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禾嘉的师爷要与王瑾商议的是三件事:第一,王瑾什么时候能发兵?第二,王瑾能出多少兵?第三,王瑾要多少钱?丘禾嘉希望在十月二十日发兵,王瑾立马就答应下来了,丘禾嘉的师爷大喜过望,没想起这位王千总这么爽直。对于农民军来说,第三天到达后扎营,第二天王瑾如果不答应,丘禾嘉当然也可以用官威逼这个小角色上阵,但那样一来,又会加剧文武矛盾,影响军队士气。哪怕王瑾到处找人发牢骚也是很大的麻烦,所以能直接靠谈判解决是最好。。...

丘禾嘉的师爷要与王瑾商量的是三件事:第一,王瑾什么时候能出兵?第二,王瑾能出多少兵?第三,王瑾要多少钱?

丘禾嘉希望在九月十六日出兵,王瑾立刻就答应了,丘禾嘉的师爷大喜过望,没想到这位王千总这么爽利。对于农民军来说,第一天抵达之后安营,第二天休整一天,第三天再出兵,已经是非常宽裕了。可对于官军来说,这简直就是催命一般的速度。

王瑾如果不答应,丘禾嘉当然也可以用官威逼这个小角色上阵,但那样一来,又会加剧文武矛盾,影响军队士气。哪怕王瑾到处找人发牢骚也是很大的麻烦,所以能直接靠谈判解决是最好。

至于出兵的人数,王瑾的计划是出动一百骑兵,三百步兵。高杰和黄色俊指挥骑兵,刘文炳、郭君镇、刘弘才指挥步兵,其余人都跟着辛思忠留守。农民军一打仗往往就是生死战,别说士兵了,连工匠、女人都要上阵,而官军从来没有有多少兵出多少兵一说。王瑾只出两成兵力,对于这种情况紧急的大战来说其实是偏低的。但师爷们到各营谈判时,丘禾嘉已经指示,保证九月十六日出兵是第一要务,至于出兵的数量,只要别太离谱就不用计较了。

在钱上,丘禾嘉也是出奇地大方,这是要去和金军拼命,必须有重赏才行,而且他马上就要调走了,他才不管那个一直不来接班的新巡抚谢琏有没有钱花,所以毫不吝惜地拿出大笔银子,换各部军头赶快出兵。王瑾的要价可以算是最低的了,但是他有很多其他条件。

一般的将领都喜欢银子,贪污方便,直接用白银给士兵发赏也更方便。但是王瑾要银子没什么用,按照闯营军规,谁也不许持有白银,领了银子王瑾还要到处采购,他不想费这个事。

所以他直接向丘禾嘉的师爷索要服装、军鞋、今年的新白米、面粉、活猪、活羊、活鸡、新鲜蔬菜、柴米油盐、药材等物资。此外还要更换陈旧的武器装备,借调木匠维修他们的马车,如果能再拨给一些铠甲和车马当然最好。曹文诏部在关内转战这么久,他们的武器装备也有不少破损陈旧的,正好趁此机会都换掉。

丘禾嘉对于这种要求当然是会答应的,想换装备说明真的有打仗的打算。至于这帮吃货宁肯拿银子换肉吃……给他们吃呗。锦州是军事重镇,朝廷在这里发放了大量军饷,导致物价堪比灾区。不过这也带来了巨大的商机,哪怕现在大战在即,都不能阻止商人们的热情。虽然活猪比活人还贵,但在这种犒赏三军的时候,士兵还是能吃上些猪肉。因为靠近蒙古,羊肉也能搞到。

于是,这天晚上,闯营吃上了他们久违的家乡菜——羊肉泡馍。

虽然数量很少,每人只有一小份,但已经把闯营士兵和周围几个营地的人馋疯了。好多人都在议论,曹镇居然如此阔绰,肯定在关内发了财。也有人说,这帮家伙是怕后天出阵把小命丢了,反正钱也带不走,不如这两天拼命吃。

闯营的人自然不在乎他们说什么,一个个吃得热泪盈眶。他们都是长年在饥饿线上徘徊的人,要说吃肉,他们做老百姓时偶尔运气好,能打死某只倒霉的小动物,加入闯营之后也喝过加了点肉的大锅汤。至于白面馍,绝大部分大明百姓一辈子都没尝过它是什么滋味。

面粉不方便长途运输,在锦州属于很珍贵的物资,就算一般的军官也不敢说吃羊肉泡馍。因为出阵的日子是后天,所以大部分部队都把吃犒劳的时间定在了明天下午,而且绝对不会吃羊肉泡馍。闯营抢先了一步,搞到了不少好东西,菜蔬调料都充裕。

主食是大米饭,没有杂粮,菜还是传统的大炖菜,但是里面加了很多猪肉和猪油。王瑾还打算明天的两顿饭都吃白米饭和羊肉萝卜汤。

这样连吃三顿,再加上士兵们找营地周围的军妓交流了一下感情,丘禾嘉给的开拔费基本上就花得差不多了。如果不是因为闯营的军官们没有克扣,恐怕还不够用。看得其他各营咋舌不已,这帮人真他妈败家!

