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屋山大会结束了后,李自成挥手告别众掌盘,赶回了乌岭山。没想起王瑾和刘宗敏都他不在,上山去迎接他们的谷可成和高杰说,王瑾和刘宗敏到窦庄去了。李自成非常高兴,由于王嘉胤、王自产、张献忠三人狂扫阳城、沁水,连县城都打下去了,在平原地带仅有窦庄能执着坚守,李自成十分开心,由于王嘉胤、王自用、张献忠等人横扫阳城、沁水,连县城都打下来了,在平原地带只有窦庄能够坚守,因此幸存的地主老财都带着所有能带走的财产跑到了窦庄,庄内的财货物资不计其数。但李自成也觉得十分奇怪,王嘉胤、王自用两度攻打窦庄都失利了,王瑾和刘宗敏是怎么如此迅速地破庄的?留守众人没有参与破庄,也讲不太清楚,这事还得王瑾和刘宗敏来和李自成说。马世耀、马世泰兄弟保护着李自成等人一同东行,两天之后抵达了窦庄。。...

王屋山大会结束之后,李自成道别众掌盘,返回了乌岭山。没想到王瑾和刘宗敏都不在,下山迎接他们的谷可成和高杰说,王瑾和刘宗敏到窦庄去了。

李自成十分开心,由于王嘉胤、王自用、张献忠等人横扫阳城、沁水,连县城都打下来了,在平原地带只有窦庄能够坚守,因此幸存的地主老财都带着所有能带走的财产跑到了窦庄,庄内的财货物资不计其数。但李自成也觉得十分奇怪,王嘉胤、王自用两度攻打窦庄都失利了,王瑾和刘宗敏是怎么如此迅速地破庄的?留守众人没有参与破庄,也讲不太清楚,这事还得王瑾和刘宗敏来和李自成说。马世耀、马世泰兄弟保护着李自成等人一同东行,两天之后抵达了窦庄。

王瑾、刘宗敏、李过等众头领都出城迎接李自成,但奇怪的是,窦庄城头并没有换上李自成的闯字大旗,大旗上依然写着一个斗大的“张”字。王瑾等人将李自成迎入城内,详细讲述此事缘由。

说起来,攻克窦庄还要托曹文诏的福。由于曹家军在阳城大肆杀掠,许多百姓逃入了沁水,窦庄在沁水县的东南角,离阳城很近,有城墙保护,他家又有朝廷的门路,自然成了难民投奔的首选目标。张道濬颇有仁心,开门收纳了数百难民,没想到其中混入了李过和马重僖率领的一百多名闯兵。

从“窦庄”这个名字就能看出,这个庄子原本是姓窦的占据主导,张家是后来才迁来的,只是由于他家最近几代出了大官,而窦家已经穷了,他家才成为首席士绅。这就导致张家的宅邸并不是很大,而且在城内的边缘位置,离安置难民的关帝庙很近。李过和马重僖计划直接攻占张家的住宅,然后挟张道濬以令窦庄。

张家的厨工中有一个马重僖的旧识,李过和马重僖本想收买他。李过出手十分豪阔,一上来就给了他三十两银子,许诺他一旦事成,再给三十两。张家仆役的月钱至多一两,少的甚至只有一钱,李过估计六十两银子抵得上这厨工十几年的月钱,肯定能收买动他。

没想到此人却说张家对他有恩,不能出卖。李过和马重僖很佩服他,但是也不能放他走了,把他绑了起来。事情紧急,马重僖又随便捉了个张家的仆人来,这家伙没经受住六十两银子的诱惑,当即叛变了。当天晚上,他在柴房放火,趁着家丁们去救火的机会打开了后院角门,带着李过等人直奔张家内宅。张道濬本想抵抗,可是见如此多的流寇已经冲进宅院,如果打起来,自己的老母妻儿未必能保,几个弟弟都在外未归,弟妹和侄子侄女们出了事他也无法交代,于是他和李过谈判,只要李过保证不杀人,不骚扰妇女,他就一切都听李过的指挥。

就这样,李过与马重僖兵不血刃地控制了整个张府。家丁们在张道濬的命令下都放下了武器,被集中起来锁进一间大屋。闯军士兵们换上了家丁的服装,在各处关防,两个小头目扮作仆役,陪着张家的管家照常处理日常事务。马重僖留守张宅,张道濬带着李过巡视城墙,刘宗敏也带人扮作乡勇赶到了。窦庄的防御工事并不局限于本庄,而是周围五十四个村寨的联保,所以乡勇之间互相不认识是很正常的。在张道濬的命令下,把守城门、碉楼等各处要点的乡勇们毫不怀疑地把防务移交给了刘宗敏。

如果是对一个城市这么做,那就是作死,但是在这种天高皇帝远的农村,谁能控制住本地的士绅,谁就是土皇帝。

至于那两个仆役,李过按照约定给了那个做内应的三十两银子,但是没有答应他入伙的要求。张道濬并非劣绅,对待下人很仁厚,此人卖主纯为利益,李过可不想招这样的兵。至于马重僖的那个同乡,李过也赏了他六十两银子,忠诚的人总是值得尊敬的。

