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饥民躲空中侦察的办法实际上很简单的,是化整为零,分作众多两三千人的小股,平常躲在山里,饿了才上山抢掠。两千也没武器的饥民,别说打但是官军和农民军,即使有几百乡勇也能战胜他们。山西满地都是这样逃难的老百姓,因为各家反王与官军的夜不收即使看见了了在后续的侦察中,李自成逐渐摸清了这一点,对这些人的畏惧心理小了很多。步行的饥民行进速度是很慢的,不可能追得上闯军,就算有什么危险,直接逃跑也就是了。。...

这些饥民躲避侦察的办法其实很简单,就是化整为零,分成众多两三千人的小股,平时躲在山里,饿了才下山劫掠。两千没有武器的饥民,别说打不过官军和农民军,就算有几百乡勇也能击败他们。山西遍地都是这样逃荒的老百姓,所以各家反王与官军的夜不收即便看见了他们,也不会太在意。何况他们平时都在山中躲藏,也没那么容易被发现。

在后续的侦察中,李自成逐渐摸清了这一点,对这些人的畏惧心理小了很多。步行的饥民行进速度是很慢的,不可能追得上闯军,就算有什么危险,直接逃跑也就是了。

混在饥民中的头目们也发现有人在寻找他们,不过他们并不抵触与其他反王的接触。很快,李自成就见到了他们的总首领。

“本人大号张一川,人送绰号‘扫地王’。过去和闯王高迎祥合伙,后来就自立门户了。曹文诏一事,只是小事一桩,我们都是杀官造反的人,杀官军还不是分内之事,反正他老营里的财宝女人、粮食军械都归我了,你就不必道谢了。”

袁宗第、袁宗道、白鸠鹤等跟着李自成来的将领都颇为恼火,张一川趁着闯军和曹兵主力鏖战的时候端了曹文诏的老营,虽然救了闯军,但毕竟闯营为此事出力甚大,老营的物资一点都不分给闯军,未免太不讲江湖道义。李自成不动声色:“张兄这里食指浩繁,多拿些也是应该的。”

张一川的脸皮倒也够厚,再不提这事,吩咐设宴款待李自成。招待李自成的食品全是从曹文诏的中军帐里抢来的,很是精致,但是和外面的饥民们皮包骨头的鬼相一比,就显得很是可怖了,李自成等人颇觉食不甘味。

张一川造反的这个模式与李自成等人大不相同,他是主要靠裹挟饥民,以数量致胜。当初高迎祥和他分道扬镳也是因为实在认同不了他的做法,高迎祥是那种很主流的反王,造反的核心目的是抢粮食,虽然肯定做不到完全伤害穷人,但是至少不会特意拿穷人去做主要目标。

张一川却是专做饥民的文章,以他们作为武器,对付州县城池或者窦庄这样有城墙的地方,饥民们无计可施,但是一般的村寨跟本挡不住他们。张一川手下的真正士兵只有几千人,隐藏在大队饥民之中,官府根本注意不到他们。吃饭是头领优先,士兵次之,饥民只能得到很少的一点粮食,勉强维持不饿死,每天都有因身体虚弱倒毙路旁的。

不过一来由于饥荒,总有饥民加入,二来攻破村寨之后,里面的百姓也变成了饥民,所以张一川始终不缺人。每到战斗的时候,饥火中烧的饥民们在督战队的驱赶下上阵,向前得食,后退必死,所向无敌。饥民如果在战斗中特别勇悍,出力杀人,也会被吸收为士兵。

这种作战方式的弊端十分明显,就是会如同蝗虫一样把所过之处的粮食全部吃尽,人口也都杀死或带走,会彻底破坏此地的生产力基础。但是这个弊端是对官府、百姓和国家而言的,对于张一川本人来说毫无坏处。李自成算是知道他为什么叫“扫地王”了,所到之处扫地为兵,人力物力财力都扫得一干二净。

张一川也不是随时会带着这些饥民,在和其他反王合作的时候,往往只带一两千士兵,有时遇到官兵围剿,他还会直接扔下饥民逃走。过去张一川也从来没聚起如此大规模的饥民,只是现在山西灾情严重,流民众多,他才有这样的机会。

