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之水,也是张道濬,没想起流寇之中竟然除了这么多文案工作。王瑾的计划除了很多,例如说誊抄《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作为简陋识字课本,绘出经行地区的地图,还得重新整理所有被抄家得来的书籍。要也不是因为笔墨纸张非常有限,怕是张之水得累个了。闯营原有的闯营满载而归,返回了东坞岭的营地,留守的谷可成汇报了这段时间的情况,除了和周边的土匪发生零星冲突之外,并没有出别的事。李自成没打算在东坞岭久留,他接到了李晋王李文江的信,邀请他前去攻打隰州。。...

张之水,也就是张道濬,没想到流寇之中居然还有这么多文案工作。王瑾的计划还有很多,比如说誊抄《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作为简易识字课本,绘制经行地区的地图,还要整理所有抄家得来的书籍。要不是因为笔墨纸张有限,恐怕张之水得累死了。闯营现有的这些笔墨纸张大部分还是从窦庄抢来的。

闯营满载而归,返回了东坞岭的营地,留守的谷可成汇报了这段时间的情况,除了和周边的土匪发生零星冲突之外,并没有出别的事。李自成没打算在东坞岭久留,他接到了李晋王李文江的信,邀请他前去攻打隰州。

李自成决定出发,朋友需要他相助,不能不帮,何况现在闯营人数大增,粮食压力也增大了,不能一直在山里待下去。

乌岭山西北侧是浮山县,这么一个小县城怎敢抵挡上万流寇,县城和各村寨大门紧闭,基本没有战斗发生。各家村寨多少都会拿出些粮食来敷衍,闯军至少温饱不成问题。

但是这样一来,闯军的内部就不那么安定了。闯军膨胀的速度过快,现在军中有一半是王嘉胤的旧部,就算是从陕西一起来的老兄弟,入伙时间也并不算很长。这样一来,维持纪律就变成了相当困难的事情。

大部分的队都是老兄弟和新兄弟混编,管队俱是忠诚可靠之人,纪律约束做得还不错。但是雷猛、孙德才、陈虎山、黑九霄这四队就不同了,他们的主体都是这四人的嫡系兵马,受闯营的影响较小。

李自成已经把纪律巡查分交给王瑾、田见秀、李过三个人,每人负责六个队,这四个队都在田见秀的管辖之下。以田见秀的为人,遇上违纪之事是一定会管的,但是他的管束至多是打军棍,肯定不会像王瑾那样严厉。

王瑾听到了一些风闻,近来闯军士兵偷盗、抢劫、调戏妇女的行为日益增多,最严重的一个事件是把老百姓家的耕牛吃了。虽然还没发生杀人、纵火、强奸这样的恶性事件,都是赔钱就能解决的问题,但长此以往,军纪势必越来越差。

杀人能威慑一时,但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现在是十七世纪三十年代,不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所以理想信念的加持并不好用。闯营中的确有一些理想主义者,但他们信奉的也只是“天下太平”“世道清明”这样宽泛的理想。所以闯军还得遵循那个千古不易的真理——皇帝不差饿兵。

为了解决给养问题,李自成与众头领商议之后,拒绝了一些声名不佳的乡绅的馈赠,直接破寨抄家。以闯军此时的人数和装备水平,已经没有什么寨子能挡得住他们了,就是浮山县城也一样能攻下,只是那样动静太大,会招来官军。

虽然会造成一定的伤亡,也难免误伤无辜,但是对闯军的发展是有利的,在作战过程中,新拼凑起来的队伍得到了磨合,饮食标准也从仅能裹腹变成了能吃饱饭。再加上纪律巡查过程中严惩了一批人,士兵偷鸡摸狗的行为有所收敛。

王瑾在纪律巡查中还发现了一点,只有军官可靠的队伍纪律才能好。凡是由七队、八队老兄弟担任小管队的小队,军纪一般都能得到较好的执行。延川之战后才入伙的人担任小管队的小队,在纪律执行上就经常不那么严格。但是这个问题现在还无法解决,能当上小管队的只有三种人:资历深的老兄弟、入伙晚但功劳特别大的、带着几十人来投奔的。后两者在纪律执行上要差一些,但是如果把他们撤换了,谁还肯拼命?谁还敢来投奔?新老兄弟混编已经是能做到的极限了。