王瑾事先打探过,张道濬是个很顾家的人,有他全家老小做人质,不怕他不听话。在原来的时空,张道濬出任延安知府,随后死于清兵之手。当时无论延安还是沁水都在大顺军的控制之下,所以张道濬殉的很可能不是大明而是大顺,只是他的朋友在为他写传记的时候隐去了。

几天的时间,所有参加联保的村寨除了已经被王自用和张献忠攻破的之外都被闯军接管,当地的老百姓现在依然以为天天给他们站岗放哨的是窦庄的乡勇。至于那些组织乡勇的乡绅,也都以开会商讨防务为由骗到窦庄关押起来。在此期间,闯军也顺便调查了乡绅们的名声。

王瑾和刘宗敏刚刚做完这些,李自成就回来了。王瑾本来还有点担心他和刘宗敏在李自成不在的时候搞了这么大的行动,李自成会不会怪罪,但是李自成除了大喜过望之外再无别的表示,直夸王瑾和刘宗敏神机妙算,一点伤亡都没有便取得了如此巨大的战果,刘宗敏也是咧着大嘴哈哈大笑,全无不安之状,王瑾这才知道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闯将之腹了。既然李自成临走前委任王瑾和刘宗敏代行职责,别说他们打了这么一场极漂亮的打胜仗,就算被官军打得惨败,李自成也不会怪罪。

王瑾这才告诉李自成,他还有一个更疯狂的计划。

“王贼已灭,这一带地面上看上去安静得很,不知道兄长为什么这么急着叫我们来。”马祥麟本来长得就帅气,身披银铠,骑着白马,颇有赵子龙的风范,只是独眼龙的造型有点煞风景。但失去的那只眼睛也是荣誉的证明,那是金军的羽箭造成的伤害。因为这处箭伤,他错过了那场让他失去两个舅舅是的浑河血战。作为秦良玉和马千乘的儿子,他参加过平定奢安之乱和抗金战争,是个经历过严酷考验的真正军人。

他的妻子张凤仪就是故辽东巡抚张铨之女,张道濬的妹妹。她自幼熟读兵书,能文能武,性情之刚毅更在众兄长之上。嫁入了石柱马家这个将门之家做了秦良玉的儿媳之后,她更是得其所哉,和婆婆、丈夫一起南征北战。

己巳之变中,秦良玉也率领白杆兵进京勤王。她千里迢迢从四川赶来,自然来得晚,前期的战斗都错过了,只赶上收复永平四城之战。这之后,秦良玉率部返回四川,马祥麟和张凤仪则被留下拱卫直隶南部,防止太行山一带的流贼威胁京城。王嘉胤活着的时候,也和他们夫妻打过几仗,吃了不小的亏。

前不久,张凤仪突然接到兄长来信,称流贼围攻窦庄甚急。王嘉胤、王自用两次攻打窦庄的事,马祥麟和张凤仪都是知道的,窦庄前后打死打伤流寇上千,贼人岂肯善罢甘休,定然是要来报复的。于是他们立刻启程,前来救援窦庄。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278)

我要评论
  • &是没领

    王瑾在返回山西的路上与同袍走散了,但是他遇到了同样从京城溃逃回乡的甘肃勤王兵,甘肃兵在来京的路上就已经兵变过一次了,原因是没领到安家银子,而且将领们每天逼他们抬着铳炮赶路,竟至有人活活累死。

  • 拾粪的&并没有

    万幸,有一个拾粪的农民发现了他,跑回家叫来了两个帮手。更幸运的是,这三位并没有像这年头很多人会做的那样,直接把王瑾大卸八块吃掉,而是把他抬回家,灌了一碗稀得能当镜子用的稀粥。

  • 性命,&格的老

    王瑾在乱军之中逃得性命,跟随撤退的败兵一路来到了山海关,继续在明军中混饭吃,在袁崇焕麾下先后参加过天启六年的宁远之战、天启七年的宁锦之战,也算是有点资格的老兵了。

  • 不知不&三月时

    不知不觉,离开家乡已经十年了,十年前,也是这样的三月时节,努尔哈赤率领的金军攻陷了沈阳。那时的王瑾十六岁,是沈阳城中一个裱画匠的儿子,因此也识字,读过些书。

  • ,想跑&,罢免

    于是甘肃兵鼓噪哗变,想跑回家乡,走到兰州时,甘肃巡抚梅之焕镇压了兵变,继续逼他们来京城勤王。没想到来了京城之后,崇祯因为甘肃兵迟到勃然大怒,罢免了梅之焕,于是甘肃兵也都跑了。

  • &。

    然而还不到一年时间,金军再次大举杀来,罗一贯战死。不久之后,广宁沦陷,金军连下四十余城,辽西大地遍野焦土,尸骸山积。

  • 人进京&在其列

    可没过多久,崇祯二年,金军入关劫掠,威胁京师,山西巡抚耿如杞率领张鸿功等人进京勤王,王瑾也在其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