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瑾的意思是,张道濬的话活着,通敌的罪名是肯定逃不掉的,那就不能够真杀了他,没办法给他安排好个假死。只要你朝廷指出他被闯军杀了,自然而然也会再追究责任刘家在这一次窦庄失陷的过程中角色了什么角色。但那就张道濬了“死”了,他自然而然不能够再在窦庄会出现,躲在马祥麟和所以王瑾提出,你干脆入伙好了。。...

王瑾的意思是,张道濬如果活着,通匪的罪名是绝对逃不掉的,既然不能真杀了他,只能给他安排个假死。只要朝廷认为他被闯军杀了,自然也不会再追究张家在这次窦庄失守的过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但既然张道濬已经“死”了,他自然不能再在窦庄出现,躲在马祥麟和张凤仪的军营中也很可能被人识破。

所以王瑾提出,你干脆入伙好了。

对于张家这种世代为官的家族来说,“从贼”是根本不能想象的。张道濬倒也能理解为什么有人会当流贼,无非是为了不饿死而已,对于平民百姓造反,只要不抢到他头上,他还是有一定的同情。但是读书人,尤其是他这样的士绅造反,那真是想都没有想过。在他看来,这绝对是大逆不道之事。张道濬一度想到自杀,可是始终提不起勇气,他并非是一个特别坚定的人,除了在要不要当汉奸这种根本性的原则问题上,他没那么容易下决心消灭自己。而且此时他还没有经过原时空流放生活的磨练,就更加地软弱了,否则也不会稍一受威胁就那么老实地听闯军的摆布。

但是他没有多少思考时间,王瑾只给了他一天,明天一早闯军就要开拔,到那时,张道濬就算不跟着闯军走,也得弃家逃亡。这兵荒马乱的,他一个读书人带着几个仆人上路,说不定在哪里就送了命。

张道濬和母亲、妹妹商量,霍氏和张凤仪当然是绝不希望张道濬去当流寇的。可王瑾已经搞了这出诈死的戏码,如果张道濬再活着出现,更加说不清楚了。最终,还是霍老夫人下了定论:

“为今之计,你也只有隐姓埋名厕身其中。王贼能让人替你死,自然也能让人替你活,你的文书印章皆入贼手,你若不从,他便四处宣扬你从贼,你还是非就范不可。你的人品为娘我清楚,纵入贼营,也不会做伤天害理之事。这李自成的做派,亦与王自用、张献忠不同,说不定将来能走上正路,那时你再回家不迟。”

原时空的闯军还是有些问题的,刑杀往往超过必要的程度,尤其是对于士绅富户,杀得过多,而且用了很多酷刑。相比于同时期的其他军队,李自成够文明了,但是对于一个结束乱世,开创新朝的君王来说,他杀人杀得缺少章法。

现在在王瑾的策划下,闯军杀人之前都会先把对方的名声搞得臭不可闻,把打听到的任何一点值得抨击的地方全都大张旗鼓地公开宣扬。如果有苦主的话,还要安排苦主出来哭诉打骂。如果还有别的穿越者的话,一眼就能看出这是抄袭三百年后的某支军队,而且还抄了个四不像。

基本杜绝了对家人的波及,只在拷问窖藏时动刑,处决时不用凌迟、分尸、腰斩等非刑,直接一斩了事。更重要的是让一批人明白,闯营与他们是可以合作的,这些人包括普通贫民、富农和中小地主、小商人,以及张家这样没什么劣迹还于国有功的士绅大户。其实张家也不算完全干净,王瑾在翻他家账本时发现张道濬偷税漏税是把好手。不过这个可以忽略不计,这年头的士绅基本上就没有足额缴纳田赋的,闯营起码得十年之后才需要考虑税收的问题。

次日清早天刚蒙蒙亮,张道濬含泪挥别了一家老小,跟随闯营踏上了西去之路。到了闯营之中,他自然不能再叫张道濬,否则迟早露馅,但他一介书生,像其他农民军首领一样起外号也不合适,于是就改了个名字,叫张之水。王瑾心说他这名字改得可够没创意的,就是把原来名字的偏旁留下了。不过倒有一个好处,接受了基本扫盲的士兵都认识他的名字,原来那个“濬”字全营没有几个人认识。