总而言之,现在除了尽量让士兵吃饱,再用军法威慑外,也没有别的什么有效办法能加强军纪。本时空“兵”这个字往往是地痞流氓的同义词,闯军的纪律到了现在的程度,这么长时间都没闹出人命案来,李自成已经很满意了,但上辈子见惯了人民子弟兵的王瑾总还是觉得不足。李自成也不拦着王瑾,有这么一个活阎王盯着,士兵们不会闹得太过分,他也盯着王瑾,别让王瑾闹得太过分。

适当杀一部分最为不法的人作为威慑,李自成是同意的,否则队伍就没法带了。但同样不能由着王瑾把犯错误的人都杀了,那样队伍也没法带了。王瑾在初期杀人立威,已经把基调建立起来了,接下来便不必事事都杀人。

比如说攻破了几个寨子之后,守寨的乡绅乡勇有阵亡的,有被处决的,留下了不少寡妇孤女。就有人把她们据为己有,安排到了妇女营中。张礼向李自成反应了此事,李自成虽然看不惯,但还是默许了。第一是因为这些女人家里没了男丁,就算被放回去也很难生活,第二是娶老婆乃人之大欲,李自成也没法在这方面和部下们对着干。尽管抢老婆这事不像好汉所为,但已经成了既成事实,李自成也不好再说什么。因此他只是让张礼做好登记,明确谁是谁的老婆。同时做好调查,决不能有霸占有夫之妇的现象。允许娶了妻的人轮班探视妻子,但是不允许男女混居。

在浮山县,闯军为了磨合队伍耽误了不少时间。如果他们径直前往隰州,那将会从平阳府城经过,李自成觉得眼下不适合搞这么大的事情。他把路线向北调整,改为取道洪洞县。

洪洞县比平阳府城更加有名,一是因为这里是明初山西移民的出发地,二是因为玉堂春。不过去年冯梦龙才补为贡生,今年刚当上官,《三言二拍》还不存在。洪洞县的县令也不见得比浮山县的更有骨气,采取的依然是闭门自守,“贼饱自去”的态度。闯军大摇大摆地征调民船,渡过汾河,俨然官府一般,竟然没有任何人干预。

不过这种武德充沛的表现并没有让李自成自豪,根据他了解的情报,张应昌部应该正在太原府境内和闯王高迎祥作战,即便张应昌来了,以他现在的实力也不用怕了。但是曹文诏的下落却一直不明。在浮山县和洪洞县,闯军捉住过一些县衙的书办,他们提供的情报都称晋西南平阳府一带没有大规模官军活动,他们没有听说过此类消息,县衙也没有接到征调粮饷物资的通知。

如果是张之水这样的人交代的,李自成可能还要怀疑一下,但是总不可能连着抓住四五个胥吏,全是坚定的地主阶级战士。这些人肯定没有说谎,那么曹文诏究竟去了哪里呢?他突然放弃对王嘉胤旧部的追捕北上,一定是有什么紧急状况,如果他是去和张应昌一起对付高迎祥了,闯军自然可以安枕无忧,可如果他还留在山西南部,那可就是一把随时会斩下的利刃。目前的闯军人数虽多,但是还没有经过很彻底的整训磨合,如果遭到曹文诏的突袭,结果也不会比王嘉胤更好。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310)

我要评论
  • 后来朝&总兵张

    崇祯元年,他所在的部队被调到了蓟镇,由于接连三个月没有发饷,饥饿难忍的士兵们发动了兵变。王瑾一时气愤,当了出头鸟,后来朝廷镇压兵变,他在蓟镇待不下去了,离营潜逃,又投到了山西总兵张鸿功麾下。

  • 可没过&耿如杞

    可没过多久,崇祯二年,金军入关劫掠,威胁京师,山西巡抚耿如杞率领张鸿功等人进京勤王,王瑾也在其列。

  • 过来了&叫李自

    王瑾醒过来了,也知道了救自己的人是谁。发现他的那个人名叫李自敬,他叫来的两个帮手一个是他已故大哥的儿子李过,另一个是他的二哥,李自成。王瑾很走运,在遍地是鬼的人间地狱碰上了三个人。

  • 第一天&通州,

    山西兵第一天驻扎在通州,第二天驻扎在昌平,第三天又被调到良乡,可是按照规定,军队到达驻地的第二天才由驻地负责供给粮食,于是山西兵接连三天没有领到口粮。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