的兵马在全军最北侧,急忙向北让开道路,以防被败兵卷进去。

绰号“刘铁棍”的刘文炳说:“就这么跑了也太他妈窝囊了!我们上去干他一下子吧,我们四百人打他们二百人,也未见得就输了。”刘弘才也说:“那么漂亮的一面旗子,下面肯定是个鞑子大官。”

王瑾望向郭瑶,郭瑶虽然觉得这帮土鳖的自信心有些搞笑,但还是很佩服他们有这样的胆子,拱手道:“难得诸位有此胆气,郭某与诸位同往!”王瑾笑道:“你是守备,我是千总,是我们与你同往才是。”

郭瑶和王瑾各自打出自己的姓字旗,向金军前进。王瑾的那面“王”字旗看起来和他千总的身份很不协调,因为那原本是属于游击王锡命的。两部加在一起只有七百多人,逆着上万败军的洪流向东前进,一时间众人豪气顿生。高杰纵声长啸,黄色俊、刘弘才、刘文炳、郭君镇等人亦作啸应和,声势甚壮。

郭瑶对从他身边逃过的一个副将笑道:“刘泽清,今日怎么跑得如此之慢?”王瑾不由得转头望去,刘泽清回道:“你们赶快送死去吧,正好掩护老子!”说着在亲兵掩护下快马加鞭地跑了。

逆流而行的不止有他们,郭瑶指着旁边的几个旗号说:“那是黄闯子,就是黄得功,旁边那是他老乡李辅明,俩人一起从开原逃来的。你看南边也有,祖二疯子祖大弼,还有祖宽、张韬,也对,祖大寿被围,他们不上谁上。后面是金国凤、王廷臣……”虽然此时的明军已经够窝囊了,但要连这么几个好汉都没有,皇太极早就坐上紫禁城的金銮殿了。

这几支明军部队选择的都是相同的方式,先转移到战场的最北侧或者最南侧,再攻击金军的侧翼。

黄得功的部队从后面追上了郭瑶和王瑾。黄得功说:“这几个兄弟看着眼生啊,哪部分的?”高杰得意忘形,大喊道:“我们是闯将李自成的人!”黄得功听得一头雾水,李自成现在还没那么出名,出了陕西、山西就没人听说过他了。

想到另一时空高杰与黄得功之间的恩怨和结局,再看看今天意气风发的这二人,王瑾不由得感叹,年轻真好。看着这几支逆流而行的兵马冲向皇太极大纛的景象,王瑾只觉得胸中豪气充溢,甚至差一点产生大明还有救的错觉。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396)

我要评论
  • 广宁沦&陷,金

    然而还不到一年时间,金军再次大举杀来,罗一贯战死。不久之后,广宁沦陷,金军连下四十余城,辽西大地遍野焦土,尸骸山积。

  • 月没有&瑾一时

    崇祯元年,他所在的部队被调到了蓟镇,由于接连三个月没有发饷,饥饿难忍的士兵们发动了兵变。王瑾一时气愤,当了出头鸟,后来朝廷镇压兵变,他在蓟镇待不下去了,离营潜逃,又投到了山西总兵张鸿功麾下。

  • 样从京&银子,

    王瑾在返回山西的路上与同袍走散了,但是他遇到了同样从京城溃逃回乡的甘肃勤王兵,甘肃兵在来京的路上就已经兵变过一次了,原因是没领到安家银子,而且将领们每天逼他们抬着铳炮赶路,竟至有人活活累死。

  • &副将罗

    破城的混乱中,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父母都不见踪影,再回沈阳已不可能,他跟随着难民队伍一路向西,来到了辽西,投到西平堡副将罗一贯麾下做了一名小卒。

  • 并没有&大卸八

    万幸,有一个拾粪的农民发现了他,跑回家叫来了两个帮手。更幸运的是,这三位并没有像这年头很多人会做的那样,直接把王瑾大卸八块吃掉,而是把他抬回家,灌了一碗稀得能当镜子用的稀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