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大会照常通过,先拜祭了王嘉胤,随即二十八家反王共坐会商研判。这二十八人是:紫金梁王自产闯将李自成满天星大张受满天星高汝利蝎子块拓养坤老汉民马光玉一字王刘小山邢红狼邢文钊领兵王凌邦文整齐有序王常皆有过天星张天琳闯塌天刘国能八大王阎正虎八爪龙徐紫金梁王自用。...

第二天,大会照常进行,先祭奠了王嘉胤,随后二十四家反王共坐会商。这二十四人是:

紫金梁王自用

闯将李自成

满天星张大受

满天星高汝利

蝎子块拓养坤

老回回马光玉

一字王刘小山

邢红狼邢文钊

领兵王凌邦文

整齐王常自有

过天星张天琳

闯塌天刘国能

八大王阎正虎

八爪龙徐德量

八大王张献忠

八大王赵德方

混世王武自强

乱世王郭应聘

曹操罗汝才

老张飞张文朝

九条龙刘进福

五条龙吴云朝

扑天雕贺双全

摸着天高小溪

反贼开会,自然没有什么仪程规矩,众人按年齿排序,马光玉年纪最长,坐了首席,王自用次之,以下依次排列。

李自成对于和张文朝、郭应聘等老朋友一起喝酒吃肉还是很感兴趣的,但是对大会上讨论的内容人实在是提不起精神来。王自用提议,为了报复王嘉胤之死,各家反王一起集中兵力,攻打潞州或者怀庆。潞州是沈王的封地,怀庆是郑王的封地,如果其中一处被攻破,必然引起明王朝的巨大震动,缴获的粮食物资也将不计其数。

李自成觉得这个计划实在不靠谱,现在各路反王麾下的人数虽多,但战兵的比例并不高,尤其缺乏攻城能力。他的部队新近得到了大量的矿工,已经算是各部中攻城能力最强的了,可手上没有足够的火药,也不敢保证就能打下一座府城,更别说是藩王的所在地了。城里的藩王若是个视财如命的废物那还好,万一不是,一个王爷有能力拿出几十万两银子充作军饷。打仗从根本上来说拼的就是有多少两银子、多少石粮食,他们这些造反的泥腿子怎么能和藩王比财力。

其实每一个藩王如果拿出家产,都能拉出一支规模与王自用、高迎祥这样的一流反王不相上下的队伍,只不过是朝廷鉴于当年朱棣靖难之役的教训,对藩王蓄私兵极为警惕,藩王们经过多少代养尊处优的生活,也大都失去了进取精神,这才导致他们在反贼遍地的情况下无所作为。如果王自用攻击潞州或怀庆,一旦沈王或郑王出钱赞助守军,守军的战斗力会大幅提升,并且招募一大批乡勇,凭王自用的实力,想破城千难万难。

何况按照大明朝的王法,“失陷宗藩”乃是重罪,崇祯皇帝的行事风格又格外严酷,如果藩王被杀死,负主要责任的官员被杀头也是很有可能的。所以王自用一旦试图攻击藩王,必然招来官军重兵围剿。到那时,惹出的篓子他未必收拾得了。

更何况从大会上的情形来看,王自用统一王嘉胤旧部的计划都没法实现。张献忠、阎正虎两位八大王都是他的有力竞争者,阳城兵败之后,很多王嘉胤的残部投奔了张阎二人,现在张献忠兵马近万,阎正虎也有六七千人,再加上李自成收走了一部分败兵,王自用现在手上只剩下两万人,只有原王嘉胤部的半数。

王自用只能放弃了让张献忠和阎正虎接受自己指挥的想法,承认他们两个都是掌盘子。其实王自用当初同意这二人名列二十四家反王之中,就已经是默认他们的独立了。至于李自成接收的那些人,他根本没打算讨要。能投奔李自成、张献忠、阎正虎的,都是和王自用关系没那么近的,强行吞并这些部队反而自找麻烦。让王自用欣慰的是,二只虎刘体纯、皂鹰刘汝魁、七条龙李安三人都加入了王自用部,这三人虽然不算是独立的掌盘,但实力都很强。尤其是刘体纯,他是延安人,与张献忠同乡,二人少年时即相识,有八拜之交,后来一起造反,一起投奔王嘉胤。没想到这一次,刘体纯却没有跟着张献忠走。

