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自成也不和李晋王假客套,王文耀那就了做了他的部下,再多个李晋王也不算什么。但这样如此一来,闯营的编制又成了大问题,李晋王李文江的兵马抵得上闯营的四个队,总不能够让他从属于其他管队,但把他的队伍分拆开又并不大最合适,倒像是李自成故意地内部分化土崩瓦解他们。李但这样一来,闯营的编制又成了大问题,李晋王李文江的兵马抵得上闯营的四个队,总不能让他等同于其他管队,但把他的队伍拆分开又不大合适,倒好像李自成故意分化瓦解他们。。...

李自成也不和李晋王假客气,王文耀既然已经做了他的部下,再多个李晋王也不算什么。

但这样一来,闯营的编制又成了大问题,李晋王李文江的兵马抵得上闯营的四个队,总不能让他等同于其他管队,但把他的队伍拆分开又不大合适,倒好像李自成故意分化瓦解他们。

李自成倒有他的办法,他在管队和小管队之上又设立了老管队这个级别。王瑾更喜欢称为大队、中队、小队,李自成也就跟着这么叫了。全军共设八个管队,依次为李文江、刘宗敏、田见秀、谷可成、李过、高杰、刘芳亮、袁宗第,各管一个大队,辖一千到两千人。虽然除了李文江从掌盘变成老管队之外并没有谁被降级,但是王文耀、雷猛、孙德才这些昔日和李自成平起平坐的人现在都得给刘宗敏、田见秀他们当下属了。尽管八个老管队有七个是米脂、绥德来的八队嫡系,但这七人无一不是身先士卒,谁要是有什么不满,上王瑾那里查查军功簿子也就说不出什么了。

李自成在做人事安排的时候总是有这种傲气,不管多大的人物,只要投了他,他就真敢拿人家当手下使唤。

不过现在,这种做事风格还没什么问题。王文耀是至诚汉子,又与李自成交情甚笃,雷猛、孙德才感李自成救命之恩,都不会有什么异议。黑九霄、陈虎山本来就只是带着几百人来投靠,做管队很正常,对于闯军元老们的人事安排并不关心。反正农民军中的职务是时时调整的,忽高忽低也没人在乎,都不知道能活几天,争这个干嘛。

王瑾没有做老管队,而是接替张礼做了老营总管。原本负责的夜不收工作也交卸了,单独成立一个夜不收队,由王文耀做管队。表面上看,王瑾是既被夺了兵权又降了级,但张礼那个老营总管只是管老营里这些杂事,王瑾却是统管全营的大小事务,包括在李自成不在的时候代行军务。闯营中需要王瑾管的事情太多,全军的总教官是他,纪律纠察由他管,后勤的事也需要他时时参与,他确实没什么时间再去直接带兵了。

打下隰州,整编了三队,闯营没有在州城多停留。如果占据州城不走,官军很快就会来围剿,他们向北转移,进入了石楼山一带。

李自成把大营扎在了石楼山北麓的广武庄。这里有明朝的一个巡检司,巡检早就跑了。占据州县是大事,一个小小的巡检司,丢不丢也没人在意。李自成的率领卫队、老营和刘宗敏一起驻扎,其余各队分七处安营,在隰州得了这一批粮饷,闯军可以好好地休息整训一下。

粮食的危机解除了,另一个问题就成了闯营最关心的事情——曹文诏去哪里?

迄今为止,闯营还没有和曹文诏交战过,但是从他手下死里逃生的王嘉胤旧部们颇有些畏之如虎。不搞清他的下落,闯营在这里也待不安生。王文耀派出的夜不收的侦察范围远达几十里,并无曹文诏的踪迹。李自成认为,应该派人再到远处去寻找曹文诏。

他们首先分析曹文诏有可能去哪。他是往北方去的,第一,有可能是哪个反王制造了什么大新闻,他赶去救火。但是在隰州审问官员和查阅文书邸报都结论是,山西的各家反王都并无什么异常,不是忙着打土豪就是忙着抢老百姓。既没有和官军进行大的会战,也没有攻打州县。