王瑾之前就把队伍中所有的读书人都集合起来单立一队,叫作文书队。总共十几个人,有两个秀才,其余都是童生。考中了举人的人,无论多穷,都能迈入士绅的行列,因为有资格做官了,有同年组成的关系网了,没有土地的,亲戚朋友们也会为了利用他的免税特权将自家土地投充名下。就算只能补个微末小官,手上也会有一点权力。虽然也有不少举人生活得很不富裕,但极少有举人活不下去。所以直到牛金星投闯之前,农民军里就从来没有举人。

何况科举也是费钱的事情,首先一个成年男人专门读书,不从事生产劳动,就足以给一个贫困家庭造成沉重打击了。要购买书籍和笔墨纸砚,要拜师访友花钱的地方很多。能考中举人的人,家中一般也不会特别穷。那些“读书改变命运”的登科穷士,通常也有亲戚、宗族的资助,并非真正一无所有的穷人。真正的赤贫者连活着都难,哪里还能读书。

不过秀才、童生还是有很多出身于中农家庭,家中并非赤贫,有些余力供孩子读书。不过这些人财力不足,连需要的书籍都未必能买全,又没有相熟的师长指点,而且为了生存经常需要参加生产劳动,大大压缩了学习时间。和大户人家的子弟相比,他们处于很大的劣势,想要中举更是千难万难。

到了崇祯年间,秀才和童生也往往生活艰难,官兵又不把一般的乡下穷秀才放在眼里,抢劫甚至杀良冒功的时候秀才也不能免。所以秀才造反的事情时有发生,有名的反王中,点灯子赵胜、闯塌天刘国能二人就是秀才出身。

但是秀才、童生受过更多的教育,忠君观念比一般人更深厚,所以下决心造反也往往更难。一旦决定造反了,就往往会出现两种极端。一种像赵胜这样,多年寒窗苦读无果的愤懑和官府的迫害使他恨透了大明朝,一心盼着再出一个朱元璋领着天下豪杰重新打天下。另一种则像刘国能这样,造反造得很不坚决,时刻惦记着招安。

目前闯营之中都这些读书人,除了谢家父子是第一种外,其余都是第二种。不过谢耀在医生队里,谢澍在后勤队里。谢耀本来就会医术,王瑾把谢澍留在身边观察了几天,觉得他确实是干后勤的料,就把他交给负责辎重管理的白旺了。

因为没有合适的人,文书队一直没有管队,张之水一到,这个管队自然就是他的了。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485)

我要评论
  • ,原因&活活累

    王瑾在返回山西的路上与同袍走散了,但是他遇到了同样从京城溃逃回乡的甘肃勤王兵,甘肃兵在来京的路上就已经兵变过一次了,原因是没领到安家银子,而且将领们每天逼他们抬着铳炮赶路,竟至有人活活累死。

  • 回家乡&,罢免

    于是甘肃兵鼓噪哗变,想跑回家乡,走到兰州时,甘肃巡抚梅之焕镇压了兵变,继续逼他们来京城勤王。没想到来了京城之后,崇祯因为甘肃兵迟到勃然大怒,罢免了梅之焕,于是甘肃兵也都跑了。

  • 呢?他&饿死几

    而此时的大明官府在干什么呢?他们不仅没有赈灾,反而变本加厉地催科赋税。毕竟刁民饿死几个无所谓,税能不能收得上来却关系到大老爷的仕途和腰包。

  • 了一场&人。

    但大户也没那么容易吃,这年头兵荒马乱,有钱有势的人家都养着家丁,双方火拼了一场,各死了几个人。

  • 中逃得&六年的

    王瑾在乱军之中逃得性命,跟随撤退的败兵一路来到了山海关,继续在明军中混饭吃,在袁崇焕麾下先后参加过天启六年的宁远之战、天启七年的宁锦之战,也算是有点资格的老兵了。

  • 多久,&耿如杞

    可没过多久,崇祯二年,金军入关劫掠,威胁京师,山西巡抚耿如杞率领张鸿功等人进京勤王,王瑾也在其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