刘体纯考虑的有三点:第一,在他看来,王自用作为王嘉胤生前的副手,才是横天一字王的正统继承人,跟着张献忠名不正言不顺。第二,他过去一直和张献忠平起平坐,现在要变成他的部下,心里有点别扭。第三,张献忠现在杀伐过甚,对于投降者依然能够善待,但对于反抗者的报复越来越酷烈。王自用尽管也谈不上仁慈,毕竟没有张献忠那样好杀。

王自用成功坐上了盟主之位,但是他这个盟主有多大意义实在是难说。王自用试图在会上讨论下一步大家的攻略方向,但是高汝利、拓养坤、刘国能等人总是用喝酒吃肉和各种闲话岔开,他们谁也不想接受王自用的指挥。名义上奉王自用为盟主,危难之际能互相支援也就是了,但是各部的独立性绝不能受影响。

王自用最终也知道事不可为,只能陪大家一起吃好喝好。在场许多人都是过去相识但许久未见的,都忙着叙旧。张天琳为了找田见秀说话,直接坐到了李自成他们这一席上。此人慷慨豪迈,性情爽利,和李自成很对脾气。

大会结束时,二十四家反王喝倒了十二个。李自成因为在别人的地盘上,多加了几分小心,本来没打算多喝酒,可架不住张天琳一个劲地劝酒。李自成让负责倒酒的双喜耍了个诈,给他倒的是水,给张天琳倒的则是真酒。饶是如此,张天琳的酒量也让李自成有些招架不住,等到张天琳终于喝不动,趴在桌上睡着时,李自成虽然没醉,却感觉自己的肺叶子都要漂起来了。张天琳的哥哥和亲兵都在另一桌上喝酒,完全没注意到他们掌盘子已经趴下了。田见秀低声对李自成说:“天琳也太不当心了,我们要是给他下毒他都能照喝不误,干我们这行不知道防人可不成啊。”李自成笑道:“他是直肠汉子,和我们这些心机深的不一样。”让张成把张天琳扶回去。

李自成留心观察众人喝酒的状态。王自用给每桌敬了一杯,不多不少,只喝了二十三杯,之后就再没碰酒杯。罗汝才、刘国能二人喝得都很少,高汝利、拓养坤等则只喝到微醺。马光玉只在王自用敬酒时以杯沿沾唇意思了一下,不过这倒不是因为心机,而是因为他是回民。张献忠则是酒到杯干,但是他的酒量简直深不见底,喝酒比李自成喝水还快,喝到散席依然精神奕奕。

李自成环视众人时,突然目光和罗汝才对上了,罗汝才同样在观察其他人。李自成有点尴尬,罗汝才则微微一笑,拿起一壶茶水,自斟自饮起来。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480)

我要评论
  • 样从京&至有人

    王瑾在返回山西的路上与同袍走散了,但是他遇到了同样从京城溃逃回乡的甘肃勤王兵,甘肃兵在来京的路上就已经兵变过一次了,原因是没领到安家银子,而且将领们每天逼他们抬着铳炮赶路,竟至有人活活累死。

  • 连三个&气愤,

    崇祯元年,他所在的部队被调到了蓟镇,由于接连三个月没有发饷,饥饿难忍的士兵们发动了兵变。王瑾一时气愤,当了出头鸟,后来朝廷镇压兵变,他在蓟镇待不下去了,离营潜逃,又投到了山西总兵张鸿功麾下。

  • 于是甘&城勤王

    于是甘肃兵鼓噪哗变,想跑回家乡,走到兰州时,甘肃巡抚梅之焕镇压了兵变,继续逼他们来京城勤王。没想到来了京城之后,崇祯因为甘肃兵迟到勃然大怒,罢免了梅之焕,于是甘肃兵也都跑了。

  • 了一场&了几个

    但大户也没那么容易吃,这年头兵荒马乱,有钱有势的人家都养着家丁,双方火拼了一场,各死了几个人。

  • :‘横&把利斧

    “孟康左手抓住鞭子:‘横竖官府是不让我们活,要死也死个痛快!’右手抄起一把利斧,当头一击,把个提调官的天灵盖劈了个粉碎。众船匠见杀了提调官,发一声喊,有跑了的,也有抄起锤子、锯子打杀众差役的……”

  • ,也是&时的王

    不知不觉,离开家乡已经十年了,十年前,也是这样的三月时节,努尔哈赤率领的金军攻陷了沈阳。那时的王瑾十六岁,是沈阳城中一个裱画匠的儿子,因此也识字,读过些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