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很显然王瑾没准备和张道濬商议,不是来相关通知他的,也容严禁张道濬有相同意见,白杆兵的全部武器装备闯军也要都带走。秦良玉在入京勤王之师时可以得到了崇祯召见,很受注重,故此白杆兵在北京及时补充了一批质量较好的武器,装备非常整齐。有了这些武器,闯军的装备水平了与虽然过去没这么做过,但讳败言胜也是官军武将的老本行,马祥麟和张凤仪自有办法遮掩这次的严重失利。。...

很显然王瑾没打算和张道濬商量,而是来通知他的,也容不得张道濬有不同意见,白杆兵的全部武器装备闯军也要带走。秦良玉在进京勤王时得到了崇祯接见,很受重视,故而白杆兵在北京补充了一批质量较好的武器,装备十分齐整。有了这些武器,闯军的装备水平已经与官兵不相上下了。此外,闯军还拿走了庄内的和白杆兵带来的所有的马匹。

虽然过去没这么做过,但讳败言胜也是官军武将的老本行,马祥麟和张凤仪自有办法遮掩这次的严重失利。

第二件事是招兵,因为日子还过得去,庄内百姓愿意参加闯军的并不多,白杆兵中肯入伙的更是寥寥无几。李自成也不勉强,所有不愿意跟他走的人都可以留下。但是张家和马祥麟夫妻要证明这些人是在战斗中阵亡了,不能祸及他们的亲戚邻居。

第三件事是对一些乡绅、走狗、地痞流氓的处置。李自成亲自确认了处决名单,这些人都是在百姓口中臭名昭著的,有的人的血债甚至已经是公开的事。这回李自成倒是真想征求张道濬的意见,以免错杀。张道濬看了一遍名单,劝王瑾删掉其中三个名字。

这三个人虽然也横行乡里,弄得人见人嫌,狗见狗嫌,但还没到需要杀的程度。其中一个捕快只是喜欢吃拿卡要,并无血债。那个油盐店老板是因为惯常缺斤短两,又喜欢骂人打架,才被邻居们一致评为恶霸。他也放一点贷,但是规模很小,不必因为这点事就杀他。还有一个乡绅,之所以有好几个村都众口一词地称他为劣绅,是因为当初几个村子为争田地械斗的时候,他带着自己村子的乡勇打死了别的村的好几个人。但是场争端由来已久,很难说得清谁是谁非,争斗之中棍棒无眼,打死人也不能全怪这个乡绅。

张道濬思量再三,又添上了一个名字,这是一位举人,曾经雇用土匪抢劫自己的邻居,以谋夺其家产业。此事做得隐秘,一般人都不知晓,但张道濬后来率领乡勇剿灭了那伙土匪,从匪首口中得知了此事。张道濬也不是正义感那么强的人,要是人活着,他没准还会救一下,但是苦主全家都已经死绝了,他不想给自己惹麻烦,便始终没有公开此事。不过他心里对这个举人还是有很深的恶感的,再加上此人在编练乡勇的时候经常和他作对,张道濬便趁此机会劝王瑾把他也一起干掉。

本时空的所有司法,按二十一世纪的标准来看都是草菅人命。李自成也没时间去仔细审案,判断一个人是否该杀只能靠老百姓的控告,有血债的杀,欺压穷人达到李自成忍不了的程度的也杀。至于评判的标准,当然就是李自成当时的感觉。一般来说,李自成还是有一个固定的判断标准的,比如说放贷的规模和利息,有多少人控诉挨过打等等。不过每一个被老百姓指控的人基本上都是各种问题全有,综合起来具体怎么判断,随意性还是很大的。

