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穿过了洪洞县,就步入了姑射山中。姑射仙人是没看见,土匪貌似遇上了不少。山中无粮,不能够久待,闯军一路北行,在逼近汾西县境的时候转向向西,便步入了隰州境内。一进隰州,闯军便遇上了李晋王派人来的人,四个在陕西时的老兄弟带着两个本地的向导,带着闯军来一进隰州,闯军便遇到了李晋王派来的人,四个在陕西时的老兄弟带着两个本地的向导,带着闯军来到了李晋王在隰州城外的大营。。...

穿过了洪洞县,就进入了姑射山中。姑射仙人是没见到,土匪倒是遇到了不少。山中无粮,不能久留,闯军一路北行,在接近汾西县境的时候转而向西,便进入了隰州境内。

一进隰州,闯军便遇到了李晋王派来的人,四个在陕西时的老兄弟带着两个本地的向导,带着闯军来到了李晋王在隰州城外的大营。

李晋王亲自率领主要头目来欢迎闯军,李晋王和李自成当年合作的时候交情甚好,见面时十分亲热,但是李晋王部下的头领都有些尴尬。当初在不沾泥麾下时,三队是老哥哥,八队是小兄弟,可现在,七队长王文耀已经成了李自成的部下,李自成从窦庄过来这一路上,又零星有人入伙,现在闯军已有近一万一千人,而三队从延水关出发时有千把人,现在也只有两千多人。

很多时候,一步落下就会步步落下。三队的兵力较少,而且训练不精,所以破寨能力就差,就算是愿意花钱买平安的村寨,能给三队的钱粮也比给闯营这样的大队伍的少得多。搞粮食的能力差,入伙的人就少,再加上攻村破寨时有一些损折,李晋王的兵力始终上不去。

李晋王一直想打下一座城市,只有这样,才能一次性获得大批钱粮。于是他盯上了隰州,隰州的城墙已经年久失修,比较好攻,而且知州的名声不大好,城内的官民矛盾严重,乡勇团练也很差劲。现在正是征夏粮的时候,州内各地征来的钱粮正集中在州城准备解送,只要能破城,再加上城内官绅胥吏的财产,李晋王这支不大的队伍可以躲进山中,很长时间都不用再卖命奔波。

但即便是年久失修的城墙,对于既没有攻城武器也没有攻城经验的三队来说也很难打得下来。李晋王攻了数次,死伤了一百多人,却始终没能破城。无奈之下,李晋王这才想到了请李自成帮忙。

但是三队众人没想到,李自成手下居然已经有了这么多人,竟然是他们的五倍有余。按照通行的规矩,打下城池所得财物得按人数分配,现在有了闯营,破城肯定是没什么问题,可是这样一来,三队就分不到多少了。

李自成看出了他们的心思,在和李晋王商讨破城安排时无意中提到:“这次破城所得,就按老规矩两家平分吧。”

李晋王汗颜无地:这是哪门子老规矩。但他实在是没法出口拒绝,三队现在的生存状况十分艰难,已经在断粮的边缘。假如按照正常的规矩只拿六分之一,三队的给养要不了多久就会耗尽。可要是真的按李自成说的拿一半,他心里又实在过意不去。

最终李晋王还是同意了,一文钱难倒英雄汉,何况是这样一笔巨款。不过李自成要求,整场战斗要接受他的统一指挥,李晋王当然不会拒绝。

对于闯营来说,打这样一个小城并不费什么力。马重僖率领矿工队挖掘地道,直通城墙之下。他们当然不是打算从地道入城,从小小的地道口一个一个钻出来和送死有什么区别。他们把从窦庄带来的火药埋设在了城墙之下,反正闯营没有足够的防雨设备,长时间携带大批火药肯定会有受潮损耗,不如先用掉一批。一声巨响,城墙被炸出了一个缺口。虽然不算太大,但也形成了一道可以让步兵冲上的斜坡,闯营和三队的人马呐喊冲上。

城墙一倒,守军的士气顿时土崩瓦解,城池轻易就被攻陷了。李自成安排三队的人和陈虎山、孙德才一起控制城墙,入城的是王瑾、刘宗敏、田见秀、王文耀、李过、谷可成、刘芳亮、袁宗第八队兵马。李自成总抓兵马调动,王瑾审判官绅胥吏,刘宗敏抄检财物,田见秀维持治安。

有攻破米脂、绥德的成例在先,这次破城更加有序,但城池初破的混乱依然避免不了。地痞流氓趁机抢劫,仇人互相报复,还有闯军和三队的一些士兵脱队作乱。田见秀虽然比王瑾温和,但也连斩了二十多人,己方的士兵也杀了四个,这才稳定住城内的秩序。

