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账东西!两千兵马都守忍不住营盘,拉回去斩了!”众将赶忙相劝,这才勉强救下柳国镇的性命。柳国镇显然是经了一番鏖战,身上多处身负重伤。曹文诏压制住怒火:“你究竟是怎么招遭来这么多乱民的!”柳国镇貌似很受了委屈:“但是是屠了几个村子,谁明白惹动他一曹文诏压住怒火:“你到底是怎么招惹来这么多乱民的!”柳国镇倒是很委屈:“不过就是屠了几个村子,谁知道惹动他一窝风出来了。”。...

“混账东西!两千兵马都守不住老营,拉出去斩了!”

众将急忙苦劝,这才勉强救下柳国镇的性命。柳国镇显然也是经过了一番苦战,身上多处负伤。

曹文诏压住怒火:“你到底是怎么招惹来这么多乱民的!”柳国镇倒是很委屈:“不过就是屠了几个村子,谁知道惹动他一窝风出来了。”

曹文诏的老营已经化为一片废墟焦土,留守的两千兵马跑出半数,随军家眷有三分之二被杀被掳,抓来的民夫更是尽数逃散。营中所有的甲仗军械、粮草被服无一留存。周边留下了几千具尸体,气味十分可怕。

据柳国镇说,起初是夜不收回报,发现几千饥民正向老营前进。柳国镇和王锡命当然没放在心上,两千老兵打几千饥民还不是当玩一样,放一顿铳炮再用骑兵一冲,饥民便四散奔逃了,甚至有不少会跑不出多远直接活活累死。所以,他也就没采取任何转移的措施。可是真等到打起来才知道,这几千人只是先头部队而已,他们身后是漫山遍野的数万饥民大军。

如果只是普通的饥民,柳国镇倒也未必对付不了,可是饥民之中却混杂了很多军事素养不错的人。他们用饥民挡枪子,接近了官军的营寨,然后抛掷陶火罐,射出火箭。秋高气爽,西风正劲,火势迅速蔓延。柳国镇急忙派人向曹文诏求援。

这种长期饥饿的难民是没法以常理度测的,有可能一触即溃,也有可能勇悍无比。这一次他们的作风就是后者,为了吃饭不顾一切,曹兵在营寨外挖的壕沟有好几处竟然硬生生被自相踩踏的饥民用尸体填平。由于火势太大,很多曹兵都开始退却。可是饥民们却冒烟突火直接冲了进来,有的人身上着了火,嚎叫着扑向官军,走得慢的官军甚至会被一拥而上的饥民活活咬死。

官军虽然装备精良,却也不敢和这样的敌人战斗。眼前的场景仿佛像后世的丧尸片一样,只是这些毫无意识地冲上来的行尸走肉却是活生生的人。

柳国镇当即决定放弃营盘突围,总算保住了一半的兵力和三分之一的家属。王锡命则失去了踪影,有人看见他和他的亲兵被饥民包围了,估计这会儿连人带马都已经被吃了。

放火烧别人村子,杀别人的老婆孩子的事曹兵经常做,但是自己遭到这种待遇还是头一遭,曹文诏怒不可遏。柳国镇说这些饥民是从北而来,往南方去了。曹文诏当即派人向南追击,截杀了数队掉队的饥民,可是却没找到饥民主力的踪迹。

现在曹部只剩下五千来人,而且有上千伤员,已经不适合继续作战了。尤其是全军粮草罄尽,周围的村寨在他来的时候就已经遭了一回兵劫,现在又有大批饥民过境,更不可能有粮食剩下。曹文诏无可奈何,只能返回陕西找洪承畴要给养去了。

闯军探骑了解了这边的情形,急忙回来报告给王文耀。王文耀见惯了世间惨景,可是这么恐怖的事情也让他有点不寒而栗。这群饥民不下五六万,甚至能一举击破曹文诏的老营,虽然是帮了闯军的大忙,可也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他们所到之处无差别地抢掠,少数没有被曹兵杀掉的百姓也被他们杀死或者裹挟其中,如果他们突然来攻击闯军,闯军也未必能对付得了。王文耀立刻上山,向李自成、赵胜等人报告。