李自成并不认同这种做法,但是要想组织一套语言来批判张一川,他还真说不出来。饥民们要是不跟着张一川到处抢劫,也只有饿死一条路。指责张一川不该抢劫?各家反王谁不抢劫,谁也不能说完全不伤害穷人,谁都有裹挟百姓的现象,只不过张一川裹挟得特别多而已。

闯营差不多是各家反王里裹挟最少的,但是如果抓到一些有军中需要的专业技术的工匠、医生之类的人,也是不管他们愿不愿意入伙都不放人的。李自成觉得自己要是从道德上抨击他,也不过就是五十步笑百步,很是没劲。

李自成一度想过从张一川手里要走一些人,至少把妇女儿童这些对张一川没什么用,跟着他只能等死的人留下。但是闯营现在的情况也很难,不可能多养这么多张嘴。

军中的妇女基本上都是兄弟们的妻子,和孩儿队的半大孩子们加在一起不过几百人,一起做各种辅助工作,比如缝补衣物、做军鞋、拾柴、挑水、做饭等等,还是很有必要的。可军中哪有那么多适合体力弱的人干的工作,真要是收编几千老弱妇孺,那只能成为闯营的巨大负担。不仅增加粮食负担,而且遇到官军的时候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掉。最终李自成还是狠下心肠,他只能也必须先保证自家兄弟活着。

张一川的饭实在是不中吃,李自成匆匆告辞。张一川倒是很客气,一路送出辕门,他从曹文诏的老营中抢到的好东西不计其数,现在要武器有武器,要粮食有粮食,还有金银财宝,当然没有什么不开心的,也愿意和李自成结交一下,多个朋友多条路嘛。

李自成回到窟龙关,把上项事一说,众将大多是不满张一川吃独食。至于那些饥民,这年头的惨事多了去了,天天有人饿死,张一川这种做法也并不罕见,感慨一下就过去了。

就在这时,一直阴着脸不说话的王瑾突然说:“掌盘,我想带一部分弟兄,离开队伍一段时间,去一趟山东。”

所有人都被他搞懵了,去山东干什么?现在去山东倒也不难,山西南部的本地驻军十分菜鸡,不会威胁到过境的农民军。原本镇守黄榆关,负责阻截山西反王们向直隶进兵的白杆兵不久前被闯营缴械了,现在估计物资补充还没完成,没什么战斗力,何况他们看见王瑾也不敢打,真把王瑾逼急了,把张道濬从贼的事抖出来,谁也好不了。这样穿过顺德府,也就到了山东境内了。

可问题是,王瑾要去干什么?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438)

我要评论
  • 驻扎在&定,军

    山西兵第一天驻扎在通州,第二天驻扎在昌平,第三天又被调到良乡,可是按照规定,军队到达驻地的第二天才由驻地负责供给粮食,于是山西兵接连三天没有领到口粮。

  • 过来了&二哥,

    王瑾醒过来了,也知道了救自己的人是谁。发现他的那个人名叫李自敬,他叫来的两个帮手一个是他已故大哥的儿子李过,另一个是他的二哥,李自成。王瑾很走运,在遍地是鬼的人间地狱碰上了三个人。

  • 开家乡&也识字

    不知不觉,离开家乡已经十年了,十年前,也是这样的三月时节,努尔哈赤率领的金军攻陷了沈阳。那时的王瑾十六岁,是沈阳城中一个裱画匠的儿子,因此也识字,读过些书。

  • 破城的&出来的

    破城的混乱中,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父母都不见踪影,再回沈阳已不可能,他跟随着难民队伍一路向西,来到了辽西,投到西平堡副将罗一贯麾下做了一名小卒。

  • :‘横&,发一

    “孟康左手抓住鞭子:‘横竖官府是不让我们活,要死也死个痛快!’右手抄起一把利斧,当头一击,把个提调官的天灵盖劈了个粉碎。众船匠见杀了提调官,发一声喊,有跑了的,也有抄起锤子、锯子打杀众差役的……”

  • 然大怒&跑了。

    于是甘肃兵鼓噪哗变,想跑回家乡,走到兰州时,甘肃巡抚梅之焕镇压了兵变,继续逼他们来京城勤王。没想到来了京城之后,崇祯因为甘肃兵迟到勃然大怒,罢免了梅之焕,于是甘肃兵也都跑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