这种方式自然会错杀一部分人,比如说没犯太大事情的小混混、在财产争夺中过于强势的人,但已经比官绅勾结,几乎没有平民百姓说话的份的大明司法要强很多了。

张道濬希望赦免的那三个人,李自成又派张成去查了一下,把捕快和油盐店老板从名单上剔除了,但是那个乡绅依然要杀。当初因为控诉这个人的都集中在几个村子里,还大多是同宗,所以李自成就觉得有可能是挟私报复,又派人去这个乡绅所在的村子勘问。但是此人在本村的名声也不佳,既欺压佃户又放高利贷。在编练乡勇的时候征收“办团费”,把全村都盘剥了一遍,从他家里抄出的账目来看,这些钱有一大半都进了他的私囊。虽然没有血债,但李自成觉得这样的人杀了也不算冤枉。至于张道濬要杀的那个举人,他村里的人也说被杀的那户邻居和他一直有仇,被土匪杀了全家之后,家中的房产地业就都被这举人吞并了,连苦主的堂兄弟都没能分到,为此还打了一架。李自成决定听从张道濬的建议,把他也杀掉。

但张道濬突然想到,这么多乡绅被杀,他家里却一个人都没死,这说不清楚啊!

一旦事后官府追究下来,闯军接管窦庄和各村寨的命令都是以张道濬的名义发出的,他家又是除了损失一些金银粮食之外安然无恙,那些被闯军杀死的士绅的家属岂肯与他善罢甘休,定然会控告他通匪。父亲张铨殉国之后,张家没了科名,势力大减,虽然看在秦良玉的面子上,张道濬总不至于被开刀问斩,可这个“通匪”的罪名是说不清的,以后在沁水县怕是要待不下去了,要是严重的话,说不定还会落个充军发配。

可张道濬能怎么办?请王瑾帮忙砍了自己?这下通匪的罪名倒是没了,可脑袋都丢了,有没有罪名似乎也不要紧了。

不过,王瑾倒还真是这么想的。

两天前,二十里外的一个村子里有一中年秀才病死了,王瑾花重金从他家人手里把尸体买了过来。他的遗孀虽然觉得此事大违人伦且无比诡异,可是家中实在太穷,一个寡妇带着两个幼儿,没有这笔钱就只有等着饿死,只能忍痛把亡夫的遗体卖了。王瑾又送了她一副棺材,让她立个衣冠冢。

尸体运到窦庄,王瑾让人给它换上张道濬常穿的衣服,胡子也修剪得和张道濬一样,在脸上和身上砍了几刀,然后挂在了城门楼上。这时,所有闯军才全部公开身份。窦庄周边的百姓无不惊诧,这些流寇驻扎了这么长时间,除了吃饭之外居然并无其他要求,既没有杀人放火,也没有调戏妇女。

刘宗敏在全庄百姓面前宣布,张道濬抗拒闯军,已经被击毙。随后,那些处决名单上的劣绅恶霸被一个个拉到“张道濬”的尸体下面宣布罪状,斩首示众。因为天气太热,“张道濬”的尸体已经有腐烂的迹象,脸上还有伤,既然真张道濬不见踪影,所有人自然都以为这就是张道濬。为了防止传播瘟疫,刘宗敏让死者家属即刻把尸体领回埋葬,张道濬的两个侄子也把“叔叔”的遗体领回去出殡了。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374)

我要评论
  • 年时间&,金军

    然而还不到一年时间,金军再次大举杀来,罗一贯战死。不久之后,广宁沦陷,金军连下四十余城,辽西大地遍野焦土,尸骸山积。

  • 压了兵&是甘肃

    于是甘肃兵鼓噪哗变,想跑回家乡,走到兰州时,甘肃巡抚梅之焕镇压了兵变,继续逼他们来京城勤王。没想到来了京城之后,崇祯因为甘肃兵迟到勃然大怒,罢免了梅之焕,于是甘肃兵也都跑了。

  • 多久,&王瑾也

    可没过多久,崇祯二年,金军入关劫掠,威胁京师,山西巡抚耿如杞率领张鸿功等人进京勤王,王瑾也在其列。

  • 调到了&下。

    崇祯元年,他所在的部队被调到了蓟镇,由于接连三个月没有发饷,饥饿难忍的士兵们发动了兵变。王瑾一时气愤,当了出头鸟,后来朝廷镇压兵变,他在蓟镇待不下去了,离营潜逃,又投到了山西总兵张鸿功麾下。

  • 们不仅&饿死几

    而此时的大明官府在干什么呢?他们不仅没有赈灾,反而变本加厉地催科赋税。毕竟刁民饿死几个无所谓,税能不能收得上来却关系到大老爷的仕途和腰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