经过这一战,二队加入闯军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了。赵胜从未想过还能有击退曹文诏的一天,今天闯军的战绩虽然有运气的成分,但是与他们的舍命血战也是分不开的,农民军中很少有这样能与官军主力硬碰硬的队伍,让赵胜看到了自己和李自成的差距。何况他不知为什么已经成了官府重点消灭的目标,再单独行动的话,迟早有一天要栽。二队加入闯军之后,编为两个大队,分别由赵胜和李友担任老管队。

王文耀说了曹文诏大营被袭的情况,所有头领的神情都十分凝重,有这样一个强大而且不按常理出牌的势力存在,不管对官军都很可怕。讨论的结果就是,王瑾、赵胜、刘宗敏、李文江、田见秀等大部分人都支持赶快跑。反正石楼山的物资已经都转移走了,现在战友的尸体都已埋葬,战利品也整理完毕。石楼山这地方已经被官军知道,而且死气太重,反正是不能再待,不如赶快去窟龙关找高杰和老营,然后一起去狐岐山扎寨。

可是唯独李自成不同意。这次胜仗打得实在是太诡异了,他必须要弄清楚这些突然冒出来的饥民的来头。曹部兵马到来之后,闯军的侦察就集中在他们身上了,并没有关注周围的情况,但即便如此,也不可能发现不了这么大的一批饥民。王文耀也表示,饥民来的方向他也侦察过,当时并未出现这么大的队伍。

这帮家伙真的是从阴间爬出来的饿鬼?从他们诡异恐怖的战斗方式来看,他们确实更像鬼而不是人。李自成决定弄清楚这一点,他把各队的人员调整了一下。因为这一战的伤员太多了,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所以李自成下令单独编制一个伤员队,王瑾做管队,谢耀做副管队。王瑾知道,这意味着伤员伤愈归队的时候并不一定会回到原来的队里去。

李自成没再削减赵胜、李友、李文江这三队的人数,将刘宗敏、田见秀、谷可成、李过、刘芳亮、袁宗第六队的人数平均了一下,把官军俘虏也补充了进去。这些官军俘虏不大害怕艾万年报复家属,谁也没觉得改换门庭跟着闯军混饭吃有什么不对。一来是艾万年也不知道他们被俘,多半以为他们全死了。二来他们和艾万年的其他部下都沾亲带故,艾万年真要是回米脂报复,他的命令会很难执行,就算执行了,也肯定有人通风报信让这些俘虏的家属跑路。

现在石楼山的闯军中还能战斗的大约有九千人,李文江、赵胜、李友三队各有一千二三百人,其余六队不足千人。李自成只留下袁宗第队和王文耀的夜不收队,让其余八队保护伤员队去窟龙关。他决定和这群饥民接触一下,至少搞清楚他们的首领是谁,如此精准地袭击官军老营,绝不会是饥民的自发行为,里面一定会有一个反王在暗中指挥。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295)

我要评论
  • 劫掠,&威胁京

    可没过多久,崇祯二年,金军入关劫掠,威胁京师,山西巡抚耿如杞率领张鸿功等人进京勤王,王瑾也在其列。

  • 他的那&李过,

    王瑾醒过来了,也知道了救自己的人是谁。发现他的那个人名叫李自敬,他叫来的两个帮手一个是他已故大哥的儿子李过,另一个是他的二哥,李自成。王瑾很走运,在遍地是鬼的人间地狱碰上了三个人。

  • ,他也&一贯麾

    破城的混乱中,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父母都不见踪影,再回沈阳已不可能,他跟随着难民队伍一路向西,来到了辽西,投到西平堡副将罗一贯麾下做了一名小卒。

  • 驻扎在&食,于

    山西兵第一天驻扎在通州,第二天驻扎在昌平,第三天又被调到良乡,可是按照规定,军队到达驻地的第二天才由驻地负责供给粮食,于是山西兵接连三天没有领到口粮。

  • “孟康&,要死

    “孟康左手抓住鞭子:‘横竖官府是不让我们活,要死也死个痛快!’右手抄起一把利斧,当头一击,把个提调官的天灵盖劈了个粉碎。众船匠见杀了提调官,发一声喊,有跑了的,也有抄起锤子、锯子打杀众差役的……”

  • 铳炮赶&活活累

    王瑾在返回山西的路上与同袍走散了,但是他遇到了同样从京城溃逃回乡的甘肃勤王兵,甘肃兵在来京的路上就已经兵变过一次了,原因是没领到安家银子,而且将领们每天逼他们抬着铳炮赶路,竟至有人活活累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