第二,可能是边关有警,曹文诏去救援了,但同样也没有金兵或蒙古人入寇的消息。而且王瑾说金军马上要进攻大凌河,不会到关内来。林丹汗虽然也袭扰明边,但是现在他的主要敌人还是后金,劫掠明境只为筹粮,除非他被皇太极打败,食物紧缺,否则不会规模太大。

第三,或许陕西出了什么事情,洪承畴召他回去。但是洪承畴和秦军将领们的能力闯营诸将都是清楚的,若非闯营或者王自用、高迎祥打回陕西,还有什么敌人是洪承畴和王承恩、左光先这些人对付不了的?至于从西域或者青海有什么势力大举杀来,那就更不可能了。

王瑾倒是隐约能猜到曹文诏现在在干什么,再过不了多久,点灯子赵胜就要死于其手,地点就在离此不远的石楼县。但是现在历史已经变得有些不同,王瑾也不太敢确定这件事会不会发生,会不会还在石楼县发生。

思忖再三,王瑾还是说出了这个猜想,曹文诏可能在寻找赵胜。其他人都觉得很奇怪,赵胜在众多反王之中并无特殊之处,曹文诏为什么要花这么大力气特意找他?

王瑾当然也说不出为什么,他哪知道曹文诏为什么盯上赵胜了。但如果这个猜想成立,那就意味着曹部就在附近,二队和闯营的处境都十分危险。有必要派人和赵胜联络,至少提醒他一下。

但是赵胜现在却似乎不在山西,听说他在山西待了一段时间之后又返回了陕西。王瑾认为他既然会出现在石楼县,那派人去永和关有可能堵住他。永和关在黄河边上,对岸便是延水关,当初不沾泥部的大部分人都是从这里渡河进入山西的。至于赵胜为什么一定会来石楼县……算了,反正也找不到他,瞎猫碰死耗子吧。

与此同时,还要派人去寻找曹文诏的下落。闯营派出了一百六十名探子,分成十六组外出探查周围哪里有官军。王瑾和王文耀当然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是他们要在大营主抓训练,每一组探子都是由一个小管队带队。派这么多人也是没办法的事,这种侦察行动的危险性很大,不仅遇到官兵要遭,土匪、乡勇乃至普通的流民都是威胁,要是只派一两个人,说不定在哪被人煮了吃了。

李过率领三十人前往永和关,寻找赵胜的下落,提醒他闯营分析的结果。其实闯营诸将都不太相信曹文诏会特意突袭赵胜,但是小心无大碍。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353)

我要评论
  • 军入关&鸿功等

    可没过多久,崇祯二年,金军入关劫掠,威胁京师,山西巡抚耿如杞率领张鸿功等人进京勤王,王瑾也在其列。

  • &收得上

    而此时的大明官府在干什么呢?他们不仅没有赈灾,反而变本加厉地催科赋税。毕竟刁民饿死几个无所谓,税能不能收得上来却关系到大老爷的仕途和腰包。

  • 把利斧&锯子打

    “孟康左手抓住鞭子:‘横竖官府是不让我们活,要死也死个痛快!’右手抄起一把利斧,当头一击,把个提调官的天灵盖劈了个粉碎。众船匠见杀了提调官,发一声喊,有跑了的,也有抄起锤子、锯子打杀众差役的……”

  • 节,努&,读过

    不知不觉,离开家乡已经十年了,十年前,也是这样的三月时节,努尔哈赤率领的金军攻陷了沈阳。那时的王瑾十六岁,是沈阳城中一个裱画匠的儿子,因此也识字,读过些书。

  • 兵一路&之战,

    王瑾在乱军之中逃得性命,跟随撤退的败兵一路来到了山海关,继续在明军中混饭吃,在袁崇焕麾下先后参加过天启六年的宁远之战、天启七年的宁锦之战,也算是有点资格的老兵了。

  • 么容易&有势的

    但大户也没那么容易吃,这年头兵荒马乱,有钱有势的人家都养着家丁,双方火拼了一场,各死了几个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