隰州城不大,但是城内积存的财富着实不少。仅户房的几个书吏家中就抄出了数以万计的银子,就连知州的师爷的私囊中都有三千五百两,还不知他往家里寄了多少。如此之多的财富让过惯了穷日子的农民军们大为咋舌,原来他们过去交的皇粮国税全交到官吏家的地窖里去了。通过审讯刑房书办和三班班头,隰州的大户们的那些破事也都翻出来了,王瑾坐在州衙审案,直杀得人头滚滚。张之水带着闯营的文书们把这些被处决之人所犯之事写成文告,在县衙门前、城门口等处张贴,对百姓宣读。很多事在城中其实算不得秘密,甚至尽人皆知,不过一次性翻出这么多来,还是十分令人震惊。

张之水虽然和这些士绅是同类,但是听到他人控告的和他们招供的种种龌龊事情,还是觉得十分愤怒。他父亲一生为官清正,四十五岁便在辽阳以身殉国,尸骨不得还乡。可这些蠹虫一般地受着皇恩,却在这里孜孜不倦地挖大明的墙脚。过去他是食物链中上层的人,胥吏来他家只会讨点小钱,苛捐杂税也收不到他头上,不用借高利贷,更不会有人谋他的家产、抢他的老婆,所以他对于这些民贼的认知并不清楚,现在他成天和这些食物链底层的人待在一起,屁股的位置也渐渐开始转移了。毕竟现在他的命运和闯军连在一起,闯军要是败了,他这个毫无勇力的文人跑都跑不掉。

在分战利品的时候,闯营诸将颇有不满,闯营为破城出力最大,虽然伤亡没有多少,但费了那么大劲挖地道,光是那些火药就值不少银子。就这么分给三队一半,大家心里都不太舒服。没想到李晋王却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

“李某也是知道好歹的人,自知文武本领皆不足以带着众兄弟求生。闯将才德服众,攻战连胜,我愿带三队的弟兄投效麾下。”

王瑾完全没想到这件事,在他的印象中,李晋王打完隰州之后就和李自成分道扬镳了,但仔细一想,这也合理,原时空李自成打隰州的时候应该并没有这么多的兵力,未见得比李晋王强多少。

王瑾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个环节改变了历史,闯军早期的资料很少,他也不知道历史上的李自成具体是怎么做的,兵力有多少。闯军比历史同期兵强马壮是好事,但农民军的兵数时多时少,今天有上万人,明天说不定被打得只剩下十几人,也没什么可骄傲的。王瑾更担心,历史已经被改变得太多了,自己的预知能力会越来越不准确,迟早有一天,历史会和原时空完全不同。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218)

我要评论
  • 连三个&廷镇压

    崇祯元年,他所在的部队被调到了蓟镇,由于接连三个月没有发饷,饥饿难忍的士兵们发动了兵变。王瑾一时气愤,当了出头鸟,后来朝廷镇压兵变,他在蓟镇待不下去了,离营潜逃,又投到了山西总兵张鸿功麾下。

  • 混乱中&再回沈

    破城的混乱中,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父母都不见踪影,再回沈阳已不可能,他跟随着难民队伍一路向西,来到了辽西,投到西平堡副将罗一贯麾下做了一名小卒。

  • 在明军&战、天

    王瑾在乱军之中逃得性命,跟随撤退的败兵一路来到了山海关,继续在明军中混饭吃,在袁崇焕麾下先后参加过天启六年的宁远之战、天启七年的宁锦之战,也算是有点资格的老兵了。

  • 人会做&块吃掉

    万幸,有一个拾粪的农民发现了他,跑回家叫来了两个帮手。更幸运的是,这三位并没有像这年头很多人会做的那样,直接把王瑾大卸八块吃掉,而是把他抬回家,灌了一碗稀得能当镜子用的稀粥。

  • 加厉地&竟刁民

    而此时的大明官府在干什么呢?他们不仅没有赈灾,反而变本加厉地催科赋税。毕竟刁民饿死几个无所谓,税能不能收得上来却关系到大老爷的仕途和腰包。

  • 是他的&上了三

    王瑾醒过来了,也知道了救自己的人是谁。发现他的那个人名叫李自敬,他叫来的两个帮手一个是他已故大哥的儿子李过,另一个是他的二哥,李自成。王瑾很走运,在遍地是鬼的人间地狱碰上了三个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