农民军几乎都是家破人亡的光棍,天天脑袋拴在裤腰带上,吃了上顿没下顿,当然不会有省着吃东西的习惯。只要能搞到比较好的食物,肯定会立刻吃掉。

王瑾他们这一路上勒索士绅,得了不少银子,但是可以花钱的地方却不多。军中需要的大宗物资除了粮食豆料之外,都不可能在农村或者县城大规模采购,王瑾这个冒牌货总不能像真的官军那样大摇大摆地跑到某个大城市里订购三百杆鸟铳、三千把大刀。

至于衣服、鞋袜这些东西,也没有多少现成的可以买。在灾荒严重的地方,有钱也买不到粮食,而在灾荒较轻的地方,士绅手中肯定有存粮,直接抢他们就好了。

对闯营来说,银子主要有三个作用。一是不一定随时有士绅可抢,有可能会需要买老百姓的食物。二是有征调民夫之类扰民之举时,要给钱补偿。三是强行买下那些没被抄家的大户的骡马。总体来说,花钱的地方并不多。

至于那些走到哪抢到哪的队伍,就更不需要现银了。所以像闯营这种破寨和勒索大户的能力都很强的队伍,手上的现银很多,花钱非常大方。尤其是在食物方面。银子存着也不会下崽,吃下肚去却能直接转化为部队的战斗力。

官军就不同了,很多士兵有养家糊口的需求,不可能像闯营这样不开军饷。另外官军的经费很大一部分要用于武器装备的采购,不可能净顾着吃。王瑾倒也想趁此机会多弄些好武器,但是夺自张一川的武器已经足够武装三千人,如果不增加车马和人员,他得到再多的武器也带不走。

王瑾在这里当官军当得开心,高杰、辛思忠等人不懂,以为官军和张存孟、王嘉胤他们的大帮差不多,也陪他乐呵。只有张之水天天提心吊胆,他是了解明军内部的组织程序的,山海关守军发现了王瑾部的文书有漏问题,当时虽然没有阻拦,事后必然会上报,这岂不是马上就要露馅。王瑾他们深陷官军大本营之中,跑都没处跑。可王瑾似乎对此毫不担心。

王瑾特意贿赂了祖大寿的堂弟祖大乐,试图多得到一些车辆和马匹。车辆这东西和铠甲一样,都需要发达的手工业支撑才能大量制造,而此时大明的手工业,尤其是军事手工业就是个悲剧。

目前全城的木匠都在准备后天出阵用的战车,王瑾他们想要车,门也没有。孙承宗来的时候带了两千匹马补充部队,但是分马显然也轮不到王瑾这种来路不明的杂牌部队。至于铠甲这种战略物资,更是没有。

祖大乐也只是个普通将领,要不是因为姓祖,物资分配哪里轮得上他说话。说来说去,也只有腰刀、长枪、三眼铳这些简单装备可以让王瑾部多拿一些,但是这些丘禾嘉都已经同意拨付了。既然走了后门,祖大乐也不好意思让王瑾空手而回,又给了他一些皮靴、布鞋、黑豆。

祖大乐还算不错,虽然受贿,起码受贿之后能认真办事。他仔细思考了一下,突然问王瑾:“人你要吗?”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268)

我要评论
  • 两个帮&故大哥

    王瑾醒过来了,也知道了救自己的人是谁。发现他的那个人名叫李自敬,他叫来的两个帮手一个是他已故大哥的儿子李过,另一个是他的二哥,李自成。王瑾很走运,在遍地是鬼的人间地狱碰上了三个人。

  • 不知不&,因此

    不知不觉,离开家乡已经十年了,十年前,也是这样的三月时节,努尔哈赤率领的金军攻陷了沈阳。那时的王瑾十六岁,是沈阳城中一个裱画匠的儿子,因此也识字,读过些书。

  • 在明军&兵了。

    王瑾在乱军之中逃得性命,跟随撤退的败兵一路来到了山海关,继续在明军中混饭吃,在袁崇焕麾下先后参加过天启六年的宁远之战、天启七年的宁锦之战,也算是有点资格的老兵了。

  • 西巡抚&率领张

    可没过多久,崇祯二年,金军入关劫掠,威胁京师,山西巡抚耿如杞率领张鸿功等人进京勤王,王瑾也在其列。

  • 压了兵&然大怒

    于是甘肃兵鼓噪哗变,想跑回家乡,走到兰州时,甘肃巡抚梅之焕镇压了兵变,继续逼他们来京城勤王。没想到来了京城之后,崇祯因为甘肃兵迟到勃然大怒,罢免了梅之焕,于是甘肃兵也都跑了。

  • &人家都

    但大户也没那么容易吃,这年头兵荒马乱,有钱有势的人家都养着家丁,双方火拼了一场,各死了几个人。

  • 。不久&四十余

    然而还不到一年时间,金军再次大举杀来,罗一贯战死。不久之后,广宁沦陷,金军连下四十余城,辽西大地遍野焦土,尸骸山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